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线》转载请注明来源:乐文楼lewenlou.com

自苏扶她们带上姜早之后,回岳城的进程慢了下来,姜早的容貌太甚,尽管她已经遮住双眸,但却别有一番风情,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无法,苏扶也只能挑些小道走,尽量远离城镇。

就在苏扶以为可以顺利到达岳城时,姜早在幽州,救下一个男子。那男子不过十五六岁,还未及弱冠,脸上满是倔强,他衣衫粗陋,磨得姜早白净的手指泛了红。

浮玉不满,正想出声斥责,被苏扶止住了。苏扶看了看男子的穿着,并不是什么富家少爷,应当是个平民百姓,也不知如何落至这般田地:衣衫破裂,身上带有不少伤疤,有些没有进行处理已然生了脓疮,还有苍蝇围绕在他身边,不过他的眼睛很亮,里面孕满仇恨。

姜早将他带回,怎么也不肯为他处理伤口,浮玉也瘪嘴躲到一旁去,只有苏扶不嫌弃,给他清理伤口,看见他这副模样,苏扶莫名就想起自己才失去亲人的那段时日,罢了罢了,世间多苦命人,能救一个是一个吧!

男子沉默,尽管苏扶替他清理伤势,他也仍旧未曾开口,更不听得他唤声“痛”,知道苏扶将他身上的伤口清理完毕,抬头才看见男子满脸的泪水,他嘶哑着声音,朝着苏扶道谢。

苏扶说不清楚自己此刻内心的震动,经过青州一事,她待人不似以往的冷淡,她开口询问男子,想要知道是否妖邪作祟,

“发生什么事了?为何会出现在悬崖边上?”

姜早是在悬崖边上遇见这个男子的,浮玉天生喜爱仙草,惯是喜欢去摸宝,姜早也跟着她一路,不过这次倒不是浮玉捉弄姜早,是姜早自己去悬崖边上碰运气,谁知在那里遇见这男子,他已然坠下山崖,姜早用丝带将他缠了上来,而另一群人在看见男子坠崖后就离开了,也就未曾知晓这男子被救了下来。

男子用粗旧的衣裳抹掉满脸的泪水,声音带着哭腔,“爹娘唤我狗蛋,您叫我徐二便好。”

很多百姓为了子女好养活都会给他们取贱命,也是小名。徐二家中原是幽州的一户屠户,家中世世代代以买肉为生,徐二的爹生得高大,幼时因着玩刀不慎在胳膊留下一道长长的伤疤,不过他外表虽然凶狠,但性格却十分柔和,与乡里乡亲的关系都很好。

徐家世代住在幽州,徐二的爹娘感情甚好,徐二长这么大从没见过他娘与他爹红脸,两人和和睦睦过了半生,养育着徐二和他姐姐,甚至还将徐二送去学堂上学,将姐姐送去绣坊。

徐家一家原本是过得很幸福的,可有一日,因着徐屠夫去绣坊接女儿晚了些,徐茵就不见了。

绣坊的人说徐茵自己离开了,可她没有回到家中,徐二一家急疯了,在幽州城里城外彻夜寻徐茵,可怎么也没有寻到。

过了几天,有人在乱葬场发现了徐茵的尸体,仅凭尸体都能看出徐茵身前遭受了非人的折磨,浑身青紫,脖颈上的伤口是致命伤,徐家一家赶到时,那伤口还在渗血,徐二的母亲承受不住这番打击,晕了过去,徐二看着自己爹攥紧了拳头,他从未见过他爹哭,那日,他爹在乱葬场,泣不成声。

徐屠夫与妻子商量了半宿,将徐二送至远方亲戚家,远方亲戚住在青州,徐二是行至半路才发觉到不对的,不过这个时候他已经离开幽州几日了,徐二想要让马车回去,却被马夫拒绝了,见他实在挣扎得厉害,马夫将徐二打晕,带去了青州。

这并非一般的马夫,他是徐屠夫花光家里银钱聘的镖师,就是为了能将徐二安全的送去青州。

徐屠夫散尽了家中的银钱,才隐隐得到一点线索,那日幽州来了个大人物,也有人曾见过徐茵被拉扯上了那架豪华的马车,可是没人敢出声制止,在那之后,徐茵的尸体就在乱葬岗出现。

徐屠夫找了好些人,才隐隐得到一个答案,那日,是户部侍郎的外甥回乡,户部侍郎,那可是正四品的大官!没有人敢去阻止,尚在花季的徐茵就生生断送在那辆马车之上。

徐二的娘哭了好几日,硬生生哭瞎了眼,她知道丈夫要去做什么,她很支持,“我们不求茵儿和狗蛋一生能有多大的造化,只求他们能够平平安安。孩子他爹,你去吧,去给我们的茵儿报仇!纵然我们只是一介屠夫,可我们也有儿女,我们也有自己的底线!”

她握着徐屠夫的手,脸上满是坚定,“他爹,纵然是黄泉路,我们夫妻也得一块去寻茵儿!她惯来怕黑怕冷,若是我们不在她身旁,茵儿她,该怎么办呢?”徐屠夫泪流满面,同样握紧了自己妻子的手,

徐二去往青州,在那里他会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但是他们不能离开,他们得复仇,得为自己的女儿报仇!

徐屠夫出门后,他夫人就将早日备好的毒药吃下肚,静静等待毒发。徐屠夫并未直接拿着刀上门,他是前去李家做工的,李少爷那日是来了兴致,随意抓了一个女子,并不知道那女子姓甚名谁,不过就算知道了他也不会放在心上,区区一个女子而已,他可是户部侍郎的外甥,谁敢动他!

徐屠夫在李府潜伏了好几天,探清李公子的行迹之后才选择动手。双拳难敌四手,徐屠夫只伤到了李公子的手臂就被下人拿下了。

李公子怒不可遏,下令将徐屠夫剁成肉酱,他坐在一旁欣赏,却觉得这人与自己前几日玩弄致死的女子很像,“莫不是前几日玩弄的女子是你女儿?”李公子露出□□,整张脸显得阴狠,“滋味可真特别!”

李公子凑近到徐屠夫面前,低声道:“你想知道她怎么死的吗?惹得本公子不喜,本公子将她赏给下人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那女儿,是被活活玩死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饭团团饭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乐文楼lewenlou.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快穿之炮灰爱看戏

快穿之炮灰爱看戏

慵懒的羊
(无固定cp+快穿)沐曦意外身亡与心愿系统222绑定,从此以后到各个位面就多了个吃瓜看戏的小妖精,心情不好还会拆个cp虐个渣。沐曦本想着做个小透明,在角落悄悄地看戏,奈何瓜总吃到自己身上,非要逼着进行炮灰逆袭。【故事纯属虚构,请勿代入模仿!女主三观不代表作者三观,不喜勿喷!作者新手,文笔不好勿喷!】(新手作者,没有明确的大纲,有可能脑子一抽,剧情都跑偏了。哈哈哈!喜欢看的就看,不喜欢的就当娱乐,求
其他全本136万字
龙族之武圣路明非

龙族之武圣路明非

夏天单车和猫
穿越到高武世界的路明非,被人看成习武奇才,修成了天下第一后回到龙族世界。他已经不是那个衰仔,曾为天下第一,被武林中人尊称为阎罗的路明非,哪怕没有龙血,也紧握了至强至暴的权与力。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所有的阴谋和欲望,都只是小丑罢了。“楚师兄,要向奥丁挥刀么,跟我习武吧。”“凯撒,要反抗家族么,跟我习武吧。”“绘梨衣,世界上最温暖的地方是哪里,天空树么,我们一起开家小店怎么样,别怕,绘梨衣才不会死,有我
其他连载327万字
印象底色:许亦斌文艺活动笔记

印象底色:许亦斌文艺活动笔记

许亦斌
故事片段节选记忆。琐碎的事情中提炼至少是自己需要的,在这里记录下了自己的写作履痕印记……从萌芽到成长,也许我们还没有机会收获结果。过程却给予了我们丰富的知识,这是体验也是成长。
其他连载45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沧海神剑

沧海神剑

水星的猪
少年出走,执剑天涯。这条寻仇的孤独之路上,怎样才能新旧相顾,恩义两全?
其他连载472万字
梦见水星

梦见水星

两只陈橘
简介:【改成he了,自割腿肉青春疼痛,大写加粗,v前随榜更】【微博:@两只陈橘】【丧系咸鱼少女·肆意天之骄子】【李槜,音同醉】*文案一:朋友聚会,酒喝过一轮,不......
其他连载1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