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薄西山,残阳如血。

院中大树上的黄叶随风片片凋零,微风拂过脸颊携着秋季凉意。

晚元衣闻声回过头来,透过夕阳余下的薄光,看到一袭白衣的夜修染站在院门前。

他长身而立,衣袂飘飘,手中拎着几盒糕点。

晚元衣呆愣了一下,心头猛然涌上一丝喜悦,一瞬后,那丝喜悦又悄然散去。

夜修染轻步走到她跟前,把糕点放在她手中,眉眼依旧如雪,声音天生清冷:“这个应该比庄园里的好吃。”

很突兀的一句话,晚元衣没能反应过来,她接过糕点,招待他进了前厅。

南闵看到夜修染后本能地握紧了腰间佩剑,前几日夜修染刺杀晚元衣还历历在目,今日他突然上门,也不知会不会对晚元衣动手。

南闵跟着晚元衣进了屋,默默地站在她身后。

夜修染坐下来,审视了一下晚元衣,瞧着她气色好了很多,鹅黄色衣衫衬得肤质凝白,身上那种舒适温和且落落大方的气质,如春风拂面,让人很想亲近。

晚元衣也看着他,他今日着装十分精致,高高发髻被淡蓝色丝带固定,一头墨发垂于肩后,干净利索,精神绝佳,银白色锦衣更衬得他霞姿月韵,神清骨秀,显有皇家独有的尊贵气质。

他依旧耀眼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在庄园里与他相处的那两日,无论是他的样貌气质还是他做事的风格态度,都曾深深地吸引过她。

今日再看到他,依旧如此。

房间里很安静,二人均不说话。

有丫鬟端了茶和果子过来。

夜修染缓了缓神,率先开口:“过两日是八王爷的生辰,会在八王府里设宴,届时你陪我一起去。”

他一边说着一边审视着晚元衣的神色。

晚元衣听到“八王爷”三个字后微拢了下秀眉,没有回答他。

“你没有时间?”夜修染问。

“不想去。”晚元衣淡淡回他。

“为何不想去?”夜修染又问。

晚元衣看着他,回想那日在太师府无意间听到他与属下的对话,心中很是复杂。

虽然后来她的大哥没有出事,但是经过彻查,确实有一批人试图闯入营地去刺杀晚予琛。

还有他那日也明明说了,若是她真的与八王爷有关系,就会把她杀了。

夜修染要杀她,她不生气,但是他要杀她大哥,她就很生气。

他们晚家已经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甚至都要靠联姻来保护,他身为这场婚姻的当事人,竟然要去杀她的大哥,她能不气吗。

她不知,他是想毁掉晚家还是有别的打算。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