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的记忆真的已经十分模糊,江雅兮悄悄潜入展府,完全想不起展夫人的房间具体在哪个位置。

借病瞒过了封霄寒一干人等,她就迫不及待想来求证那个展闵的的出身,不过她觉得十有八九就是她想的那样,却还是心存侥幸,想亲自来看看。

凭借着记忆中模糊的印象,她悄无声息地在展府找了一番,终于摸到了展夫人的住处。

这院子应该没有太大的变化,她还记得自己在这院子里被人拿竹枝打得体无完肤的场景,那时候她就躲在那花架后不敢出来,现在花架还在这呢,连位置都没有变。

江雅兮走到花架边,摘了一枝芍药花簪在头上,引月光为镜,看着里面的人,久久没有动作。

屋里的展夫人最爱簪花,她年轻时也是个极美的女子,因为出身胭脂世家,她对美有着很奇妙的感知,之后即便成了寡妇,她也依旧保持着体面,或是白栀子花,或是白山茶,时常出现在她的发间。

“为什么要学她?呵……”江雅兮回过神来,一把扯下了发间的芍药扔在了地上,踩着它径直走向屋子,月光中,她的影子被拉得老长,随着她越靠近屋子,影子便完全融入了屋檐的影子中。

门是从里面被抵住的,但根本难不到她,没动门窗,她直接一个闪身就已经到了屋内,得益于修道之人灵敏的五感,即便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她也能将端正躺在床上的展夫人看得清清楚楚。

细细看来,她们俩的眼睛还是挺相像的,反观她的生父管家,江雅兮还真没从他身上遗传到任何相似的地方。

抛出一个沉睡决让展夫人不能轻易醒来之后,江雅兮片刻都没有犹豫,直接坐在了床缘,用显忆灵石找到了展夫人脑中关于展闵的所有记忆。

那些相亲相爱温馨非常的场面均被她快速略过,直到显示出来的画面停留在一处昏暗的房间里,裹在襁褓里的孩子被放在桌面上,不停地哭泣着,唯一在场的两个大人一个在椅子上坐着,一个瘫坐在地上,他们正在激烈的讨论着这个孩子的去处。

“我错了,我真错了,”还很年轻时候的展夫人拍着地面,“我又犯了同样的错误。”

管家蹲到了地上:“夫人,你是人,人怎么可能不会犯错,现在不是懊恼的时候,得想办法解决问题。”

“解决问题,解决问题,”展夫人抬手就在管家脸颊上甩了一巴掌道,“你说得倒轻巧!躲躲藏藏、遮遮掩掩的人是我不是你,在床上忍着剧痛生下孩子的人是我不是你,你才得给我想办法!”

管家忍了这耳光,但展夫人再次打过来之际,他一把就捉住了她的手腕道:“夫人,你稍安勿躁,办法不是一时半会想得出来的,你好歹也给我一点时间。”

展夫人扯了两下,没扯出自己的手腕,恼怒地瞪着对方:“你最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否则东窗事发,被沉塘的人,又不止我一个。”

管家看着哇哇直哭的孩子,瞬间计上心头道:“留着他,把他留下来。”

“这就是你想出来的办法?”展夫人也看着那个孩子,不由自主揪紧了身前的衣裳,“你不想活了?!”

“想,当然想,没有人想死,但我说把这个孩子扔了,你会同意吗?”管家站起身来,把展夫人也搀扶了起来,按在椅子上坐好。

展夫人看着孩子,最后实在没忍住,将他抱在怀里,拍着襁褓哄着道:“不,我绝不会把他扔了。”

“这不就对了,”管家将水放到展夫人面前道,“你一个女人,怎能不要孩子呢,所以我们留下他,以展家养子的身份。”

展夫人思忖片刻道:“若日后这孩子长得越发像我或是像你该怎么办?我那公公婆婆不是吃素的。”

“夫人,我的好夫人,”管家的精明在此时此刻展露无遗,“老爷老夫人老了,他们才是最需要儿孙绕膝,享天伦之乐的人,他们二位痛失独子,白发人送黑发人,此时应该没有人比他们更需要有子孙后代为他们送终了,你作为他们的好儿媳,这些怎能不替他们想到呢?”

展夫人抱着孩子,看向他:“我明白了,你是真的不怕死。”

“我不是不怕死,我只是看透了人而已,”管家起身从展夫人那接过孩子,“夫人你收拾妥帖回府吧,只要你不露出马脚,其他的便都交给我,一个月或两个月后你到送子观音寺,就能把他顺利带回府,而他也将成为你名正言顺的孩子,虽然是以养子之名,但他能入展家家谱,能直接叫你娘亲,能享受展家庞大的家业。”

展夫人站起来复又坐了下去,手捏紧了椅子扶手,下定决心道:“就听你的吧,如果孩子的出生本身是个错误,那么抛弃孩子就是错上加错,我不想再重复上一次的错上加错……”

“放心吧,这此绝对不会了,这个孩子是个男孩,肯定会得到两位老人的喜欢,上一次是我们都吓坏了,这才没有处理妥帖,也是因为那个女儿命不好……”

……命不好?好一句命不好!好一个她是女子。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乐文楼【lewenlou.com】第一时间更新《我和原书男主真是纯友谊》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极品嫂子

极品嫂子

李清狂
☆☆☆本书简介☆☆☆哥哥走了,留下一个漂亮的嫂子,这个嫂子美得真是人间尤物!...…
其他全本287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