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木石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乐文楼lewenlou.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可惜世家一向都很厉害,好像没有什么事情可以难倒世家。颜如缺偷偷溜出去玩耍的时候,听到百姓夸赞某某世家分发米面粮油,让他们度过灾年。朝堂上一多半的大臣也都是出自世家,最最可气的是,每年民间选举四大才子和四大美人的人选,也都是出自世家。就连每年的状元郎探花郎和榜眼都是出身自世家,所以颜如缺经常能听见父皇叹息世家人才的强横。

好像她和父皇都不太喜欢世家呢。

哼,厉害也就算了,还高高在上的样子,家里的小女郎们都不带理人的。

年幼的颜如缺哪里知道,她八岁时参加簪花宴的时候,正是皇家和世家的初次交锋的伊始。

早在簪花宴之前,前往赴宴的小女郎们就被家里人再三叮嘱,要离小公主远一些,谁也不知道小公主什么脾气。谁都知道颜君泽爱妻疼子,小公主年纪又小,万一娇气一些,在世家和皇家明争暗斗的时候沾上什么麻烦,可就对家族不利了。

后来长大之后的颜如缺多多少少可以猜到一些缘由,但那个时候,全天下的人都知道长安公主不喜世家了。

年幼时颜如缺发现父皇母后对世家的态度都是微妙又厌恶的,这个认知,让年幼的颜如缺有志同道合的那么一点欣慰,但她从这点志同道合里敏锐的捕捉到了一丝丝的慌乱,这点慌乱也就让颜如缺更加的讨厌和世家相关的一切。

多重情感的作用之下,她对沈路这个人也就越发的好奇起来。

因为那个准状元郎是寒门出身,来自于距离京都有上千里,且地理位置偏远的县城,他家境贫寒,也就没有能够在京都居住下来的盘缠。朝堂少人,而父皇又格外惜才,特意让皇兄给那个寒门出身的状元郎在京都安排了距离皇宫近的住宿。

颜如缺听说了这个消息之后,高兴的一蹦三尺高,她早就对这个传闻中的人物充满好奇,如今自己的亲哥哥就承担着照顾这位准状元郎的人物,所以颜如缺无数次缠着哥哥要带她去见见这个‘准状元郎’。然而每每如缺提议要去看看这位人物,却都被哥哥板着脸拒绝,说是言渊在备考,不能有人去打扰他温书。

原来是温书,那可要好好温,颜如缺还等着他一举夺魁好好的气一气世家呢。先前颜如缺还总是气愤哥哥小气,但自哥哥以这个理由拒绝如缺后,如缺也不闹腾了,乖乖的等着殿试。反正琼林宴她这个公主是可以去的,到时候如缺自是要见见这个状元郎的!一直到后来的时间里,殿试之前,颜如缺再次听到有人提起来这个人,用了一个新的名字‘沈路’。她这才后知后觉的眨巴了眨巴眼睛,意识到原来那个准状元郎不叫‘那个状元郎’,他是有名字的,名沈路,字言渊。

期待值拉的太满,倘若一切都与期待南辕北辙,那会使人产生厌弃,比如颜如缺所期待的簪花宴。反之,倘若一切都和期待里相差无几,甚至还要超出期待值,那便会使人新生欢喜,比如颜如缺所期待的琼林宴。

颜如缺是在无限憧憬的,满怀期待的心情下,兴致冲冲的去参加琼林宴的。她自从少时簪花宴的不愉快之后,很少对什么宴会抱有这样高的热情了。

红衣如火,眉心一点朱华,颜如缺再不是那个粉雕玉砌的奶声奶气的孤单小娃娃,她是全大楚唯一的嫡公主。好像颜如缺尊贵又娇衿的降临琼林宴,已经是在场所有人天大的面子。年幼的如缺丢了自己的面子,当年她沮丧又失落,所以再也没有什么,能让她失望。

颜如缺是这样想的,她高傲美丽,像一只雄赳赳气昂昂的大公鸡,然而——她在琼林宴的园子里迷了路。

四周花团锦簇,不远处紫竹林里头还窝着一丛丛零星可见的小白花。

嗯,风景很好看,但是路在哪里?

颜如缺迷茫又困惑,她早就为了见这个大名鼎鼎的沈路状元郎做足了准备,本以为万事俱备,处处周到,没想到还是出了问题。天知道颜如缺在得知殿试状元郎真的是沈路的那一刻,简直要开心疯了,可再开心,也抵不住她是个路痴的事实。

阿贝也不在身边,难道又要和儿时的簪花宴一样,再多一条成为迷路的公主这种话柄吗?

“这位姑娘,可是迷了路?”

一道声音宛如天籁,颜如缺巡着声音去瞧,她在视线聚焦的那一瞬间,连呼吸都屏住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