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寻岚既不觉得虞沉想闻自己的信息素这件事有什么问题,也不觉得自己让虞沉闻闻自己信息素这件事有什么不合适的。

毕竟虞沉和他都是alpha,他们也不是男同,那想闻就闻了嘛,又不会闻了就变成男同。

真正的好兄弟还能坦诚相见一起洗澡呢,他跟虞沉互闻个信息素这才哪到哪啊?

就是自己对虞沉存在等级压制,云寻岚担心他靠腺体直接释放的信息素有威压,会让虞沉感到不适,才选择了体.液扩散这一方式。

给自己戳完新耳洞后,云寻岚瞥着指尖上沾染的血迹,毫不在意地抽了纸将其擦去,右手腕处的光脑手环却在意极了:“光脑手环监测到您的身体有局部出血点。是否需要为您呼叫医生包扎伤口?十秒内未作应答,视作默认。十、九、八……”

“不需要。”

这点小伤包什么包?云寻岚无奈地打断光脑的倒计时,将纸捏成一团握在手心,视线汇向虞沉:“你闻到了吗?我的信息素。”

他听见alpha的声音似乎更哑了:“闻到了。”

云寻岚好奇问他:“像艾莉安西娅的那款冰淇淋吗?”

虞沉说:“不像了。”

青年闻言长长“啊”了一声,语气有些诧异:“不像吗?”

虞沉注视那双金瞳缓缓点头:“不像。”

那朵被他融化在舌尖的冰淇淋是冷的,它的气味也是冷的,可云寻岚的信息素是炙热的。

“一点都不像吗?”银发alpha还在疑惑,他甚至朝虞沉这边倾了倾身体,邀请另一个alpha嗅闻自己的信息素,“你再确定一下。”

“云寻岚。”

虞沉第一次当着青年的面,完整地呼唤他的名字:“把你手里的纸给我就可以了,上面也有你的信息素。”

云寻岚垂眸看了眼掌心里的纸团,正准备告诉虞沉这是他准备丢掉的垃圾,就察觉前行的车子停了下来,同时倪春的声音通过车载扬声器传出:“殿下,我们到了。”

虞沉却没动,他像个消极怠工、懒散懈慢的职员待在原位,又像是离经叛道,图为不轨的异端,朝云寻岚伸出手掌,睨着他直呼其名:“云寻岚,把它给我。”

这一瞬,上位者与下位者的身份似乎发生了调转。

虞沉变成了那个手握重权的掌控者。

他的语气是强势的,口吻是命令式的,所有举动都能称之为造次放肆,说出的每个字眼都充斥着强烈的攻击性,遍布着顶级alpha在易感期内对同类的敌意——他在压制云寻岚,却也仍是在继续试探云寻岚。

而云寻岚作为银河帝国的皇子、作为一个拥有强大威压的顶级alpha,他不应该、也没必要、亦不可能被一个等级低于自己的alpha压制住。

云寻岚应当反抗、应当震怒、应当训斥他的无礼狂妄。

偏偏这些云寻岚都没有。

但他也没有在虞沉面前表现出温顺和驯从。

他只是自己按下开门键打开车门下了车,轻轻摆手对等候在外面的倪春和洛蒂说:“你们都走吧,让虞沉送我回寝宫。”

“是。”倪春和洛蒂闻言看了虞沉一眼,应声离开。

虞沉沉默地跟随在云寻岚身后。

那团纸还被青年握在手心里,走了几步后,银发alpha忽地顿住脚步,停在一簇花丛前道:“我的血液很特殊,沾染它的一切物体都需要销毁处理,所以这团纸我不能给你。”

说完,俊美的alpha微微俯身,背后的银发随动作在月色中摇晃出丝绸一样的光泽。

虞沉看见他摘下一支含苞欲放的荔枝玫瑰,递到自己面前,金瞳里溢满了温柔的笑意:“不过它和我的信息素几乎完全相同,虞沉,你用它确定吧。”

这支玫瑰最终被虞沉带回了宿舍。

他又没开灯,只打开了窗户靠坐在墙边,望着手里的玫瑰反刍忖量今晚他和云寻岚的每一段对话,揣摩那些对话里暗藏的玄机,推敲云寻岚说出它时心里的意图。

然而以外不同的是,这一回,虞沉思考出了答案。

尽管这个答案很不可思议。

荒谬绝伦到和云寻岚第一次会面时就被他排除了。

可这世界上的真相只有一个,当你排除一切不可能的情况后剩下的那一个,无论有多么难以置信,那都是真相。1

虞沉幽幽盯着掌心中央羸弱单薄的玫瑰,指腹在冰凉的花枝上缓慢地摩挲,像是在抚摸某个人纤细的脖颈。

但他又觉得那个人后颈应该是温热的,一口咬下去还能感受到脉搏恍若挣扎般鼓鼓的跳动。

这一联想叫alpha在易感期内比平常更加渴望咬破腺体、进行标记行为的犬齿愈发牙痒。

只是虞沉的卧室里仅有一支无法被标记的玫瑰。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乐文楼【lewenlou.com】第一时间更新《听说你在骂我老婆?》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总裁她别有用心

总裁她别有用心

久暮非石
宁桃是个颜控。入职第一天,她给朋友发信息,陆总长的真不错,脸和身材都是我喜欢的类型。就是可惜作风太严厉,还不近人情,这样的女人肯定不适合谈恋爱。没成想第二天朋友就给她寄来了一本书,说是可以学习的好东西。宁桃打开一看,封面赫然写着:《霸道女总爱上我》,更要命的是,她拿着这本书翻看的时候,还被陆风晚给抓了个正着。宁桃尴尬的瑟瑟发抖脚趾头抓地,正想着要如何解释,却在不久后又把咖啡撒到了陆风晚身上。宁桃:
其他全本67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