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乐文楼】地址:lewenlou.com

苏秋雨蹲在窗外,已感觉不到严寒,浑身从头到脚凉了彻底。

她还在家时,便常怂恿师兄们一起偷爹爹的酒喝,酒量自小练出来了,不可谓不好。

哪知今夜几杯酒下肚,便头晕脑胀,昏昏沉沉的。

原以为是一夜未眠困顿了,哪知他竟在其中下了药!

她方才一时紧张,倒未觉出来异常,此刻才发现眼睛模糊,思绪一团浆糊一般。

眼瞧着凝霜准备出门去寻她。

苏秋雨忙自窗下离开,谁知情急之下踩了枯枝,卡擦一声。

屋内两人一惊,沈梦喝道:“什么人!”

苏秋雨死死地躲在窗底下一动不动。

沈梦一步跑到窗边,打开窗户,院子里黑漆漆的一览无余,被灯笼照着,雪地上白花花的,一个人影也没有。

回应他的只有屋外呜呜风声。

凝霜跟在身后嗤笑道:“你倒是一惊一乍的,不过是风声罢了,这是你的地盘,还怕有人偷听了不成?”

沈梦啪地关了窗户道:“你说的有理,快去吧。”

寒风呼呼,苏秋雨蹲在窗户底下感到双腿麻木,浑身冰冷。

果然好一会屋内又传到沈梦的声音道:“没人,看来确实是我多心了,你快去吧。”

凝霜这才从屋内出来,提了灯笼往客厅去了。

苏秋雨挪了挪已经冻麻的脚,昏沉的脑袋在寒风里吹着倒是清醒了些。

她一直记得,来的时候,那片假山便在左手不远处。

她咬了咬唇,循着夜色,不一会便摸到了假山处。

天寒地冻里,假山的石头疙瘩冷得也如铁一般。

她寻那最边角最潮湿的地方,一个个扳开石块。

只有远处檐下挂着灯笼,在寒风里飘摇来去。

昏暗的光透到这里来,让她原本就有些模糊的视线愈发难受。

凝霜已经去寻她了,给她的时间不多了。

在扳开第八块石头的时候,终于瞧见一窝拇指粗细,金黑相间的蛇团在一起。

正是寒冬腊月,这群蛇有粗有细,挤挨在一处,还在冬眠。

只是药效似乎发作了,苏秋雨感到有些头晕目眩,她咬了咬舌尖,口中溢出一片腥甜来,这才寻回些神智。

再不耽搁,从袖子掏出一只火折子来,轻轻一吹,那火折子摇摇摆摆地燃烧起来。

好在此假山背阴处,小小的火苗并无人发现。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