熏风吹澜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乐文楼lewenlou.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马炎凤沉吟道:“女娃子,我预料得没错,没你不行。”

我抿唇不语。

不是没有我不行,而是没有乔染音不行。

陶安染,你就只能活在乔染音的阴影下吗?

胸口有些发闷,我深吸一口气。

“走吧。”

众人在我刚才指那个地方,找到了被青石板掩盖的入口。

我和马炎凤过去的时候,青石板已经被人挪到一旁,落满灰尘的地面上嵌着个黑漆漆的正方形洞口。

这洞口很是规则,足够容纳两人并排进入

汤警官拍了拍手上的灰,脸上带着惊喜。

“小陶,你是怎么发现这里的?”

怎么发现的?当时是因为我有乔染音的记忆。

我垂下眸子,低声道:“直觉。”

汤警官当了快二十年的警察,一眼就看出我在撒谎,但他并没有拆穿,笑笑道:“感谢你的直觉。”

马炎凤看着众人开口道:“我不能和你们进去,万一我不小心被那东西吃了,我灰飞烟灭事小,她变成魃就麻烦咯。”

我心脏猛猛一跳。

马炎凤在十五栋里吃了这么多恶鬼,很可能已经成了传闻中的鬼王。

我居然和鬼王走了一路......

马炎凤眸光沉了沉,看向我们的眼神里是藏不住的担忧。

“我这趟的目的是把这女娃子送来和你们汇合,目的达到了,我就该走了。”

“你们务必注意安全,活着回来。”

张子君沉吟片刻,问道:“那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抛开刚才的那点小摩擦,张子君是很敬佩马炎凤这个人的,自然也会关心他之后的去路。

马炎凤面色如常,声音平静却掷地有声。

“只要道心在,鬼道和人道也没有太大区别,我要改修阴法鬼道了。”

“对咯,我妹妹之后要来芙蓉镇办件事。”

马炎凤看向我:“女娃子,在这里的所有人中,我最信得过你,你帮我照看一下她,等她拿走马家的东西就回川市。”

川市距离芙蓉镇这么远,马家怎么会有东西在芙蓉镇?

尽管心里奇怪,但我依旧点点头,道:“好。”

“多谢。”

说完,马炎凤化作一片黑烟消失了。

我们排成一个队列,顺着石阶往下走。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