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楼【lewenlou.com】第一时间更新《当能听见白月光心声后》最新章节。

季烟汀狼狈地坐在地上,目光怔怔落在地面,足足懵了五秒钟,耳边整个世界都像是陷入了一片寂静,只余下头顶和背后的好几道视线,在这个失温又安静的世界里格外醒目。

紧接着,所有鸡皮疙瘩起立发出了刺耳的爆鸣声,每个毛孔都在疯狂叫嚣着妄想逃离这一切,脱离这场糟糕尴尬的意外,缩进自己的龟壳里最好别再出来。

她飞速爬起来,拍了拍衣服,企图保留自己最后一份颜面。

【我要死了。】她无比绝望,【请上帝看在我不浪费粮食的份上,送我去天堂。】

周予酌再也忍不住,笑出了声。

季烟汀:“……”

她甚至都没有脸去问他为什么笑,只是轻咳了两下,拍了拍衣角,佯装无事发生地搬起椅子坐下。

门口的人群在看过热闹后收回视线,重新陷入了自己的聊天中,声音渐起,而她却始终觉得如芒在背,忐忑不安。

周予酌尽量克制住唇角,清了清嗓,问:“你刚……没事吧?”

【有事!我很有事!!!我有事到恨不得把这个世界一起炸了!】

【我!居然在周予酌面前!摔了个狗吃屎!】

【够了,我要跟这个世界同归于尽!啊——】

季烟汀手指往里蜷了蜷,摇头,淡淡道:“没事。”

“真没事?”周予酌表示怀疑。

【他再敢多问一句,我先送他上西天,再自刎以洗清我身上的罪孽。】

季烟汀平缓地呼出一口气:“嗯。”

他忍笑:“那就好。”

季烟汀抬眼,目光浅浅从他身上掠过。

【哦,原来一张帅气的脸上也能出现如此令人恨得牙痒痒的笑容。】

周予酌悄悄抿住唇。

好了,不准笑了,忍住!再笑她就真的要生气了。

-

自入了秋之后,天暗得越来越快了,五点钟落日余晖半边天,五点半晚霞只剩下了天际一点微红。

夏阿姨来得早,骨头汤炖了很久,排骨肉被炖得很酥,汤里还加了玉米、木耳、蘑菇,咸淡正好,锅口一开,热气四散,香味扑鼻。

……就是季烟汀喝了太多次了,骨头汤再美味也遭不住一直喝,她甚至一度怀疑未来她再也不会想喝骨头汤了。

除此之外,餐桌上还摆着盘咸鹅与刀豆土豆。

“这咸鹅是前两天亲戚来看我正好捎过来的。”夏阿姨笑着催她,“小季,你尝尝,可好吃了,别的地方都买不到的。”

季烟汀不太爱吃这种咸货,于她而言肉质太硬太咸,但也不忍心辜负夏阿姨的一番好意,便象征性夹了一块,咬了一口,点头:“嗯,好吃。”

“是吧,这是我们那儿的特色菜。好吃你就多吃点。”

季烟汀一边用力咀嚼着嘴里那块梆硬的鹅肉,微笑着颔首:“嗯,好。”

于是,这一夜,她的梦里出现了一只排骨精和一只鹅妖,排骨精拥有呼风唤雨的能力,鹅妖拥有钢铁般刀枪不入的身躯,两只妖怪为了争夺它们的食物——也就是她,大打出手。

尘土飞扬间,她尖叫着抱头鼠窜。

逃亡路上还遇到了周予酌,他双手抱胸,邪恶地伸出了一只脚,绊了她一下。季烟汀“砰”的一声一屁股摔在了地上,哇哇大哭,而他站在她身侧哈哈大笑。不远处打架的两只妖怪依旧在尘土飞扬……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乐文楼】地址:lewenlou.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桃花锤子
一觉醒来,陆浓不仅结了婚,还有了一个十六岁的继子和一个二岁的亲儿子。老公三十六,身居高位,忙于事业,和陆浓年龄差达十四岁之多。这还不算,原来她穿进了一本年代文里,成了男主体弱多病的早死小后妈,在书里是个背景板的存在。陆浓:……早死是不可能早死的,先苟好小命再说。甲鱼汤、桂圆莲子鸡汤、银耳莲子枸杞汤、灵芝乌鸡汤……陆浓忙着给自己养生保命,没想到补着补着男主和男主他爸看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对。男主:看来我
其他全本6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