乐文楼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敛财人生之重启 > 错位千金(38)三合一(错位千金(38)医院那边...)

错位千金(38)三合一(错位千金(38)医院那边...)(1 / 2)

错位千金(38)

医院那边才有动静, 林云山就得到消息了。

这些年他跟医院好些人的私人关系都保持的非常良好。至于原因嘛,无外乎是章华。章华是个真的不怎么会处理这些关系的人。让老太太到处插手,这不现实。老是靠着老太太, 章华在医院是立不住的。

所以, 得有人站在背后。处理这些她处理不了的事。

院长打电话说了孩子要给老师体检的事,他心里长吁了一口气。这孩子对过去的事, 所提的不多。她从来只说事, 不说人。

是!打从一出生, 就没遇到好人。可长这么大,不可能没遇到好人。

还好!她都记得。

林雨桐没通知林云山这件事,但是等林雨桐把老师接来了,林云山亲自到医院门口迎接了。

哎哟!这样的大人物。

王老师只剩下惶恐。

林雨桐扶着老师下来, 四爷在后面陪着这位王老师的老公。

林云山跟人家老师握手,“谢谢!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

悖∑涫也没干什么。你说说这个待遇, 受之有愧。

但到底是盛情难却, 被学生带着, 做了个身体全方位的检查。就连被带来的老公,也一并检查了。

检查的结果是:乳腺癌。

初期!

没有任何症状和表现,只是因为林雨桐面诊之后看出了有问题。

这个没跟老师说,只跟他老公提了。

林雨桐陪着老师在外面坐着聊天,说闲话。她还担心, “是不是他抽烟, 哪里出了问题了。”

肯定有很多人到中年后都有的病的。林雨桐就打岔,“颈椎病这个肯定有,要是在里面按摩推拿, 稍微有点慢。”

对!他是有这方面的问题。

章华给王老师请来了这方面的大拿,人家就给家属介绍情况, “这种病这个阶段发现,可以说百分之九十是不影响之后的生活和生活质量。手术之外,找章院长,用中医干预。可以说是几乎达到痊愈的情况。很幸运,发现的太及时了。”

院长就夸嘛,“到底是家学渊源,桐桐一照面就觉得有问题。这不,急着把人接来。”

王老师的老公一边侥幸,一边心又提着,“那现在这事……”

“住院,尽快安排手术。这个病不要告诉病人了,病人的心态很重要。”

因为位置在左胸,王老师一听要给她做手术,还以为是心脏的毛病呢,“我就说呢,我老师胸闷……”

那是更年期了!

但现在都是将错就错,就告诉她是心脏上的毛病。可心脏突然出了问题的,人挺多的。谁周围没几个给心脏架桥的人?单位的同事里就有好几个。但是怎么着了呢?其实不大影响生活的。

他老公也是这么说的,“人家老周活的不比谁潇洒?那心脏架桥四个,怎么了呢?对不对?”

对!

所以,直到送进手术室,她的心态都可好了。

病房又是单独的病房,省的跟其他病友交流病情再想多了。

直到手术成功,人从里面推出来。林云山才告辞!

他花了很多的时间来陪伴完整个手术。

四爷拍了拍桐桐,示意林云山要走了。林雨桐一扭脸,见林云山跟人家大夫致谢告辞,就跟了过去。

一直陪着他进了电梯。

林云山拍了拍女儿的肩膀,“做的好!我很欣慰,真的。”

林雨桐主动垮了林云山的胳膊,却一直没说话。

林云山鼻子一酸,拍了拍挎着胳膊的手,只到电梯下面,他才道:“去吧!把老师安排好。护工找最好的,得空来看看。”

林雨桐看着被保镖和助理簇拥着的林云山,突然间觉得很不是滋味。

章华拍了拍闺女的肩膀,拿了水递过去,朝医院的长椅上指了指。

林雨桐跟着坐过去,这里很安静,属于不怎么接待普通病患的楼。

章华很诚恳的道,“当年的事……你爸详细的跟我说过。”

林雨桐看她,“卢珊是有心算计的,可他若是没有心……”

章华笑了一下,“卢珊是大夫!是个水平其实还不差的大夫。她打着我叫她照顾孩子的借口,进进出出的。你爸爸并不防备她!这个不防备到方方面面……比如饮食!”

林雨桐皱眉,没有说话。

“当然了,你爸那时候跟我坦白说,他说不清楚事情是怎么发生的,反正是发生了。我当时是不信的!这种事情,在我看来,可不就是那么一回事,这有什么好解释的。按照你爸当时的说辞,中间有半年卢珊说是他爸身体不好,没能过去照看孩子……之后,她生下林琼……”

也就是说是怀孕了瞒着林云山生下来孩子。

“你爸当时跟我说,要不是那个孩子,他犯得这个错,这辈子都不会叫我知道。但是孩子生下来了,他要是再瞒着就是混蛋。当然了,这是等我养好伤回来之后才说的。那几年,你爸没敢叫我知道。你大舅在国外,你小舅先是在军校,后来直接下了野|战部队……你姥姥一半的时间在国内,一半的时间在陪我。你爸呢,每月都会去看我,且小心的藏着这个秘密。直到我伤愈回国,才跟我坦诚了说了这个事。当时,我不可能全信他说的。他呢,也没把卢珊往更坏的地方想。只是觉得――那大概就是爱情。一个女人爱上他了,处心积虑的给她生了个孩子。而且,卢珊从不提要他离婚,再跟他结婚的事。甚至愿意带着孩子出国……你爸呢,跟我说的意思是,如果,能原谅他在婚姻里犯得这个错,他会安置好卢珊和林琼,这辈子都不再见,他没想离婚。事实上,我不可能在这种事上原谅你爸。再加上,经历了一次生死,回来之后丈夫不是丈夫,女儿不是女儿……物是人非,不足以形容当时的心情。于是,我压根就没犹豫,选择了离婚。而你爸,在有个林琼的情况下,选择跟卢珊结婚。可很多事情如果回头去想,你爸当年应该说的是实话。”

林雨桐喝了一口水,不知道章华这是想说什么。

章华看向林雨桐,“你爸不是个坏人。他其实是一昼夜之间,失去了三个亲人。卢珊、林彤、林琼。被妻子背叛欺骗,被爱若珍宝的女儿算计,导致的结果是林琼远走他乡。你回来了,可是已经这么大了。他不知道该怎么跟你亲近了!愧疚自责伤心……你爸他,半年的时间鬓边有白发了。”

她靠在椅背上,声音带出了几分哽咽,“过去的那些过往,该恨吗?该恨!可是呢,除了恨遇到了坏人之外,还能恨谁呢?我跟你爸这些年处的跟朋友似得……为什么呢?我总想着,这世上多个亲人,总比多个仇人强吧。”

林雨桐坐着没动,章华自己走了。

一个人坐了良久,她默默的摸出电话,从黑名单里拉出了一个人――林琼。

然后她把电话拨过去,那边声音低低的,哑哑的,只‘喂’了一声就没声了。

林雨桐对着电话,“回来吧!”

嗯?

“回来吧!我有事情需要你去做。”

那边没犹豫,马上应了一声‘好’。

林雨桐就挂了电话。这个慈善的事,交给谁做都不如交给林琼。

其一:林琼本身有问题吗?没有!她是自责躲出去的。心理上来说,膈应吗?膈应!可理智上说,她怎么了吗?她没怎么!有错的心里没负担,没错的负罪而走。世道不该是这样的。

其二,考虑林云山的感受。林云山当年为了林琼这个女儿,跟卢珊结婚了。不管是对林彤还是林琼,他努力去尽一个父亲的责任。长在身边的亲生女儿,不知道在哪里飘着呢,他挂心吗?挂心!他有一万种法子把林琼安置好,但是他没那么做?为什么?因为顾虑到自己的感受。自己不张这个口,林云山就无法强留。

其三,每年那么一大笔慈善经费。这里面的问题其实多的很。别人对这样的工作,那就是完成工作。不贪不挪不假公济私的弄虚作假,就已经是尽责了。但要是想叫这么些残障孩子,得到关爱。就得找一个真心来做这件事的人。放眼去找一找,绝对找不到第二个能跟林琼一样带着补偿赎罪的心态去做这件事的人了。

有这三点,还不够吗?够了!

林琼自我放逐,是她对自己这个受害者的态度。

林云山放任林琼,而不去强行干预,是他对这个自己这个刚找回来的孩子的态度。

这需要有个人,把这个结解开。

可受害者不只是自己,自己无权代替章华说出原谅的话。事实上,林琼的存在,伤的更多的是章华。

但章华放下了,她希望自己不要带着怨憎恨去跟林云山相处。

所以,林云山看到站在他面前的小女儿吓了一跳,但还是先说了一句:“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林琼笑了一下,“我姐叫我回来的。”

嗯?

林云山愣了一下,“你姐?”

嗯!

林云山还没说话呢,助理就进来了,“大小姐到楼下了。”

林琼迎到电梯门口,直到人出来了,两人对视了一下,她才犹豫的叫了一声:“…………姐!”

“嗯!”林雨桐直接往办公室走。

林云山正在办公室里站着,一脸复杂的看向这个大女儿,“你叫小琼回来的?”

“哦!之前说的那个慈善计划,我觉得交给她合适。”林雨桐扶了他过去坐了,“再说了,您一个人在家,这日子也没法过呀!我妈说,您这半年,两鬓都白了。”

林云山攥着林雨桐的手,好半晌,没说出一个字来。

王助理进来倒茶,背过身眼圈却红了。他出去,把门缓缓的关上了。

林雨桐指了指对面的沙发,叫林琼:“你坐吧。”那边招呼了林琼,这边跟林云山就道,“我妈也是一个人……您还有林琼,可我妈那边,只我一个,我也撒不开手。也确实是,到了你跟我妈这个年岁,其实都不算小了。家里就是再有保姆,可没有子女身边,到底不能叫人放心。到了咱家这个地步,要什么都能轻易而得了。可回到家,若是冷清清的,又有什么意思呢?人活着,不就是活个热乎气吗?我妈半辈子都在治病救人,她不该过的跟苦行僧似得。您呢,当年有过错,但是呢,这些年您也没做伤天害理的事,反倒是每年拿钱做各种慈善……一个无心错,就要让您非为此付出多大的代价,这又公平吗?今儿来之前,我跟我姥姥打了电话,老人家跟我说中医这个道理,她说,任何事都该放开怀抱。所有的病,都是心的病。这个话,我觉得对。”

林云山的眼泪刷的一下就下来了,“娶了你妈,得了章家这一门亲,我最感念的不是章家有多大的势,而是章家的人的心――心正。”

心眼正,心胸宽。

这只‘正’和‘宽’,叫章家在老爷早早故去之后,朋友故交遍地。

到了如今了,章家没有给章华和孩子填过一句坏话。

大女儿能这么走到自己跟前,跟章华和章家脱不开关系。这孩子就算有心,可也得章华和章家真的不计较才行。

越是这么着,他越是觉得对不起章华,对不起这孩子,对不起章家的提携之恩。

于是,林云山成立的慈善基金会,却没有以林氏来命名,而是叫:林雨桐慈善基金。

基金会剪彩的这天,邀请了各路的媒体朋友。

大家也才知道,林雨桐慈善基金会却交给林琼打理。

是林雨桐拉着林琼站在挂牌的跟前,一起揭开了红绸。

面对那么多的镜头,林琼不由的想躲闪。林雨桐低声道:“站直了,腰背挺起来。别管别人说什么,做你觉得对的。原罪也罢,什么也罢,这些评论都是一时的。若是你能把慈善坚持一辈子,那么,刻在你墓碑上的,一定不是这段难熬的过往。”

林琼眼圈一红,很快掩盖过去了。她嗯了一声,然后笑容得体,大大方方,沉稳的站在林雨桐边上,微微退后了半步,由着大家去拍。

很多来参加这个典礼的人,都看的出来,林琼变了很多,不是那个浑身上下都是名牌的大家小姐了。她低调的很,跟林雨桐的风格很相似,一改之前的豪门奢侈风。

林云山和章华坐在下面,他低声跟章华道谢,“你但凡心眼小一点,就没有我的今天。”

“我但凡心眼小一点,跟你闹的不可开交……”章华看着台上就笑,“若是那样,我的女儿未必找的回来。便是找回来,未必跟现在一样。”

孩子得学会去爱,去跟别人和解。只有如此,才会过的轻松惬意,遇到不顺的时候,才会跟这个世界和解。较劲这个心态,在中医上――尤其不提倡。

而这个慈善基金,请了简明来做慈善大使。她把金家股份每年所得的那么一大笔钱,征得了四爷的同意之后,全部拿来给林雨桐慈善资金会。

这边一结束,简明顺势就上了四爷和林雨桐的车,一点问题都没有。

最新小说: 团宠神医她成了首辅的掌心娇 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 小雪山 渣男总有天收 我爸重生在了高冷学神身上 当粉红文男主穿到大绿江 穿书后被迫成为大佬 只想和你谈恋爱 农家福气小甜妻 顶流夫妇有点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