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楼【lewenlou.com】第一时间更新《咸鱼被全家偷听心声后[八零]》最新章节。

梁仁义的身体笨重,又没怎么干过翻墙的事,顾金水看他翻墙都看得眼疼,好不容易人过来了。

梁仁义快走几步,等走到槐树旁边,瞧见地上一个坑,明显是有人翻动过的痕迹。

梁仁义愣了愣,然后瞬间炸了。

“这谁干的!”

山虎忍不住乐出声,顾金水忙捂住他的嘴,脸上也带着坏笑,摇了摇头。

山虎明白老大的意思,点点头。

“他娘的,他娘的!”梁仁义趴在地上往里掏了掏,气的都要吐血了,他这几天都经常过来踩点,就是想摸清这里的情况,也想着万一自己先找到梁父留下来的东西,就不必去试探梁颖了。

毕竟梁颖也不是傻子,要是自己试探的多了,保不定她会察觉到什么。

可他没想到,自己今晚上就是来晚了那么一会儿,这后面就被人动了。

瞧这地上挖出来的坑,分明就是有人把东西挖走了,把坑留下了!

淅淅索索……

外面突然传来两个人的说话声。

“妈,你真瞧见人进去了?”说话

的声音何其熟悉,顾金水一下就听出是宋建设那把声音。

“没错,妈亲眼瞧见的!”

黄喜荣信誓旦旦地说道。

这两人声音一起,后院里梁仁义吓了一跳,捂着嘴不敢出声了。

顾金水心里疑惑,这梁仁义来了还能理解,这宋建设母子怎么会摸到这里来?

不过,这母子来的倒也是时候。

顾金水本来还担心梁仁义要是在这里搜找一下那怎么办,但这会子,他脑子里有了个主意。

他看向山虎,悄悄对山虎叮嘱了几句,山虎恍然大悟,点点头,“哥你去吧。”

顾金水点点头,猫着腰从栏杆那边蹑手蹑脚地朝着前面过去。

梁仁义丝毫没察觉,反而还留神听着外面的动静。

黄喜荣搓着手,呼出气来取暖,“儿子,你估计那得有多少好东西啊?”

“肯定不老少!”宋建设咽了咽口水,眼里露出贪婪神色,“先前不都说那梁颖娘家是大资本家吗?那大资本家都贼着,少说得留个七八十根金条吧。”

七八十根金条?!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被偏执反派一见钟情后

被偏执反派一见钟情后

卷尾咩
白切黑偏执反派攻vs三观奇奇怪怪但嘴甜小可爱受苏眠玩了一款被称为超真实的甜蜜恋爱游戏。攻略对象是游戏人物的邻居,刚一见面便超高好感,热情贴心,会亲手为他做甜点,送他精美的饰品,照顾生病的他,还会帮他搞定游戏中欺负他的小炮灰。苏眠很满意,每天在游戏中甜甜蜜蜜,直到他某天随手登上了游戏论坛。玩家1:姐妹们,我和小奶狗一起查案,结果又被甜点师一刀送走了,这是剧情杀吗?能躲过吗?玩家2:受不了,明明知道甜
其他全本47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ABO垂耳执事

ABO垂耳执事

麟潜
我不小心把他的白月光踹出了八米远。…
其他全本46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