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啧。”周与别不满道:“你别在小苏老师面前败坏我的形象。”

“你的形象还用我败坏吗?”周与媛抱起双臂,给了弟弟一个白眼,随后一秒变脸,笑着跟苏桉打招呼:“你好苏老师,我是周与别的姐姐,周与媛,不介意的话你可以叫我媛媛姐。”

苏桉弯唇,“媛媛姐,你叫我苏桉就好。”

“好,那姐也不跟你客气了。”周与媛直言,“苏桉,你长的比照片好看多了,我弟弟就该长你这样。”

即使已经经过两轮周家人的夸赞,苏桉却还是会在这般直白的夸奖面前感到脸热,“没有没有,我也是普通人的长相。”

周与媛给苏桉介绍袁栩,“这是我丈夫,袁栩。”

“你好,苏桉。”袁栩说话时温温和和,眼中带笑,“你可以跟周与别一起,叫我姐夫。”

苏桉:......我怀疑你们全家一起套路我。

“姐夫。”苏桉还是跟着周与别的称呼走。

周与媛夫妻俩不着痕迹对了个眼神,从对方的眼中都看到了同样的笑意。

“小苏,过来吃饭了。”周妈妈慈爱的声音传来,“不用管别人,你快来吃饭。”

“哎,阿姨,这就来了。”苏桉应了一声后,突然有点不好意思,他轻咳了声缓解自己的尴尬,“我们过去吧?”

周与媛拉上袁栩的手,“走,正好饿了。”

苏桉看向身旁的周与别:“怎么不走?”

周与别目光哀怨,“小苏老师还记得有个我?”

“你不是在这里站着吗?”苏桉微微歪头,一脸不解的样子。

“说你聪明吧,你能看出我的心思。”周与别抬手在苏桉头上用力揉了两把,“说你笨,你又看不出来我因为什么别扭。”

苏桉躲开周与别的手,严肃拒绝,“不要随便碰我的发型。”

“好。”周与别弯腰低头,“摸吗?”

“什么?”

“我的头发。”周与别扬起唇角,慢悠悠道:“随便你摸。”

苏桉的表情一言难尽,“周与别。”

“嗯?”

“春天还没到,你不用开屏。”苏桉说完自己先笑出了声儿。

周与别见他笑了,也直起身体,“走吧,去吃饭。”

“好。”

苏桉二人是最后到的,但大家都在等他们。

当周家所有人带着善意温和的目光望过来时,苏桉顿觉心头暖意十足。

“小苏啊,来来来,你坐阿姨身边。”周妈妈跟苏桉招手。

“来了。”

没等苏桉拒绝,周与别已经推了他一把,直奔周妈妈身边而去。

二人落座,大家开始吃饭。

周家的饭桌很热闹,没有吃饭不许说话的规矩,三个小朋友坐在一起叽叽喳喳,莫名开始比赛谁吃饭吃的快。

大人们看着觉得有趣,却也不断叮嘱慢一点,别噎着。

苏桉话不多,多数时间都在安静听大家说话,对于从小就没怎么享受过父慈母爱的苏桉来说,这算是一个新奇的体验。

原来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可以是这样氛围的。

苏桉也发现,在周家的周与别,跟在外面完全不一样,他很放松,跟姐姐互怼起来也毫不留情。

“小苏啊,客房已经收拾好了,今晚你们都留下来住吧。”

周妈妈此话一出,苏桉惊的眼睛都圆了几分,“不了阿姨,晚一点我们就回去了。”

“这样啊...”周妈妈有些失落,但随即就朝苏桉笑笑,“那下次来,一定要在家里住下,多住几天,好不好?”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乐文楼【lewenlou.com】第一时间更新《室友他暗恋我》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印象底色:许亦斌文艺活动笔记

印象底色:许亦斌文艺活动笔记

许亦斌
故事片段节选记忆。琐碎的事情中提炼至少是自己需要的,在这里记录下了自己的写作履痕印记……从萌芽到成长,也许我们还没有机会收获结果。过程却给予了我们丰富的知识,这是体验也是成长。
其他连载45万字
甜蜜诱惑

甜蜜诱惑

艾灵
一个夏天的傍晚,因为一个偶然事件,她的生活彻底改变。面对嘲笑她的人群,她的自尊心严重受挫,她也大病一场,妈妈为此而下岗……
其他全本28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手握玄天珠,云雀神兽为坐骑

手握玄天珠,云雀神兽为坐骑

笑若伏羲
关于手握玄天珠,云雀神兽为坐骑:(真正的凡人流,无系统)上山采药得机缘造化。踏上了修仙之路。最终经过层层凶险成就大帝。那是个兽,来,乖乖来我的锅里,做我的晚饭吧,什么?你不好吃。独家配方绝对让你香味四溢。
其他连载48万字
诡秘医生

诡秘医生

敲门我都应
“陈医生,我好像是得了精神分裂,要不就是闹鬼了。”“每天洗头的时候,我都感觉有人在旁边看着我。”陈楼看了眼骑在病人脖子上的那道诡异的人影,然后对患者温柔的安慰道:“要相信科学,不要胡思乱想。”“好好吃药,明天一切都会好的。”
其他连载7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