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乱的瞬间,当丝翊触碰他的肩背时,隐约触及他腰间的伤痕。

不知那伤痕是何时留下,她却未知。

眼泪从眼角滑落,根本无暇思索,丝翊的身子缓缓地从洞壁滑了下去……呼吸被掠夺,她几乎被吻晕。

口中被温少言度来的丹药,那体内绿色的光芒窜过每一条筋脉,力量之大,让她无法承受。

明明他就是以弱者示人,温将军带他射猎时,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模样……身子被温少言捧着支撑,两指搭上她的脉。

一缕神识从温少言的意念分离,带着轻蔑的语气数落温少言:“为了让她当你护卫,你拔了龙鳞助她,还剩什么?”

“你是何人!”

找不到声音所在,而他的声音却无处不在。

“即是你。”

温少言茫然地转向四周,眼中亦是与先前无异的,模糊又黑暗的影子。

“荒谬。”

而那声音继续讥讽道:“当你附身凡胎之中未降世,却能听闻周边之音时,你就该知晓……你非同一般。”

他说得没错,他一直没有在嶝忻国找到自己的同类,亦没有找到有其他神力之人,但这个声音又是谁?

近乎斥责的语气告知温少言:“丹药不可再喂食,炼好其内力即可,她不需要你的施舍!”

温少言勾起狰狞的一笑,不管他是谁,他都要让其闭嘴,“凭什么要你来教我做事?”

聚集了体内的内力,身体悬空时,手中掌心的绿光若隐若现,誓要将这个声音一击即碎,可温少言的耳边忽而传来一阵咆哮。

“你说凭什么?”

“凭那股让她力量强大的执念,皆由本王而起!”

一句话,掷地有声。

竟还化作了道道惊雷,劈在了山洞。

“胆敢再喂,你且试试。”

——

而后几日,丝翊每次做农活时,温少言亦会帮忙,他的法力如同利刃,用于收割稻谷,着实可惜了些。

但,丝翊没有再敢带着他小跑。

两人只是安静地走着,吃着,即便连睡在床榻上时,丝翊都开始安分守己,会说一句:“公子先睡。”

不过到了半夜,依旧是温少言在照顾睡相颇差的她。

过了几日,回将军府上前,丝翊的爹娘满口对温少言说着照顾不周的话,但没把温少言当作外人,家中粗茶淡饭他都能忍受,丝翊的娘亲栗娘给了他二人一篮土鸡蛋。

手指捏着篮子边缘时,感受到篮子沉甸甸的。

栗娘说:“这东西不值钱,但能补补身子,虽然将军府好吃的东西多了去了,这是家人的一点心意,也亏得你们赏给丝翊一亩田,不然,我们一家老小近十几口人,日子还挺难……”

温少言笑得如春风和煦,那种感觉,是一种道不明的亲情……不过他懂,她的意思,是礼轻情意重。

马车上,温少言坦言自己的身世有蹊跷,所以告知丝翊:“盘龙顶之事,切莫告知任何人。”

他只是言明让丝翊别和他人提起此事,丝翊点头答应,逾矩之事自然不敢妄为。

可是,她心事重重,并未因为他非凡人……

然而温少言在马车里却枕着她的肩头,不到片刻,便睡得踏实。

她理应是被吓到的,他的真身威严又能震慑世人,比拟起嶝忻国的将军,简直……简直是,如同天降神祗!将军已是不值一提。

而那些嘲笑声,还传着他是绣花枕头的谣言近十几年……

温夫人在自家后院赏花喂鱼,身边多了一个挽着她手臂的可人儿,面带羞涩。

温夫人:“少言已回到家中,稍后见一面,他亦很久未听到你声音了。”

冯青青嗫喏道:“是……舅母。”

手中甩出的吃食力道大了些,温夫人万般无奈地叹气:“将吾儿交给他人,舅母不放心,所以,自是你来照顾最好不过了。等八字一合,择日可过门,舅母对你知根知底,亦不会亏待你。”

恰逢丝翊端着糕点途径此地,在那原地听到温夫人与人交谈,提及温少言的婚事,她转角躲在了一个假山后,当即愣了神。

那女子是谁?

冯青青挽着温夫人的手,两人甚是亲密。

低柔的声音响起:“听闻数月之前,舅父给少言哥哥找了护卫……但,又听闻……”

温夫人喝道:“空穴来风之事!少言不会娶她。不过一个乡野丫头摆不上台面,还妄想做少言之妻,痴心妄想!”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乐文楼【lewenlou.com】第一时间更新《鬼城·荆棘血石》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1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