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

彩旗飘飘,各类气球飞散在空中,礼炮轰响,人潮拥挤,堪比校庆空前热闹的场面。

只要不上课的班级都通知了在校门口列队迎接。

辛尔月和乐问语被迫起了个化妆打扮,这会在食堂里一个比一个打的哈欠大。

困的头几乎要埋进外婆菜包子里。

辛尔月用勺子舀着碗里的小米粥,揉了揉眼,眼角渗出几滴泪。

“尔月你……别把妆蹭花了,一会上镜……会不好看……”

乐问语看着比她还困,说两个字打一个哈欠,头一点一点的,不知什么信念支撑她能早五点就把自己叫起来亲自上妆。

两人只有在刚起床的那一刻是清醒的,经过两三个小时的酝酿,正是困的要命的时候。

辛尔月机械的点点头,没什么胃口的咽下勺里的粥。

饭吃到一半,食堂门帘掀起,从外走进一个人。

与此同时,乐问语扣在桌上的手机响了两声,她瞬间打起精神,眼睛瞪圆。

朝各个方向寻找,背着画板的男人很显眼,她兴奋的挥挥手。

美术系返程的车次出了问题,原本预计昨天晚上到达的高铁,硬生生拖到了今天早上。

肖萧快步走进,硬朗的面庞在看到乐问语后柔和了很多。

“困不困?”乐问语把温在保温盒里的早餐摆到他面前,馄饨和包子。

肖萧话少,摇摇头,放下画板,刚要拿起筷子,看到她今天的装扮,眸光闪了闪。

有些呆,好半晌,才憋出一句话,“你今天很漂亮。”

“哦。”乐问语倒是很淡定,这回脸都没红一下,把包子塞给他,“快吃。”

扭过头,各种激动的小表情还是出卖了她。

辛尔月支着手臂笑看二人,她仰头一口喝完剩下的小米粥,拿上剩下的几个包子,“我先去找舞蹈系汇合了,你们也不要耽误太晚。”

“知道。”乐问语朝她眨了眨一只眼,整个脸蛋狡黠又可爱。

座位距餐厅西门口不过十几米,辛尔月几步就到了,夹在臂膀和身体间的滑板坠落,她一脚踩在边缘。

滑板弹到半空,翻转几圈,落下地,她跳上,右腿一个助力,滑向远处。

速度之快,惹得旁边观摩她上滑板全程,染了一头红色头发的少年,不由得一句赞叹,“我艹,这么酷!”

裙子被辛尔月做了改动,不会随风有太大起伏的飘动。

到一地,她冲出,余光瞥见什么,又急刹车转弯退回。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1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