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乐文楼】地址:lewenlou.com

“是吗?”她勾起唇角,目光冷冽,意味深长。

一旁的姜嘉月忍无可忍,用力将手里的酒杯掷在桌上,不悦的道:“姜予微,你这话是何意?难道是想说我娘偷了你的不成?!”

姜予微笑容淡淡,言辞无比恳切,“妹妹说笑了,我只是觉得眼熟罢了,哪里敢说母亲是贼?”

“你话里话外分明就是在........”

姜嘉月怒不可遏,指着她的鼻子还想再骂大,但被杨氏给呵止了。

“嘉月,你怎敢跟你姐姐如此说话?还不快向你姐姐赔礼认错?”

姜嘉月气不过,想不明白她娘为何要如此忍气吞声。姜予微就算是攀上了陆寂又如何?还不是姜家的女儿?她娘也依旧是她的长辈啊!

屋内气氛凝重,僵持不下。恰巧这时,玉蕊端着酒壶从姜嘉月地身后经过。

姜嘉月未曾注意,愤愤的往后一靠,见肩膀碰撞到她的手。竹石缠枝莲执壶顿时摔得粉碎,酒水溅了姜嘉月满身都是。

她本就憋了一肚子火,当下气急败坏,也不管是谁,狠狠在玉蕊腰间掐了下。

“不长眼的东西竟毁了我一件衣裳,再有下次我非把你发买到穷乡僻壤里去不可!”

玉蕊疼得当即变了脸色,跪在地上嘤嘤抽泣。也不敢哭出声来,生怕又惹她不痛快,“奴婢知错了,还请姑娘饶了我这次。”

好好一顿家宴,闹得不可开交。姜益平脸色铁青,沉声道:“都给我闭嘴!吵吵嚷嚷的像个什么样子?!”

屋内陡然一静,所有人都垂头不敢说话,姜峥更是恨不能钻到桌子底下去。

姜益平呼了口浊气,看向姜予微,皱眉不耐烦的道:“你以前也算个安分守己的,如今马上要走,还非要闹出些事端来才痛快吗?”

什么叫安分守己?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都到这个时候了,还要摆出一幅父亲的模样来教训自己,何其可笑?

姜予微垂眸,神色故作受伤,凄凄艾艾的道:“女儿只是想把娘的遗物带在身边,没想到竟要遭到爹这般指责。在爹眼里,女儿无论做什么都是错,既如此,那我还活在世上做甚?免得在这里碍你的眼!”

说罢,悄悄给身后的银瓶使了个眼色,然后直接往旁边的柱子撞去!

众人都愣住了,杨氏吓得浑身一颤,衣袖带翻了桌上的碗碟也浑然不察,激动得大喊:“快拦住她!”

银瓶在看到姜予微那个眼神时已经有所准备,见她冲出去立即上前死死抱住她的腰,扯开嗓子放声哭嚎。

“姑娘,您可千万别做傻事!奴婢知道您心里苦,不仅无法完成先太太的遗愿,就连她老人家的遗物也拿不回。你如果真要去,就把奴婢也一同带上吧!”

声音之大,三里地外都能听见。守在正厅外的丫鬟婆子门个个竖起耳朵,只恨没有那顺风耳听得明白。

杨氏见她非但不劝,反而火上浇油,气得双手发颤,恨不能立即叫人把她那张嘴给堵了。

但人被拉了回来,她还是松了口气,急急上前把姜予微扶回到花梨木云纹交椅上,心里气到极致却又不得不好言相劝,表情不可抑制的扭曲。

“微姐儿,你爹不是那个意思,快别做傻事了!幸而你这丫头反应快,不然真磕着碰着,你爹该心疼你了。”

姜予微没有理会她,只坐在那儿哀泣不休,模样甚是可怜。

杨氏也没想到她做起戏来如此逼真,锦衣卫无孔不入,这臭丫头如今是陆寂心尖尖上的人,万一今天的事传到陆寂耳中可就麻烦了。

她埋怨的瞪了姜益平一眼,道:“老爷,你倒是说句话啊!”

姜益平也被方才那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人怔怔的,竟是还有些没回过神来。贺鄞早就跟他说过其中的利害,顿时懊悔不已。

可是要让他去向姜予微道歉,他又实在开不了口。面上表情青青白白交替呈现,可谓精彩至极。

杨氏见他不接话,暗骂了声,只好自己赔罪道:“微姐儿,你是个好姑娘,我代你爹向你赔个不是。快别跟你爹置气了,你放心,那些东西我定完好无损的送到你院里去。”

姜予微眼角垂泪,依偎在银瓶怀里哭得梨花带雨。

连姜嘉月都愣住忘记说话了,她以往何曾见过姜予微这般模样?

“母亲,非是我要闹得家中不得安生,实在是我心中悲切无法自抑。”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谋夺卿卿》转载请注明来源:乐文楼lewenlou.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