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子时,滚雨落下,劈里啪啦地敲打着屋檐窗扇,施绾柔轻轻翻个身,折起被褥一角,确定身旁林贤没有被惊醒,才蹑手蹑脚地下床,支开半窗,焦急地望着偏院方向。

火早就该燃起来了呀!怎么回事!

一双锦履重重碾着地上只烧掉一角的纸灰,黑沉的眸子凝视过来,高翘的眼尾添上几分邪气,左手接住些许廊檐掉落的雨水,高垂着手掌,夜雨顺着指尖浸湿纸张。

她甩了甩手,声音近乎无情,“喜儿,即便我没发现,你抬头看看这场雨,火也是烧不起来的。”

发现金元宝不在包袱里时,林越舟就意识到不对劲,她很确信自己装足了金元宝放在包袱中,除非有人进过她屋里动了手脚。

她不在院里的时间很多,有人想做些什么,不难。

喜儿双膝颤个不停,跪倒在廊下,大姑娘无形间施加的压力让她喉咙发紧,胸口剧烈起伏几下后才敢张口,“姑娘...误会了,喜儿看姑娘近半夜未归,担心姑娘才寻至偏院,这火...是风把纸吹起的,不是姑娘想的那样!”

她半蹲下来,直视着喜儿冷笑道:“我怎样想的不妨告诉你,你发现我派小珀买了祭奠用品,猜测我要祭拜生母,于是提前在我准备的包袱中动了手脚,等至半夜一路尾随,赌的就是我会折至院中取被你藏起的金元宝。”

“趁这时间,你放火烧院,等我回来,你再大声疾呼,让所有人以为是我祭拜生母失火造成的。然后呢?你图什么?”

“不...不是这样的!”喜儿眼神飘忽,嘴里只会一再重复,平日里自己最是伶牙俐齿,可现在除了一概否认,竟寻不到一个合理由头。

“我告诉你她图什么!”林越舟拽着对方衣袖猛地站起,浓黑的瞳仁与暴雨夜融为一体,“她不满我祭奠生母,一而再再而三地借由她捏造出的过错让父亲厌我弃我,她怕我取得父亲的信任,更怕她的主母位置不保!”

喜儿愕然,怔在原地半张着唇,不可置信地盯着她,姑娘在院中从未发过脾气,即便下人失手打碎瓶盏,姑娘也没有过一句重话。

怎么今夜倒像是疯了一般?

“喜儿,我说的她,是谁你自然知道。”林越舟倏地松开对方衣袖,神情转瞬变得漫不经心,从后腰间掏出红绒鞘匕首把玩着,“桑国律法有云,放火烧官廨宇及私家舍宅的人,处三年有期徒刑;纵火造成的损失满五匹,流放二千里。”

喜儿闻言瑟缩,可刚刚一番话提醒她想起了幕后之人,捏着袖子强自镇定道:“姑娘说的是哪的话?这儿哪有火,姑娘虽是主子,平白诬陷人的话也是不能说的。”

“时间不早了,姑娘早些回房休息,莫要淋雨伤了身子。”

说着绕过她身侧,低头快步往阶下走去。

不过转眼间,颈侧一凉,喜儿低头瞥见一抹寒光正抵在自己下颌处,她吓得连连后退,失声尖叫着撞到廊柱。

可雨声太大,声音像被冲散了般消失无痕。

“我查过你,你和福儿是曾妈妈从外面买的,跟在施绾柔身边五年,凭着张巧嘴深得她喜爱,福儿心实,凡事都听你的,所以在施绾柔跟前混得也不错。”

喜儿躲在廊柱后大口倒抽着凉气,一双眼因为惧怕险些瞪出眼眶,她想到姑娘那日带血回院的模样,心下一沉,今天怕不是要交代在这了,于是手脚并用地扒在柱子上,不肯撒手。

看这模样,林越舟险些没忍住笑意,不过还是强憋住了,师傅跟她说过,这世上的人多是畏威不畏德,怀远不怀恩,有时你需吓他们一下,才能好好坐在一桌上分析利弊。

“我回来后你应该发现我和施绾柔相处得并不愉快,她把你两放在我身边,其实摆明了你们两个是棋子,在必要时刻也可以是弃子。”

“你胡说!”隔着廊柱喜儿漏出一张脸来,过度的惊惧让她短暂忘却彼此的身份,“夫人待手下人一直不错,她是继室,与你不和算是人之常情,对你自是不会像二哥儿、三姐儿那般好,可吃穿月钱这些一概是不少的。你这般说她,多有不敬。”

“哦?你比我想象中还要向着她。”林越舟饶有兴趣地哼了声,“那在你看来,她唆使你放火也是为了我好?”

“我听夫人院里说了,你嘲笑二哥儿,夫人只是想出...”话说到一半,喜儿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不该说的,看向她的目光都变得没有底气起来。

“呵。”她把匕首收入鞘中别至后腰,放松地倚靠在另一根廊柱上,微眯着眼盯向对方,“你认识若锦吗?”

“若锦?”喜儿慢慢探出半个身子,小心翼翼地答道,“一个院的当然认识,她随夫人上船南下岐州,我和福儿随三姑娘先来的江州。”

“回来后你见过她吗?”

“曾妈妈说她偷盗船上东西,被罚回乡下庄子了,不准我们多打听。”

林越舟双手交叉抱胸,哂笑道:“真是满口胡话,八十大板打下去,人都废了,再放到庄子里去不管不问,有多少成算能活?”

“你若继续留在施绾柔身边,她,就是你的前车之鉴。”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乐文楼【lewenlou.com】第一时间更新《女匪爆改京城女富商》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其他连载646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总裁她别有用心

总裁她别有用心

久暮非石
宁桃是个颜控。入职第一天,她给朋友发信息,陆总长的真不错,脸和身材都是我喜欢的类型。就是可惜作风太严厉,还不近人情,这样的女人肯定不适合谈恋爱。没成想第二天朋友就给她寄来了一本书,说是可以学习的好东西。宁桃打开一看,封面赫然写着:《霸道女总爱上我》,更要命的是,她拿着这本书翻看的时候,还被陆风晚给抓了个正着。宁桃尴尬的瑟瑟发抖脚趾头抓地,正想着要如何解释,却在不久后又把咖啡撒到了陆风晚身上。宁桃:
其他全本67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