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乐文楼】地址:lewenlou.com

指了指放在一旁的衣物,封洲说道:“你不是有话要对我说吗?换好衣服再说吧。”

说完,他径直走到了桌边,背对着她坐下。

确认这人没有打算看向自己,并且门闩也已经插上,谢予安才放下心来。

她的确得尽快起来才行。

这浴桶也不知道是什么做的,过于保温了,她泡了这么久,水竟然一点没凉。

若是在这么泡下去,过不了多久,她就晕过去了。

顾不得什么形象不形象了,她以最快的速度从浴桶中爬了出来,换上了李先生为她准备好的换衣衣物。

也不知道先生从哪里找来的衣服,不仅合身,还挺好看的。

不愧是先生,想得就是周到。

回想到方才的情形,谢予安脸上有些发烫。

没想到此前先生那么温润一个人,竟会为了她对封洲说了那些话。

身后没了动静,封洲猜到那女子已经换好了衣服。

可等了一会儿也没有等到其他动静,他有些疑惑。

难不成又晕过去了?

连忙回头,却只见她低着头,轻抚衣裙上的褶皱。

脸颊微红,似乎在想什么。

她还能想什么?

封洲一时有些郁闷,多年修出的淡然,总是被这个与那女人长得一模一样之人扰乱。

或许她与洛清悠一样,都是给人带来麻烦的家伙。

“想什么呢?还不赶紧过来。”

他的声音让谢予安回过神来。

看向那把自己害成这样的家伙,她心情骤然降到谷底。

是啊,现在可不是她憧憬李先生的时候,她需要先解决眼前这个麻烦。

这一次,她说什么也要让这个家伙消停下来。

气势汹汹地走到桌边,居高临下地看着罪魁祸首。

封洲似乎没有看到她眼中的怒火,指了指身边的椅子:“坐下说。”

“哦。”谢予安下意识点头回应。

待她坐下之后,才察觉到自己无意识间被这家伙牵着鼻子走了。

说来也奇怪,这人明明看着吊儿郎当的,没有一点修仙之人的模样,却总让人不自觉听从他的指令。

白岳和秦一茹都是这样。

但她谢予安可不是其他人,她一定要让这个人知道她的厉害。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