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乐文楼】地址:lewenlou.com

火焰渐渐熄灭,他又变回了那个普通而平凡的少年。

“太宰君,我……”纲吉有些茫然:“我刚刚看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我、我不知道要怎么形容,但是……”

鸢眼少年微微一顿,随即换上了一副笑脸:“恭喜啊,纲吉君。”

“啊……啊?”

太宰治站没什么诚意的道喜:“终于能成功使用异能了呢,这样首领也会很开心吧。”

“……哦,应该是高兴的吧。”纲吉有些迷茫,但看着身边的朋友又由衷的为他高兴:“太好了,这样你就不会被迁怒了。”

“…………”

太宰治侧过了脸,他讨厌这样过于纯粹的笑容。有点不耐烦的说:“快走吧,警察马上要来了。”

虽然没懂为什么面前的少年突然又闹起了别扭,不过纲吉还是选择包容的笑笑,然后问身后的助理团:“那个,中也他……”

港口mafia专属的车辆开到了他的面前,身后的助理为他打开了车门:“您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少主大人,还请您尽快上车——我想‘羊之王’应该还不会被这群喽啰怎么样。”

说实话,纲吉也这么想。不是他盲目自信,而是中原中也的强大只要是看过一次的人都不会有怀疑,更不用说他也是知道枪弹对伙伴是无效的。

但是好不容易见面一次却这样草草收场,甚至连个告别都没有。方才的事件让他慌乱无措,却没机会对自己最重要的伙伴诉说,这让未来的首领很是失落。但是远处已经可以隐约听到警车的鸣笛声,太宰治又在他身后一个劲的推,不得已纲吉只好老实的往车里钻,只是不甘心的、又或许说直觉的抬头看了一眼中原中也进去的小巷楼。

这一眼,正好和已经飞上天空的中原中也对上。

说四目相对也不准确,毕竟两人离的实在是太远了,只能看到一个模模糊糊的轮廓。

但是他们太熟悉彼此了,只是这样一眼,他们就知道是对方。

纲吉高兴的重新站直身体用力和小伙伴挥手道别,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太宰治一把重新推进了车里。

纲吉趴在座椅上哀嚎:“哇,轻点啊太宰君,我、我的腰闪到了——”

“小矮子已经够黏糊了,纲吉君可别变成那样啊。”太宰治嘟囔着,也挥手朝着大楼那边随意的打了个招呼,跟着挤进了车里。

车辆快速启动,纲吉的身体跟着惯性一下子摔在了太宰治的身上。正准备道歉,鸢眼少年却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轻声问:“纲吉君恐惧自己的力量吗?”

“就像‘羊羔们’恐惧着中也超越凡人的强大异能,纲吉君也在恐惧着自身吗?”

未来的首领抬头,对上了那只昏暗无光的鸢色眼睛。

“放弃可比得到容易得多。”少年的声音如同诱人堕落的蛇:“放弃的话,会轻松很多。中也也好,羊羔们也好,都会因自己的理由不介意你放弃吧?”

泽田纲吉在这一刻不知如何作答。

新认识的朋友在他的面前展露出了本性,那一针见血的犀利言语命中了他心底的脆弱。他一直都想要找回自己的过去,想要获得能够保护他人的力量。现在却有一个明显不是人类的存在告诉他,这两者是相悖的。

他越强大,就可能越背离自己的愿望。

令人窒息的沉默蔓延在车厢中,就在太宰治都认为自己不可能得到答案的时候,纲吉说话了。

“我不会恐惧自己的异能,这是我梦寐以求的宝物。正因为有了异能,我才能每一次都帮上你。”他坐直身体,朝着身边的朋友微笑:“谢谢你,太宰君。”

太宰治无趣道:“你救了我,却向我道谢?”

“因为,你给了我坚持下去的勇气啊!”纲吉终于从那种低落的情绪中回复,吐出胸中的浊气,熟悉的笑容重新回到了脸上:“如果强大的力量可以保护我重要的人,那么我就不会后悔。”

“………………”

这一次,太宰治沉默了更长的时间。

纲吉抓着脑袋有点无奈,他的新朋友像猫咪一样变幻莫测,超直感都在他的心思面前失去了作用,自己完全不知道对方不高兴的理由是什么。

他只能强行找话题:“那个,好意外啊,你刚刚居然和中也挥手告别?”

——所以关系实际很好?

“中也?不,没有。”太宰神色恹恹,却还是回答了未来首领的问题:“我可不是在和他打招呼。”

“那是……?”

太宰治伸了个懒腰,漫不经心地揉着自己被摔痛的腰,幽幽道:“我是在和魔鬼打招呼呢。”

“哈?”

鸢眼少年却闭上眼休息,怎么都不肯吭声了。

——当然是魔鬼啊。

被恐惧、嫉妒和愤怒支配的魔鬼会干出什么呢?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纲吉的横滨!》转载请注明来源:乐文楼lewenlou.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