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云浮灯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乐文楼lewenlou.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清泉池边,两三根翠竹。

泉落剑圣,之所以有这个名号,是因为其成名剑法“不渡”是在奇景此生泉旁所悟。

最后其居所也修建在依山傍水之地,设了隐匿法阵,寻常人等难以踏足。

赵和曦走过露水沾湿的青草旁,闻到竹叶特有的清香,睫毛上落满清晨的寒霜,轻声道:“回禀师父,弟子从明镜台中得归,”顿了顿,“青光摇剑法有所突破,但并未取得赤心铁。”

在她的身前,泉落剑圣李暮辞站起身,青色的衣角擦过碎石青草,乌发如墨黑,薄雾里的侧脸看不分明,周身透出些淡淡的疏离来。

“唔,那再等等吧,一个月后再进明镜台一趟找一次。”

许多人千辛万苦也得不到一次进入明镜台的机会,在剑圣口中却是稀疏平常。

师父的话语之中,并没有丝毫对于她的责怪之情。

但是赵和曦就是忍不住去想,如果是换了旁的师兄师姐,这一趟明镜台之行,想必赤心铁手到擒来。

如果是当初师父收的徒弟是……琼慈,是不是早就突破青光摇大圆满了。

她素来稳重,即使心头如何愁肠百结,此时是一句话也没有多说。

李暮辞:“你见过祁峰薛氏的后人吗?”

赵和曦:“见过的,他随我妹妹来青阳郡,观其剑法,很有大家之风。”

与宋夫子信中所言倒是相符。李暮辞素来少话,但是这桩事着实是太过蹊跷,道:“十年前,我去过流云郡一趟,在妖物口中救下过一个男孩。”

赵和曦很快反应过来:“十年前流云郡就有妖物入侵了吗?那个男孩,就是如今的薛公子?”

李暮辞:“应该是。”

他从薄雾中走出,每走一步,那些本来淡淡的疏离之感全都化为真切的肃杀之意,身后所负之剑仿佛和他融为一体,留下深深浅浅的阴影。

“我救他之时,他右臂已断,灵脉被废,看来这些年机缘不小。”

声如玉石相击,却透出浓浓的寒意来。

“和曦,我和你一同前去青阳郡。”

赵和曦想到某种可能性,心重重一跳。

李暮辞抬眸看了眼徒弟,这最小的徒弟,天赋并非卓绝,但刻苦程度在他见过的所有人之中,也可排前列,只心性略微差上三分,少了剑客应有的杀伐果断。

“即使寻不到赤心铁也无妨,我去鹿鸣山找几块星陨石也是一样的。”

赵和曦一怔,很快反应过来师父是在宽慰她。以师父的性子,能说出这番话实在难得,她浅浅一笑:“谢谢师父,我会继续努力的。”

*

看完薛白赫的热闹,琼慈不得不开始面对自己逃避了很久的……夏季考试。

她开始闻鸡起舞,每天觉也没睡醒,就开始背书,什么《阵法详解》《兵书十二》《兰英草与合舒花共同栽种的可能性》……

九玄是心疼坏了,每天变着法子给琼慈做好吃的,念叨着:“辛苦了辛苦了我的大小姐,等考试完给您做一桌满汉全席。”

琼慈背得昏天黑地,祝满星特意给她送了一大堆书卷,上书“白雪却嫌春色晚,故穿庭树作飞花”一句。

每当琼慈昏昏欲睡之时,将书卷之展开,室内便犹如雪落,她浑身打着寒颤,神思方能清醒几分,能将书背进去了。

琼慈背得憋闷,在书院里寻了一处没人的亭子,看看风景,有一搭没一搭地背着书。

她正值心烦意乱之时,连路过的一只蚂蚁都看不顺眼,更何况是薛白赫这个,提前进入书院,却不用参加夏季考核的大闲人。

——“你没事的话就去帮师父种田,别在我面前晃,很烦的。”

薛白赫于是去灵田处,帮着华璋尊者将改良后的种子种下,直到傍晚时分才归来。

——“你跑哪里去了?你是我的未婚夫好吗,你未婚妻在这里受苦受难,你倒会去躲清闲。”

薛白赫:“?”

祝满星刚好和朋友们经过这座亭子,见了这一幕,朋友信誓旦旦道:“看来琼慈这未婚夫确实对她不好。”

祝满星忧心忡忡,一步三回头。

听取了前日的教训,薛白赫于是每日端茶递水,还特意学了青阳郡最新流行的糕点。

糕点做成了两只小兔子的样子,外里是乳白色,内里有特意熬制的红豆馅。

琼慈一手托腮,一手拿着糕点吃。

赵诀意和赵七圆从幽远的小道里走来,见了这一幕,赵七圆是瞪大了眼睛,摸摸下巴:“诀意哥,怪不得琼慈姐不喜欢你呢,你这辈子都不能这么低声下气吧。”

赵诀意脸一黑,道:“闭嘴。”

赵七圆笑眯眯地同琼慈打了招呼,道:“琼慈姐,复习得怎么样了,我向何夫子打听过了,符箓考‘落雷符’。”

琼慈笑答:“好,多谢!”

赵诀意打量了琼慈两眼,见她眼底青黑,面容憔悴,道:“除了落雷符,应该还有花雨符。”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桃花锤子
一觉醒来,陆浓不仅结了婚,还有了一个十六岁的继子和一个二岁的亲儿子。老公三十六,身居高位,忙于事业,和陆浓年龄差达十四岁之多。这还不算,原来她穿进了一本年代文里,成了男主体弱多病的早死小后妈,在书里是个背景板的存在。陆浓:……早死是不可能早死的,先苟好小命再说。甲鱼汤、桂圆莲子鸡汤、银耳莲子枸杞汤、灵芝乌鸡汤……陆浓忙着给自己养生保命,没想到补着补着男主和男主他爸看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对。男主:看来我
其他全本66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48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