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人不秃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乐文楼lewenlou.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虽然隔着头套,但乌依雅肯定白兔的脸色一定非常精彩,说不定脸上的肌肉正在抽筋。脑补到白兔因为过于生气而晕厥,乌依雅心里笑翻了。

“这是什么味道,好臭啊,能洗得干净吗?”

悲伤蛙完全没发现乌依雅的异常,以为她真的不知道散发的是什么臭味,一本正经地跟她说:“是臭鸡蛋的味道,这么臭可能不太容易洗干净,头发肯定更难洗。”

乌依雅一脸同情:“那真的也太惨了,不过为什么臭鸡蛋只砸在白兔屋里,我们其他人为什么没被砸呀?”

悲伤蛙:“对啊,为什么我们没被砸?”在乌依雅的提醒下,她越想越觉得这问题可以深究,然后没心没肺地说:“会不会是因为白兔喜欢穿白衣服,就比较惹眼?”

“没准真是这个原因,白兔真的穿得太好看了。但是就算嫉妒白兔的美貌,也不至于半夜拿臭鸡蛋砸人吧?”

“事情真的好诡异,白兔也太倒霉了。”

“是谁干的抓到人了吗?摄制组怎么说?他们的监控有用吗?”

突然被推到风口的值班的工作人员,一脸茫然,嘴巴开开合合,半天说了句:“好像不是人为,但是奇怪的是,它们居然避开了所有监控。”

乌依雅故作害怕,“不是人为,难道是……阿飘?”

悲伤蛙突然感觉后背发凉,紧紧抱住乌依雅不松手,“别吓我啊,我最听不得这个。”

“天呐,是不是白兔干了什么缺德事,阿飘显灵了。”

“你们瞎说什么呢?”她俩你一句我一句,说得白兔恨不得掐死她们,但理智使她还保持着一贯的人设,并没有爆粗口。

见白兔愿意搭话,乌依雅立马追着她问:“那你说是什么?你是不是看见扔臭鸡蛋砸你的东西了?”

悲伤蛙小声地纠正:“不是臭鸡蛋,是臭鸡蛋果。”

“没错,是臭鸡蛋果。”乌依雅非常从善如流地接受了悲伤蛙的纠正,“那白兔你看见用臭鸡蛋砸你的是什么东西了吗?快告诉大家是不是阿飘?”同时一脸好奇地看着她。

白兔快让她逼疯了,明知是什么却不能光明正大地说。

其他嘉宾在一旁看着,都没打算开口。

终于狐狸听不下去了,语气带了一丝讨好,他说:“鱼鱼你们先别说了,具体怎么回事还要再查一下。”

乌依雅叫他的态度刺了一下。

怎么?这就出来护着人了?

乌依雅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周满把话头接过去,“想知道真相很简单,我昨晚计划拍摄萤火虫,相机正好在监控死角,大家有没有兴趣看看拍到了什么好东西?”

乌依雅避着人瞪他一眼,明明是她支的相机,什么时候变成他的了?

闻言白兔脸色一变,除她之外,其他人对相机里的东西或多或少带了些好奇。

为了所有人都能更好地看到拍摄画面,周满的做法是在客厅用投影仪播放。

影像忠实地展现了一群吼猴是如何避开监控,又是如何把窗玻璃砸开将白兔砸得满身粘液。

“哈哈哈……”

所有人看向声音发出的地方,乌依雅一脸憋笑,“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笑的,但是真的好好笑。”

“鱼鱼你可以不要笑我吗?我现在很难过。”白兔红着眼,眼底带着泪光。

乌依雅突然哽住,没想过对方会示弱求同情。

白兔对坐在她旁边的狐狸说:“可以让我一下吗我想去洗个澡。”

狐狸赶紧站起来,动手扶住她,“我送你过去。”离开前,他回头看了乌依雅一眼。

乌依雅现在不关心他的想法,跟剩下的人来句总结陈词:“白兔就是太柔弱了,所以会被猴子欺负,像我这种既蛮横又不温柔的女人,谁都不敢欺负我。”

悲伤蛙:“鱼鱼才不蛮横。”

*

事后,乌依雅跟周满复盘,“我表现得咋样?”

周满斟酌了一下,委婉地说:“话有一点点多。”

乌依雅仔细一想,自己那天好像话真的有点多,和平时不太一样,“那你觉得会有人猜到是我干的吗?”

“大家可能会有一些联想。”

乌依雅瘫倒在椅子上,一脸颓废,“我果然不适合干坏事。”煤球在脚边撕扯她的裤脚,把她的脚当成捕猎对象。

周满安慰她:“你没有干坏事,是她自己咎由自取。”

他这么说,乌依雅心里好受多了,坐直身体和煤球玩耍。它这几天吃得好,又不用担惊受怕,精神状态好了很多,一身黑毛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出绸缎一样的光。

乌依雅摸它的小脑袋,它不乐意,爪子抱着乌依雅的手用犬齿细细地磨。

周满趁机偷拍它的小屁股,说:“这家伙该去看看兽医,我明天拆石膏的时候带去,你要不要一起?”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印象底色:许亦斌文艺活动笔记

印象底色:许亦斌文艺活动笔记

许亦斌
故事片段节选记忆。琐碎的事情中提炼至少是自己需要的,在这里记录下了自己的写作履痕印记……从萌芽到成长,也许我们还没有机会收获结果。过程却给予了我们丰富的知识,这是体验也是成长。
其他连载45万字
重生始于1992

重生始于1992

任鸟飞
重生1992,过没羞没臊的幸福快乐生活。交流群:狼血(285060942已满)狼血2(193734793新建)V群(294684407,需要全订,老新书均可,进群发粉丝值验证)。
其他连载82万字
横刀十六国

横刀十六国

苍穹之鱼
五胡乱华,衣冠南渡,北国沉沦,尔曹夷狄禽兽之类尤称帝,况我中土英雄,何为不得称帝也!
其他连载13万字
强势宠溺:老公坏坏坏

强势宠溺:老公坏坏坏

桃花姬
睁开眼睛,她发现自己被抓奸在床,订婚宴毁了,老爹死了,家被人抢了,还有谁比她更惨!?但是更让她郁闷的是她竟然和她的“奸夫”结婚了!喂喂喂说好的交易为什么要动手动脚的,还有你能不能不要那么强势的给我那么多宠溺,小心我会上瘾!戒瘾的过程很痛苦的好不好!“老公,我成功的戒瘾了,…
其他全本234万字
重生八零嫁给全军第一硬汉

重生八零嫁给全军第一硬汉

九羊猪猪
【宠妻,三胞胎,军婚,先婚后爱,追妻火葬场】还没好好享受人生的她,一朝穿越到八零年代,开局有点不妙!成了作天作地,奸懒馋滑,嗜赌成性的军属公害,军人老公还想跟她离婚!不怕的!男人只会影响我赚钱的速度。咱斗极品、虐渣渣,靠着双手一样打造出一番新天地,不但将小日子过的红红火火,还带着军区大院的女人们一起发家致富。面对成功后身边一双双看向妻子的炙热眸子,身为全军第一硬汉的老公磨了磨牙,搂住她纤细的腰肢,
其他连载17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