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逢夏》转载请注明来源:乐文楼lewenlou.com

今晚月光颇好,透过窗帘缝隙溜进来落在床尾,留下淡淡的白。

夏筠披着头发靠在床头,耳边听着田地里蟋蟀和昆虫的叫声,心绪和这些声音一样。

犹豫着要不要回复,毕竟现在也不早了,不如等明天。于是放好手机,躺下准备入睡。

明明方才睡意很足,此刻却半会睡不着,她翻了个身,背对手机。

躺了会,起身靠在床头,摸过手机盯着对话框,先安抚自己的心绪,然后编辑信息回复。

夏筠:[刚睡,你还没睡?]

信息刚发过去,那边就有了回复。

韩拓:[也是刚躺下,问一下你睡了没有。]

夏筠:[马上了。]

韩拓:[我睡不着。]

很简单的四个字,好像意有所指。

夏筠:[是不是今天没出去所以不累。]

韩拓:[下午我绕着另一边海岸线骑行,其实挺累,不知道为什么暂时没有困意。]

她觉得这个话题有些危险,便编辑信息:[那你有没有拍照?有好看的发几张看看。]

这次对面没有立刻回复,一会发来几张照片,是和昨天不同的风景,每一张都很美。

夏筠:[很美。]

韩拓:[多谢夸奖。]

脑海里浮现出他弯着唇角,笑着道谢的样子;再或者噙着笑意姿态慵懒地斜靠在门边。

夏筠:[明天准备去哪些地方?]

韩拓:[还没想好,也许还去附近,也许离开去别的地方。]

别的地方。

她没再追问,只回复:[那注意安全。时间不早了,我困了,先睡了。]

那边没有很快回复,等她躺下将薄被子拉至脖颈处,把自己裹得紧紧的,电话响起一声。

从被子里伸出左手拿过手机。

[晚安,夏筠。]

她放下电话,没再回复。闭上眼,脑子里闪过某些片段,想着想着,困意渐渐涌上来,不知何时,伴着窗外的蝉虫鸣叫睡了过去。

次日,天气有点阴。太阳背过身,躲进了云层里,时不时又跑出来吓人一跳,等认为今天是大晴天,它又调皮躲了进去,像是和人在捉迷藏。

夏筠起得不早不晚,九点的样子。彼时舅舅已经去镇上开了门,她和外婆吃过早饭,一时无事,想去铺子里看看,顺便帮帮忙。

昨天回来的时候也没留意街面的新铺子,买了东西闷头就走,也不知道具体位置在哪里。

外婆领着她去了,铺子在镇子下段路,昨天夏筠没路过。镇上居民原本挺多,但年轻人基本出去了,留下的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或中年人。

开始她以为铺子开起来会没什么人,没想到去的时候已经有十来个人在,看装扮大部分都是打听着来或者误入这里的游客。

有的吃完饭在镇上转一圈,随后就离开了;有的觉得这里人少安静,风景也不错,打算住几天,打听着哪里有住处。

夏筠对此不清楚,外婆却很清楚,热情地把镇上唯一的民宿告诉他们,并告诉他们价钱一般是多少,要是对方乱喊价,多半是想宰人。

那些游客觉得张文敏很精神有趣,搬个小木凳坐在铺子外的台阶上和她聊了半会天。

夏筠在里面帮舅舅端端菜,或者客人需要什么她及时回应。

中午的时候,她和外婆在舅舅铺子里吃了饭,到下午五点左右,基本没什么人,偶尔来一两个镇上的人,多是单身或者懒得做饭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48万字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桃花锤子
一觉醒来,陆浓不仅结了婚,还有了一个十六岁的继子和一个二岁的亲儿子。老公三十六,身居高位,忙于事业,和陆浓年龄差达十四岁之多。这还不算,原来她穿进了一本年代文里,成了男主体弱多病的早死小后妈,在书里是个背景板的存在。陆浓:……早死是不可能早死的,先苟好小命再说。甲鱼汤、桂圆莲子鸡汤、银耳莲子枸杞汤、灵芝乌鸡汤……陆浓忙着给自己养生保命,没想到补着补着男主和男主他爸看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对。男主:看来我
其他全本66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