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瑾玉站稳后蒋蔓生松开了手,两人一起朝薛望走去。

他跪在地上,面前已经摆上了一堆白骨,他双手握着白骨颤抖着,不知怎么将它们拼好。

不论哪块骨,他都将其放在地上,莽撞的一根接一根,发现不对后又打乱顺序,以此往复。

蒋蔓生蹲下身子,接过他手中的骨拼接起来,薛望没有对他进行攻击,而是跪在一旁,全神所注都在他的手上。

顷刻间,一副完整尸骨的样子就出现在三人面前,薛望始终保持跪着的姿势,看见尸骨后带着凉红的眼泪从左眼滚滚而落。

“平安,我找到你了,原来你一直都在这里吗?”他喃喃道,“一直都在这样的地方。”

“原来你没有逃出去?”情感压制住了药效,他跪坐在尸骨前眼泪像是连着线的珠子往下掉落,丝毫没有了疯魔的样子,反而像是一个没人要的小孩。

看着薛望一眼认出平安的尸骨,蒋蔓生想到原来真的存在“化成灰都认得”这句话。

“要不行了。”在薛望的痛悲呜咽间,蒋蔓生听见薛望轻声的低喃。

不知是不是自己听错了,蒋蔓生站在一旁默语。

“你们的推断不算完全错,想要听听具体的原由吗?”薛望忽然抬头看着蒋蔓生,眼中依旧闪烁着血红,但是却没有了开始的疯癫,反而带着麻木淡凝。

蒋蔓生盘腿坐下,示意薛望开口。

薛望盯着平安尸骨,眼神却没有聚焦在上面,他悠忆起遥远的记忆。

“七岁时我的父母发生了车祸离世,仅剩我一人,亲戚们都不愿抚养我,所以将我送至福利院,但是对于车祸的阴影,我每天都很沉默寡言,也不愿与院中的孩子交流,尤其是晚上,对爸妈的思念以及对于陌生环境的恐惧,我每晚都会哭泣,第二天红肿着眼睛出现,院中护工都知道我的情况,甚至请来了心理医生,但是都无济于事。”

“但是直到一天晚上,平安出去上厕所,发现了我在哭,他偷偷往我床头放了很多吃的,第二天主动来找我玩,但是我一直没有和他说过话,我没有心思和他聊天,不过他也没有放弃,反而找我的次数也多起来了,干什么都会带着我,有好吃的总会分我一口,不过看着我依然没有想要和他聊天交好的意思,一天晚上,在大家都熟睡后,他将我领到了寝室外的角落边,还带上了他那些小零食。“

“他问我为什么每天都不开心,为什么他找我搭话那么多次都不理他,是因为不喜欢他吗?而我终于绷不住向他倾诉了我的遭遇和我每天,每晚的后悔和思念,他安慰了我一晚上,郁气被放出我也像是得到了解脱,在次日,我也慢慢接受了和他每天的交流,长久以往,我们成为彼此最交好的朋友,几乎形影不离。”

“平安发现了我画画技术好以及擅长运动,以夸赞的方式鼓励我继续发扬,之后我的画也确实得到院中孩子,甚至医生护工的称赞,但是每到这个时候我都会想起平安,很感谢他的鼓励。”

“之后我没有了一开始的烦闷,变得开朗活泼,但是好景不长,我发现了这个福利院中最丑陋的秘密。”

“这里的院长看起来是慈爱的,但他喜欢虐童,只要是没有被收养的小孩,他都会带去地下室,平安就是其中的一个,所以当他说出自己已经制定了逃离这里的计划时,我就答应了和他一起。”

“但是在行动的前一天,有人要来收养平安,他说他如果走了,担心我一个人进行不了计划,所以可以趁现在双方还没有签字,让对方改变主意,平安说,等他逃出去后就会去找我,原本我不愿意,但是拗不过他,所以我按照他说的做了,在那个男人面前装作乖巧的毛遂自荐,最后男人改变了主意。”

“我跟着男人走了,但是心却在福利院,在平安身上,我每天都在等着,半夜不敢合眼,我怕平安来了,叫不醒我,找不到我,后面平安一直没来,我却等到了男人的暴虐,每天生不如死,唯一吊着我的一口气就是平安的音信。”

“一直到后来,我被卖到了黑厂,卖给了实验室做实验,也一直没有等到他来找我,之后实验室在我身上做的药物实验出了问题,晚上不定时的就会被压制不住身体中的暴戾和烦躁,让我在夜晚以杀人作为稳定剂,我先杀完实验室中的人,后来杀了福利院中的院长还有黑厂的厂长,药物带给我杀戮,但是也给了我力量”

“那时我已经放弃自己了,但是没有放弃找他”

“我想他是不是遇到困难了,是不是没有逃出去,或者逃出去后没有住处,所以我混进了你们的队伍,我想确认他是否还平安。”

说到这儿,他也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因为他现在已经找到了平安,这就是故事的续集。

听完一段故事的两人只剩下沉默,蒋蔓生只觉心中有些闷重,心中如同被巨石镇压。

在沉寂的时间中,周瑾玉轻轻叹息,带着惋惜,带着同情。

蒋蔓生两步走上去,到薛望身边半蹲着,一双手握上他的肩膀,没有多言。

“我不知道平安是怎么死的,但是这已经够了,想杀的人我也已经杀完了,说不定其中就有杀害平安的凶手呢。”薛望看着平安的尸骨苦笑着说。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乐文楼【lewenlou.com】第一时间更新《往生列车》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日落大道

日落大道

卡比丘
陈泊是亚联盟最年轻的大校,授总统勋章。然而不久后,叛国,弑父,四起证据确凿、手段残忍的谋杀。陈泊桥被当庭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其他全本26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