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五大洲有魔幻元素和鬼怪元素存在吗?”周末问道。

“……并没有,这是个科学的世界。”系统回答道。

周末凝望着教堂中的女神塑像——她看上去那么高洁,那么神圣,那么纯净,没想到竟然……主魅惑……

“末,我突然记起来还有点事没做。你在这儿等我十五分钟,好吗?我马上回来。”洛汌握住女主的手,凝视着她的双眼。

“好,你先忙你的,不着急。我一个人在教堂先逛逛。”周末回道。

洛汌松开手,一只手抚上了周末的兔子面具,然后俯下身把周末整个人都罩在了自己的身躯下。

他微微翘起了周末的面具,轻柔地摩挲了一下她的脸颊,然后把面具安了回去,唇凑近了面庞,在兔子面具上轻轻地落下了一吻。

“等我。”

说完这句话,看着女主点了点头,洛汌才从门口离开。

这时,教堂的侧门打开了,是一群教徒们走了进来。被他们簇拥着的,是一位身着银月长袍,有着银白色长发、水蓝色眼睛的男人。如果不是他喉间明显的喉结,实在很容易将他认错成一个美丽的女子。

男人头戴着皇冠,在神像的正下方站定,左手拿着一瓶银水,右手拿着一柄权杖,闭上眼睛,诵读着一段经文,听上去是赐福的诵经。

诵经仪式完毕,男人睁开双眼,他抬头不经意往二楼看了一眼,然后就马上放下了手中的权杖和银水,急匆匆朝着楼梯走去。

这个发色和瞳色,和叶栾清好像啊。

周末心里暗道。

“愿海森纳赐福予你,我的女神。”背后突然传来了这么一句。

女主马上回头,看到的就是那个容貌宛若神明的男子单膝下跪,一只手虔诚地向她伸出。

看着他那双如同海洋般深邃的眼睛,女主不受控制地就把自己的手交到了他的手中。

男子站起身,在这只手上落下了轻柔的一个吻。

“你现在应该不认识我吧……我叫叶栾清。好久不见,周末。你回来了。”男人看着她的眼神温柔得能溺**。

但是听到他名字的周末,却一下僵住了。

他叫叶栾清?难不成这个人物的形象设计就是直接套用的叶栾清吗?名字一模一样,还是作为乙女游戏中的角色,他竟然也同意了吗?

周末回想起脑中那个骄矜又带着点傲慢的大明星,表示很难想象他竟然会同意这样的事情。

“你是不是……注意点有点不太对……”系统难得主动说话。

注意点?

!!!不对,他怎么也认识我?我和他也有一段?!

虽然猜到了可能是副本先后并没有按照时间排序,但突然又有一个人说认识她,这还是让周末吃了一惊。

“你认识我?”女主问道。

“当然认识,你可是我的第一次的启蒙老师啊~”叶栾清那双灵动的眼睛注视着她,说出的话却暧昧不明。

“……”周末一时间也有些无言。

“末,这次你完成你想做的事了吗?如果没有,我可以帮你。”叶栾清走上前,距离拉近到他们的呼吸交缠在了一起。突然,他摘掉了周末的兔子面具,另一只手轻柔地捧住了她的脸庞,一下又一下地摩挲着,像是在确认——她到底是幻象还是真实。

“禁止向游戏人物透露任务内容。”系统警告道。

周末闻言,只能摇了摇脑袋。

不知道为什么,面对游戏里的叶栾清,周末不再有现实里那层边界感……而且,离得这么近了,周末才发现,叶栾清的左耳耳垂上有一颗十分标致的鲜艳的红痣。

“我没有什么事要做,也用不着你帮忙,谢谢你。”周末眼神闪烁道。

听到这些话,叶栾清眼神微黯:“请问,我有幸能邀请你一起到我的房间享用下午茶吗?末。”

想起自己还答应了洛汌在这里等他,周末正要张口拒绝。不料被叶栾清用手封住了嘴巴。

“别拒绝我……”叶栾清的眼神带着楚楚可怜的请求,说出的话却霸道无比。

于是,周末就这样“被迫愿意”地前往了他的房间。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乐文楼【lewenlou.com】第一时间更新《不要在乙女游戏里谈纯爱》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日落大道

日落大道

卡比丘
陈泊是亚联盟最年轻的大校,授总统勋章。然而不久后,叛国,弑父,四起证据确凿、手段残忍的谋杀。陈泊桥被当庭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其他全本26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