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仄言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乐文楼lewenlou.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都把这些小丫头给我看牢了,若是出了问题,二皇子唯你们是问。”

黑夜中根本看不清是谁在发号施令,只能隐约听见有人提到二皇子。

绯绾对这些事全然不在意,她来此完全是因为寻不到事做,想找人打一架,至于这些人牙子都是谁的人她没兴趣。

她这些年唯一的处事原则便是有仇必结,有架必打,至于仇为谁结,架为谁打,她都不管。也正是因为这么个古怪脾气,齐非晚才一直不放心让她单独出来走动。

当初齐非晚不得已练那功法的时候老和尚就告诫过她诞生出的另一人可能和她本人差别很大,但齐非晚怎么都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疯子。

明明老和尚也练了,虽说诞生出的那位性格也不太正常,但起码还算讲理,哪像绯绾这般难沟通。都听见是二皇子的人了,还要去招惹。

原本她是打算亲手解决里面那群人的,却不想被角落里一个十二三岁的姑娘吸引了注意,只因那姑娘的举动看着像是……要逃跑?

在她这个年岁里,能如眼前这姑娘一般胆大的,她也就见过一个齐非晚了,现下又碰上一个,她不免好奇这姑娘打算做什么。

“你们几个今晚留在这里守夜,明日一早自会有人前来接手。”

她眼睁睁看着说话那人掂着一袋沉沉的银钱,脸上笑开了花,“这些银子够老子痛痛快快玩上一宿了。”

视线跟着他离开的方向望去,只见那人牙子怕撞见人,专挑了一条阴暗的小巷走。绯绾如同盯上猎物的毒蛇,几瞬鬼魅的身法闪过,便在夜空化为数道血色人影悄悄摸了过去。

她可不管这人是什么身份,她只答应了不露脸,只要满足了这个条件,对面就是皇帝她也敢动手。

只是可惜那位想要去水云间寻欢作乐的男子,被她从背后偷袭,一掌击穿了心脏,钱未捂热,梦未转醒便直接被她送去见了阎王,直到临死前脸上还挂着不可思议的神情。

看着手中温热的心,以及地上不断涌出的鲜红,绯绾如同扔垃圾一般将他的心丢到一旁,溅起的少许血液甩到了一侧的墙壁上,这时的她倒是想起了齐非晚的交代。

杀人最好找那种本来就该死的。

于是她伸出食指沾了沾那人的伤处,像是打算写什么字,思索一阵又觉不方便,四下打量一番后发现了那人胸前的匕首掉了出来,心念一动。

随后墙壁上便出现“人牙子死”这几个大大的血字。其血腥程度若是让人撞上,非得吓死个把柔弱姑娘不可。

绯绾却不甚在意,反而十分欣赏自己的大作,若非怕齐非晚跟她拼命,她都想把名字也落上,不过最终她也没那么做,遗憾的把那人的胳膊又丢了回去,心中还念叨着自己慈悲,还他全尸了。

夜深人静处,好在绯绾手法不错,那男子挑的地方也不错,什么动静都没出,人便倒在了这严冬的大雪中。

绯绾边捡地上的钱袋子边念叨着,“也不知那水云间到底是个什么销魂地,下回非哄着蓁蓁那个死丫头带我去上一回。”

“哐——。”

绯绾被这响动惊了一下,在这寂静深夜,刚那一声显得格外清晰。她连手都未来得及擦拭便匆匆往回赶了。

再次回到院中时,她只看见地上被割断的绳子以及一块沾了血的碎瓷片。

明明方才还留有五人在此看守,怎么这一眨眼的功夫人都不见了。

绯绾朝大门处看了一眼,门锁完好无损,那姑娘又不会武艺,必然还在宅院内,至于那些人牙子,估计也是发现人不见便跑去找她了。

好啊,这个游戏她喜欢,且看看他们谁先找到谁吧。

这么想着,一抹瘆人的笑意自她脸上浮现,她一向是会给自己找乐子的。

顺着地上那姑娘逃跑时滴落的血迹,绯绾的视线落在后院那一棵枯树上,为掩人耳目她未从正厅入口进去,而是从后院悄悄摸进去的,待她靠近树根后便觉这游戏无甚趣味,一点难度都没有,欲坐此处,等那群人牙子来了她好一网打尽。

“唰——唰——。”

响动很轻,可惜绯绾是习武之人,对声音十分敏感,心道上面这小丫头别是发现了她,又将她当成敌人了吧。

这么思忖着,突然被树上滴落的东西吓了一跳,黑灯瞎火的也看不清是何物,只能在指腹上摩擦了一下,吸了吸鼻尖,幸好从气味上不难分辨。

这小姑娘受伤了,而且是之前就受伤了。

绯绾感觉到一丝危险的气息,这姑娘想杀她,但水平太差,凶器泛出来的光都返到她脸上来了,她佯装没有察觉,将后背留给了那姑娘。

背后寒光一闪,一次极为迅猛的出手从上方袭来,绯绾心下一惊,侧身闪过朝她袭来的匕首,一手抓住一只纤细的手腕,轻松折断,另一只则绕过腋下朝她的咽喉袭去。

不过几息的功夫便将偷袭者从树上一把拽下,重重摔在地上。

“你会武功?”

绯绾十分诧异,她刚才要是再慢一分,心脏便会被人扎穿,想想还是有些后怕的,这姑娘别看年纪不大,下手还挺狠。

只是她一向不把人命当回事,也包括她自己的。别人杀她失败,她也不恼,夺了匕首便将人放了。

那姑娘刚才险些被她掐死,眼下半伏在地上捂着脖颈不停咳嗽,脸更是涨得通红。

绯绾没管她,扫了一眼匕首后十分不解,她刚才确实被划伤了胳膊,但伤口很浅,可这匕首上的血,却多的不正常。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其他连载64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