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一晚宋苡澄即便做好了防蚊措施,依旧在操场上被叮个不轻,她明明和陆瑶一样,也是跟着节奏嗨唱,受伤的却只有她。

回宿舍以后,她挠了许久不得消停,许云初看不下去对着她喷了一通花露水,自此宋苡澄人生第一次又丰富多彩了一笔。

热浪奔腾的晚风里,她和蚊子做过伴。

周一顶着蚊子包看到老板专属电梯门打开时,她望着对面镜子里脸颊上明显的红色蚊子包,还是自觉地躲到了旁边。

周四下午要出发去团建,这是易恒科技的传统,每年夏天再忙也会抽出两个工作日去休闲放松。

九月新品要开发布会,集团品宣部门和产品组在周四一早安排了会议,不可推迟,其他同事在办公室闲聊,难得放松,米欣临时叫上几个男同事去采购,带着路上吃。

宋苡澄则留在公司给米欣做些辅助性工作,为了方便大家回程自由决定行程,这次团建都是选择自驾出行。

米欣提前统计了开车出行的同事,并将其他同事分配到不同的车里,宋苡澄打好米欣事先准备的表格,又跟楼下保安打了招呼,预留了10辆车的临停车位,只等十一点产品组会议结束便出发。

今年选定的团建地点是宜市湿地森林世界,住宿安排了开元五星级度假酒店,距离南城一点五小时车程。

十点四十,米欣采购回来,宋苡澄通知大家准备下楼,等产品组同事回来都下去后,她收好定的酒店行程单拿上包下楼。

原本安排的是米欣和宋苡澄乘坐sin的车,宋苡澄自觉地按照米欣说的黑色suv找到了最边上一辆,太阳太烈,她打着伞也没仔细看,车窗暗色的玻璃遮挡住了视线,她敲了敲车窗,谢斯南从里面落下车窗,确认无误后,宋苡澄打开后座车门准备要上时,才发现后座没人。

不久前几分钟,米欣明确地告诉她外面太热,她先上车等,眼下车上没人,她倒是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找错车,但看着驾驶座上的人,她确信是sin,于是慢吞吞开口尝试性问了句,“米欣是去上卫生间了吗?”

谢斯南下巴往左侧的方向指了指,意思是她上了那边的车,宋苡澄眼下真是懵了,她准备发信息给米欣问问情况,便听到他说:“先上车。”

车门一直被打开着,外面的热浪猛烈地往里涌。

宋苡澄下意识地往后座去,抬眸的间隙发现谢斯南从后视镜里看自己,一般只有司机开车的时候,客人才坐在后座。想到这,她从后座下来,打开副驾驶车门时,像是做了不少的心理建设。

“sin,这车只有我吗?”

谢斯南车上原本只带一个人,严康晨,但是在宋苡澄坐上副驾驶的那一刻,他看到严康晨去了sin的车,于是淡淡地回:“是。”

十辆汽车排着长龙,一辆辆从大厦前的环岛驶离,宋苡澄手抓着身前的安全带,看起来有些许紧张,谢斯南看后视镜的间隙瞥到她的表情,“和我同车很不适应?”

“不是。”宋苡澄察觉到自己的紧张被发现,攥紧安全带的手松了松。

“别紧张,我的车技不比sin差。”谢斯南尝试让气氛放松些。

“你,sin?”宋苡澄短暂地脑子转不过弯,分析着这句话里的歧义,他这句话的意思应该是他和sin不是同一人,难不成他是老板?宋苡澄为自己的大胆猜想吓地冒起了冷汗,一时间都忘记她没法坐在前排座位的阴影。

谢斯南开车算不得稳当,他习惯性地以最快速度到达目的地,今日却格外平稳一些,眼看着旁边的车子经过一辆又一辆,连带着sin路过时都摇下车窗,对他作出一脸吃惊的表情。

宋苡澄这时候不知道说什么,从包里翻出手机,准备发信息给米欣,又觉得这样是不是不太礼貌,前几日眼前这位大好人还送了她学习资料。

“书看得怎么样?”谢斯南率先打破沉默。

“刚开始看,不懂的地方挺多。”宋苡澄回答地按部就班,不懂得地方岂止是挺多,根本就是无从下手,让她一个艺术类的文科学生回炉重造物理知识,简直比登天还难,但客套话还是得说,“不过还是要谢谢你......”

到这里,才发现之前叫惯了的sin已经不合适。

与其猜测,不如干脆问个清楚,“还没问怎么称呼你?”

“谢斯南。”

谢斯南三个字像炸在耳边的鞭炮一样,轰地宋苡澄脑子嗡嗡作响,眼前的人,来来回回和她有交集的人竟然是她之前的相亲对象,准确地说是她的婚约对象,一时间她呼吸不畅,口水呛在喉咙里咳了好几声。

绿灯不合时宜地转为红灯,城区主干道红灯时间很长,红灯上显示的数字99甚至都没开始往后倒退,宋苡澄心里乱作一团。

谢斯南侧身从后座拿了瓶水递了过去,宋苡澄接了过来,尝试着用力拧了两下,分毫未动,好像今日这水瓶格外和她较劲,她往前拿了一些,准备再次使力时,修长好看的骨节露于她的视线,稍微用力,瓶盖自然地垂落在他掌心,然后放在一旁置物架上,水瓶再次回到宋苡澄手里。

“你是不是早就认出我了?”宋苡澄喝了半瓶水,心情平复了许多。

“也不算很早,那天在缦禾才知道。”谢斯南如实回复,宋苡澄在公司加班的第二天,他确实问米欣要了她的简历,但当时并未往深处想,真正知晓她是宋晏清妹妹,是被挡下三杯“断片”的晚上。

“所以你送我书,也是因为我哥的关系。”宋苡澄生怕误解了他作为同事的好意,再度确认,不得不说,除却谢斯南这个名字,他在她心里的印象还是不错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乐文楼【lewenlou.com】第一时间更新《他的小公主[先婚后爱]》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华娱之2000

华娱之2000

河狸的米饭
“受顶包案影响,港岛小天王黯然退场!”“双周一孙,三分天下,华语乐坛新势力!”“新时代华语乐坛的领军人:内地才子周易!”“南周北周,小天王之争愈演愈烈!”“南北双周,谁才是新时代的王?!”“魅力无限,两岸三地女星大多倾心周易,南北双周或已分高下!”………………………………………………………………千禧年初,华语乐坛正式开启新一代诸神混战模式。刚学完粤语,与朋友交流切磋完球技的周易看着手头上这几份由.
其他连载6万字
首席医官

首席医官

银河九天
内容介绍:挽救你的生命,即挽救你的政治生命。机缘巧合之下,踏入了半官半医的“御医”之列。在展现中医强大魅力的同时,曾毅也实现着自己“上医医国”的理想,一步步直入青云!本书目前已经正式结册出版,出版书名改为《首席医官》,喜欢本书的兄弟姐妹,可以关注购买,全国各大书店及当当网等有售。(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其他全本607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