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游鱼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乐文楼lewenlou.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小雨逐渐变大,随后闪起了闪电。

灰黑色的浓雾在夜晚消弭不散,闪电也只能略微的穿透雾层,白光闪进屋子,楚时煦微微眯眼,看见了屋子内全部的布置。

四个字,乱七八糟。

不管是客厅还是卧室,啤酒瓶滚的到处都是。床底塞着一堆臭烘烘的袜子,上衣裤子扔的满地都是,书桌上的灰尘也激了厚厚一层,四处都散发着一股氤氲起来的苦臭味。

——那像是因为太久没有开启空气净化器,雾气和屋内的潮气结合散发出来的味道。

怎么看,都不像是安允南这种跟上市公司老总谈恋爱的人该住的地方。

楚时煦对安家有所了解,雾气污染影响了一切实体行业,这家老牌实体企业自然首当其冲。四年前他们就想加入毒雾科技领域,为此找上了楚家。

楚父楚母因为背地里是跟政府合作的缘故,不能贸然接受外界企业企图‘分一杯羹’的请求,即便安家愿意用自家的实体换这个机会。

随后安家自己组建了研究院,就跟市面上那些中小公司一样——安允南就是其中的一名普通研究员。安家人数众多,亲戚关系错综复杂,又是百年世家,因此极其看重‘正统血脉’,安允南一个私生子自然是上不了台面——他的母亲不过是安父的第n房姨太太。

楚时煦不知道安允南在当私生子的这些年里究竟遭遇了多少恶意,才会让他心理变得如此扭曲,甚至敢和贺礼一起算计楚家。当年知道消息,狂奔向楚家公司的他只看见了那一场自焚的大火。

而贺礼和安允南都在现场。

贺礼是厌弃的望着他,而安允南则露出了完美的笑容。

没错——笑容。

那甜蜜的、恶毒的、燃烧着淋漓鲜血的笑意,成了楚时煦在牢狱中挥之不去的噩梦。每每从梦中惊醒,他都恨不得生啖其肉,生挖其骨,为此楚时煦才拼了命的减刑,成功在今年出狱。

想到虞南刚才的表现,楚时煦更加肯定安允南是一个极其擅长表演的小人,为了钱不择手段,而贺礼蛇鼠一窝,为了防着他的报复,甚至私下里学了些格斗技术,然而这一个月以来,他从来没发现他有过任何训练。

防盗门喀拉一声开了,虞南提着晚间超市的菜回来了,因为雨越下越大,他那一柄小伞已经没有作用,身上还是浇了个湿透。

他的肤色极其的白,衬衣紧贴在身上,更是勾勒出瘦削的身形,虞南摘下防护眼镜,一双桃花眼冷冷的扫视过来,戴着口罩的脸看起来极其的富有神秘感,让人忍不住的去挖掘、去探索那背后的面容。

见楚时煦还规规矩矩的被绑在床柱上,虞南微不可查的挑了挑眉:“竟然没逃跑。”

楚时煦以为虞南出门是打算把他丢在这里自生自灭——毕竟这片区域已经属于首都的下城区,这条便宜的、肮脏的街道很少有人经过——然而他没有想到,虞南回来了,甚至还拿回来了一袋蔬菜,在厨房里研究了一下电燃气后,就开始做饭。

这个世界的科技水平已经发展的蛮高了,至少虞南发现这个燃气造竟然需要屋主的身份识别才能启动。

安允南的身份信息就显示在了燃气灶的液晶屏上,租住时间达到了惊人的四年。

虞南不会做饭,只好将就着随便炒了点儿菜,随后在冰箱里拿出了唯一的一包挂面,煮熟后用菜随便一拌,一碗冒着热气的面条就做好了。

原身已经快三天没吃饭了,虞南现在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在防备楚时煦偷袭时就因为剧烈运动却饿着肚子,胃部一阵一阵的发疼,现在终于有东西吃,他终于松了一口气。

见卧室里的主角还浑身湿透的望着这边,又凶又俊的脸上满是警惕和仇恨,但目光又不免多次放在他碗里的面条上,虞南嗤笑一声,将剩下的菜和面也给楚时煦拌了一碗。

他把饭放到楚时煦的面前,但是对方却没有动的意思,反而冷冷的看着他。

“我忘了,你手被绑着,没法吃饭。”虞南露出一个理解的表情,随即拿了个凳子支在他面前,将碗放在了上面。

“那你就直接埋头吸溜吧,我可不会喂你吃饭。”

虞南罕见的露出了一个阴谋得逞的笑,随后转身去吃自己的饭,并没有管身后楚时煦脸上阴沉的表情。

他肯定是不会吃的,就算吃,也不会用低头啃碗——那么侮辱人的方式吃。

只有被养殖的动物才会被人定时定点的在槽里投喂食物,然后它们再把头埋进饭食里,不顾形象的开怀大吃。

虞南很明显在讥讽他现在的处境,而楚时煦也很痛快的没有低头,只是冷冷的盯着客厅里的虞南,想看他还能弄多少花招出来。

他承认对方确实长得不错,所以因为害怕整出一个亲吻他的‘美人计’也属正常。虽然异想天开了点儿,但也算是在楚时煦的理解范围。

但是接下来虞南的举动就让他很难理解了——他在吃完饭后正常洗了碗,研究了一会那台破旧的老电视,甚至还怕楚时煦冷,给他翻出了一条毛毯,一副‘你别发烧死在我家’的神情,随后就在沙发上沉沉睡去,一动不动。

没有报警、没有伤害、甚至没有更多的言语攻击。

面前凳子上的那碗面条已经彻底凉了,温腾的热气全部散去,只余下冰冷的陀感。

楚时煦双臂一动,捆住他的尼龙绳顺势皲裂,全部散落在了地上。

他穿着不起眼的黑色外套,就是为了掩盖袖子里藏着的刀。

因为多年前家破人亡,父母双亡的心理阴影,楚时煦的失眠非常严重,而牢狱之中又有很多‘欺负新来的’潜性规则。四年前他刚进监狱时,费劲心思走私了一把刀在身上,每天晚上只有带着这刀才能安然入睡。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其他连载15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