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过水无痕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乐文楼lewenlou.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傍晚姜河收猪回来,听说宋时桉感染风寒还起了高热后,私底下把姜椿给说了一顿。

说宋女婿身子骨弱,她自己疯就罢了,还拉着他跟她一起疯,结果可好,把人给折腾病了吧?

姜椿:“……”

也不知道是不是给宋时桉擦身子这茬惹得她起了旖旎心思,他爹这番话听在耳朵里怎地如此不纯洁呢?

但宋时桉得风寒这事儿,的确跟自己脱不开干系,毕竟是自己硬拉着他在院子里赏月的。

所以她只能乖乖站在她爹跟前听训。

且在姜河提出明儿他去镇上卖肉,让她在家照顾宋时桉时,也没敢提出异议。

次日一早,姜椿帮着杀完猪,将猪肉装到板车上,然后送姜河出门。

看着姜河推着板车迈着沉重的步伐一步步往前走的模样,她突然觉得家里需要置办一辆骡车了。

一来可以方便他们父女每日进镇卖肉;二来就宋时桉这病弱的身子骨,往后进出医馆的次数肯定不会少。

老是租借邹里正家的骡车也不是个事儿,假如遇上昨儿恰好被旁人借走那样的情况,就只能去族长家叨扰。

她盘点了下手里的银钱,原有存款动不得,这些是要留着给宋时桉抓药以及应付家里不时之需用的。

能动的只有她从签到系统得到的银钱。

几次签到下来,她从钱庄直接得到的银钱约有一吊钱,也就是一两银子。

再有去县城取豆油那日,她当掉金耳环跟银手镯得了八两四钱。

全部银钱加起来就是九两四钱。

而一匹直接就能上阵拉车的壮年骡子,价格在十两到十二两之间,具体看体格跟毛色定价。

一辆带后斗跟挡板的双轮板车,则在三到五两之间,具体看用的木材以及做工。

所以一辆骡车的价格在十三两到十七两之间。

她手里这些银钱显然不够,只能再攒攒。

不过这签到系统还是很有用的,才这么短时间内她就攒到了快十两银子。

这还没算上系统仓库里存放的那些药材跟香料。

只不过这些东西难得,低价卖掉可惜了,不如先存着。

果然人还得手里有钱,盘点了下自己的存款后,姜椿心情愉悦得不得了。

她晃晃悠悠地踱进西屋,对靠坐在被子上的宋时桉笑嘻嘻道:“夫君,我买了一点燕窝,给你炖一盏补补身子?”

燕窝是论盏的,一片就是一盏。

宋时桉点了点头:“有劳你了。”

他原没太当回事儿,虽然燕窝价值不菲,但干燕窝分量轻,只是买个几盏的话,也不是姜家这样的人家享用不起的。

然而当姜椿将炖好的红枣燕窝端到炕桌上后,他随意一撇,顿时瞳孔地震。

这可不是甚普通燕窝,而是血燕燕窝。

血燕燕窝最是金贵,一盏就值个二三两银子。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血燕燕窝极其稀缺,有价无市,达官贵人手里也没多少,普通富户即便得到也不会自己享用,而是拿去走礼送人情。

他敢打包票,别说是红叶镇了,就是红叶县,乃至齐州府城的店铺里,也绝无可能有血燕燕窝售卖。

但姜椿却说这是自己买来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