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天长呱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乐文楼lewenlou.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屋里乱成了一片。

桌上的点心、茶具都被裴殷罗扫下桌面,连同播放着视频的电脑,也不例外。

再看电脑屏幕中播放的画面,却正是江清辞与陆执所在房间的监控画面,床上两人拥在一起亲吻的样子,被裴殷罗用茶杯砸裂,“砰”地一声死机黑屏。

屋外的下属听到动静,以为屋里有什么危险,便急忙忙跑了进来,“裴总,您……”

话还没说完,就被裴殷罗踹翻的屏风,吓得后退了数步。

“出去!”

下属不敢招惹发疯的裴殷罗,马上离开了房间。

裴殷罗站在混乱一片的屋子里,只觉心头怒火无处发泄,又用力踹了桌子一脚。

不是说禁欲?!不是说他这种人恶心?!

为什么就那么亲下去了??!

裴殷罗艳丽的脸庞,几乎被愤怒扭曲。

而比起陆执亲江清辞这一件事,还有另一件事,要令他更加羞恼。

裴殷罗低下头,看向自己下腹,艳丽的脸上顿时涨起了愠怒的红。

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想把自己给废了。

从前裴家还不是由他掌控的时候,他便屡次看见自己的父母,与其他人在屋里厮混。

当时的他看到那一幕,只觉得恶心,几度想把在场的所有人都废了,让他们无法再厮混。

可现在,他居然成了自己最厌恶的人。

裴殷罗又踹了桌子一脚,直将那坚硬的木桌踹得倒下,紧接着,他又将那莫名被他吼出去的下属又叫了进来。

裴殷罗像是冷静下来了,朝下属冷冷道:“你们擅自在江清辞的房间里放了催情的药?”

下属却道:“裴总,我们都是严格按照您的安排做的,您没有吩咐我们放药,我们绝对没有放药。”

裴殷罗却顿时暴怒道:“没放?不可能!”

他在屋里转了两圈,“要是没放,陆执怎么一副中了药的样子?不可能,我得亲自去看看。”

靠着这句话,他说服了自己,便猛地抬头,朝下属命令道:“带我去他们房间!”

然而,裴殷罗终究还是没能去江清辞房间查看究竟。

他刚对着下属下完命令,另一个下属,便跑了进来,朝他道:“裴总!贺家的人说他们发现了贺翊的踪迹了。”

贺翊是贺家前掌权人遗嘱中定下的唯一继承人,他的下落,关系着裴家与贺家的合作。

一个贪财的小骗子,当然不能和这样的大生意相比。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其他连载646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