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另一边,深夜时分,江夏从公交车上跳下来,对司机道了声谢,挎着云朵单肩包回到了弄堂里的小阁楼。

一盏小灯在书桌上寂静地亮着,窗外吹进来微凉的夜风。江夏碰了碰自己的脸颊,感觉乱糟糟的心跳已经平复下来,推门站在超迷你洗手台前刷牙。

她洗漱完毕,爬梯子上了床,打着呵欠趴在枕头上,低头用手机给谢冉发短信。

夏天:你退烧了吗?我准备睡觉了。晚安。

她猜测谢冉大概已经睡着了,没指望收到他的回信,却没想到手机很快“叮”了一声,一条新的短信出现在收件箱。

大角:他睡着了。

江夏眨眨眼愣了下,紧接着新的短信又进来了。

大角:我是年祈。他烧退了些,已经睡了。不用担心他。他让我转告你晚安。

江夏低着头看了会儿这条短信,把手机塞到床边的小篮子里,伸手摁灭了灯,打着呵欠睡着了。

而此时此刻的老小区出租屋里还亮着灯。

房间里那个装药的抽屉里不仅有很多止痛药,还放着一些名称复杂的药,许多包装盒都拆开了,乱七八糟地堆在抽屉里。

年祈低声问谢冉:“是什么?”

“别问了。”谢冉轻声回答,仰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不要告诉任何人。”

年祈静了一会儿,很久才回过头。床上的男生静静闭着眼睛,似乎已经睡着了。

-

第二天早上,江夏起床以后又等了很久,等到她觉得谢冉应该睡醒了,才抓起手机给他打电话。

回铃音响了一会儿,电话接通了。听筒那边的男生嗓音有些朦胧,带着点倦意,似乎刚刚睡醒,“……江夏?”

“你感觉怎么样了?”江夏问。

“好多了。”听筒那边的男生含混地回答。传来的声音有些模糊和遥远,大约是手机开了免提放在身边。

“我去看看你么?”江夏伸手去抓挂钩上的单肩包,“听你声音好像还在发烧。”

“哪有听声音判断人发烧的。”谢冉轻声笑起来。这次的声音变得清晰起来,像是他把话筒贴在唇边低声说话。江夏握着手机放在耳侧,几乎可以听见他很浅的鼻息。

“你在上海好好玩,有想去的地方可以喊老年带你。”谢冉又说,“抱歉我这几天没法陪你了。”

“好吧。”江夏把单肩包又放下,“那等你好了再陪我玩。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好。”谢冉笑了下,“谢谢你昨天照顾我。”

“别说谢谢。”江夏轻哼着,“我们两个之间不用说谢谢。”

“好。”听筒那边的男生微微点头,“以后不说了。”

“江夏。”挂断电话前,他忽然又低声说了句,“这些天我可能不会回你短信......别担心。”

“为什么不会回我短信?”江夏有些不高兴。

“别不高兴。”谢冉轻轻笑了下,歪头想了想,“假如我没有回你信的话......你要记得我只是睡着了。”

“好吧。”江夏哼了声,“那你好好睡吧。”

“但是谢冉,”她又说,“别睡太久。”

“好。”听筒那边的男生笑着应了她,挂断了电话。

江夏趴在书桌上听了会儿“嘟嘟”的铃声,把手机塞到单肩包里,然后打开了桌上崭新的笔记本电脑,开始写日记和记录一些最近的灵感。

等到合上电脑的时候已经是正午。江夏背起单肩包下了楼,找到了上次谢冉带她去的小饭店,在那里吃了蟹黄面和汤包。下午她又一个人去逛了新天地和淮海中路。

傍晚的淮海中路人流汹涌,满街的华灯溢彩。江夏坐在路边的咖啡馆里打开电脑,听着喧嚣的车流声敲键盘记录。日落后的天空是深蓝色的,温柔庞大地笼罩了城市。

时间就这么嗖嗖地过去,谢冉一直都没有再回过短信。

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江夏穿着毛绒熊睡衣坐在书桌前对着电脑打字,偶尔会突然神使鬼差地点一下右边的□□浮窗,盯着聊天好友的界面看一会儿。

那个暹罗猫猫头的头像始终是灰色的。

日子很快就来到了二十号。江夏向民宿老板退了宿,准备回学校宿舍里住。她把收拾好的衣物和电脑都塞进帆布背包,一边挎单肩包一边背帆布包往楼下走。

出弄堂的时候手机铃声响了,年祈给她打了个电话:“夏天妹妹,开学了你应该要买很多东西,我去帮你搬东西不?”

江夏犹豫了下:“可是我比较想找谢冉帮忙诶。”

“他爷爷的。”年祈小声骂骂咧咧,“为什么所有漂亮学妹都喜欢大角那种类型的?他上学的时候天天收到情书,我站他身边还比他高一点却没有人看看我!”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乐文楼【lewenlou.com】第一时间更新《那个夏天的故事》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