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小许把婴灵从楼上扔下时,后厨冲了进来,我满脑子都是他和昏倒的妻子,因此忘记提醒他,之后又经过警局,饭店的闹腾,便把这事给忘记了,没想到却酿成大祸。

小许在朋友那里进来的衣服,竟然是从死人身上扒下的,不由让我想到了几年前的小凡,那些外贸的便宜衣服,真的不能随便购买。

几天后,有位同学打来电话,称香港邪术令他现在过的还不如从前,要我负责,我冷笑道:“以前我费尽口舌劝你们不要买,可你们却贪图眼前利益,现在出事了,反而怪我头上?你们也太会做人了吧。”

那个同学强词夺理:“当时小许也买了,他生意兴隆,没想到是你故意设的套!”

我哈哈大笑:“哪个下套的人会脑残到千方百计阻止上当的人买?你说话过下脑子好不好?”

这位同学可能感觉我讲的有理,顿时语塞,可他仍不死心,又从别的论点来攻击我,我嫌他烦直接挂断,并且把号码拉黑。

半个月内,有七八个同学打电话骂我,在他们的帮助下,我终于臭名远扬,先是我身边朋友们离开我,又是我在同学圈里臭大街,难道这就是我的下场吗?

现在干掉了方醒,父母也不用在老家呆着了,我找朋友开车,把他们接回市里,父母握住我的手,关心的劝道:“小杰,不要再卖邪术了,咱改别的行业吧。”

我点点头:“最晚一个月后,我还要查一件事情,只有搞清楚真相,我才能安心退隐。”

父母很疑惑:“什么真相?”

我仰头看着天空:“也许这个真相,会令我无法接受,但不调查清楚,我将寝食难安。”

通过这些日子的留心观察,我对黑衣人是谁,已经有了个大概推测,但还不能肯定,为了得到验证,我拨通了陈小莲的电话,她高兴的问我是不是干掉方醒了?

我把斗鬼王,杀方醒的细节和他讲述了下,听到高人火生气的离开,她表示惋惜:“当年咱们几个联手赚钱,现在却各奔东西,造化弄人,造化弄人啊。”

我让她先别感慨,提了几个在我心里的问题,出乎意料的是,陈小莲结结巴巴,不能对答上来,我更加证实了自己的猜测,只是黑衣人已经这么惨,我又怎么能忍心把她揭穿?至于她的目的,我尚不知道,但脚趾头也能想到,和我有关。

可有些事情,躲,是躲不掉的,让真相公布于众的,还有条最重要的导火线,那也是一个月后的事情了,在这个月内,还发生了几件比较有意义的生意,我要先把它交代下。

那天中午,我闲着没事,就点开自己在各大论坛发布的帖子,想看看有没有带价值的回复,没想到发现一个求助帖,发帖者自称姓明,是东北人,老公最近得了种很奇怪的病,她带着老公遍访名医,都没有治好,无奈之下只好求助当地马仙,可马仙只能让神仙附身,讲出线索,却不能解决,除了两句‘疼死啦’‘放开’便什么也没了。

这个明女士和很多急病乱投医的人不同,她更加理性,在帖子最后提出,拒绝交付押金,预约金之类的,只要把她老公病治好,就以五十万现金作为酬谢,但治不好,分文不给,愿意的来,并不勉强。

早就听说东北的女人比较聪明,这下我信了,帖子在今天上午还有最新回复,是明女士自己留的,内容是:“难道真没人能救我老公吗?”

在这句话付定金,车马费,过去便能解决’这类话,明女士对此不予理睬,我来了兴趣,从明女士提供的信息上判断,她老公像是中了降头,高人兴讲过,帮别人解降,可以积累自己福报,对我也有好处,于是我按照上面提供的联系方式,主动打去电话。

接通后,我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说:“你是?”

这女人应该是明女士,我自报家门,明女士不屑的说:“又一个骗子,关于要求,我已经在帖子里讲了,车马费,辛苦费全部报销,但治好的话,一口价五十万,不够我可以再加,只要我感觉值得,钱不是问题。”

五十万并不是小数目,卖个山魈也不过如此,我动了心,另外明女士一口一个骗子,我实在气不过,拍着胸脯保证能解决,让她把具体细节讲一下。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乐文楼【lewenlou.com】第一时间更新《邪术学徒》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都市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上位

上位

言不由衷
钟哲是个农村来的,都市的繁华让他目不暇接,他能做的只有本分,但是职场的道路并不好走,同事的陷害,领导的打压每个都让他应接不暇,他只能拼尽全力以搏生存!上位路漫漫,一朝见分晓,情到深处不比金钱诱惑。
都市全本65万字
杨羽芸熙

杨羽芸熙

鸿运当头
他只是来乡村支个教,没想到进入了一个没有男人的小村落………
都市连载253万字
你是否会想起

你是否会想起

年倚
梁今月当年追江序追得轰轰烈烈,自认使出浑身解数,他依旧无动于衷。追得太累,她索性换了个人喜欢。-再次遇见江序,是十年后的一场相亲。他坐在对面,表情冷淡一如当年,陌生人一般向她自我介绍。她没忍住问,“还记得我吗?”他目光在她脸上停留数秒。怎么可能不记得?那个喜欢他喜欢到一半又跑去喜欢别人的女人。-婚后某天,梁今月忽然翻起旧账,说当年追他千辛万苦,他冷眉冷眼。江序不由冷笑一声,“如果每天来问我一句有没
都市连载37万字
大时代之巅

大时代之巅

荒野悲歌
都市连载1236万字
招惹

招惹

从羡
文案平城有两大名人:沈家岁知,晏家楚和。前者纨绔不齿于人,后者矜贵众望所归。都说世上顽劣有十斗,沈岁知独占八斗。晏楚和身为商界新贵,声名赫赫,束身自好。不论在谁看来,他们都有云泥之别,理应永无交集。——直至那日,二人意外滚到了一张床上。事后清晨,沈岁知走出浴室,晏楚和坐在床边抽烟,神色淡淡。看到她后,他将烟碾灭,极为正式道:“晏楚和,28岁,双亲健在,有房有车,如果你觉得可以,我们现在就去结婚。”
都市全本43万字
岁时

岁时

林与珊
△蒋南晖是攻。温馨治愈系暖文。[文案]沈溪珂和蒋南晖高一相识,十八岁交往,爱得轰轰烈烈。蒋南晖不顾一切地去满足沈溪珂,为了他跟家里出柜、更改高考志愿,只为能考到同一座城市。二十一岁那年,沈溪珂被星探发掘,签约经纪公司,两人聚少离多。出道前一天,沈溪珂回到与蒋南晖同居的住所中,收拾好行李,对蒋南晖说:南晖,我们分手吧。蒋南晖的世界支离破碎,心脏像漏了个洞,透着风。他不停地往泥潭深处沉陷,却被一只手拉
都市全本2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