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两欢喜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乐文楼lewenlou.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谢恒倒是真不知自个儿何时又惹这位性格刁蛮的贵女生气了,值得她明晃晃地以要与季嘉琼结为连理这样的事来“威胁”于他。

生活不易,谢恒叹气。

这都叫什么事儿啊?

好在一旁的孙望亭倒像是更着急一般,语气急迫地道:“这可怎么成?就长乐那性子……表兄竟也能忍受得了?”

沈知韫闻言,有些惊诧地看向孙望亭。她这般急不可待地贬损季嘉琼,看起来倒像是中意谢恒一般。

沈知韫蹙眉,她以往竟然没察觉到这妹妹的心思。

许是沈知韫的神色太过有深意,孙望亭霎时也反应过来,她方才那般说辞,恐会招人误会。

她不着痕迹地往旁边睨了一眼,不自在地解释:“表兄别误会,我并非说长乐不好的意思,只是婚嫁大事,总是需要慎重才是。”

沈知韫眉心微动,却因自个儿这会儿占着谢恒的身体,总归是不好多言。

三人各怀心事,竟一时沉寂了下来,再无多言,更未察觉沈逢时离开了片刻,再回来时,身旁已多了位翩翩郎君。

要说这位郎君,众人皆不陌生,这便是定国公府的宋屿宋从厚,京中出了名的才子,又因他身份显赫,如今论起京中贵妇心中的女婿人选,宋屿是当之无愧的魁首。

宋屿与沈逢时皆曾在万象书院念书,两人交情甚笃。方才沈逢时去出恭,恰好瞧见宋屿,便邀了他一同前来。

“世子。”

宋屿一进屋,先与沈知韫见了礼。

对这位闻名于外的才子,沈知韫是早有耳闻的,只是这位宋才子似乎深居简出,不常在世家筵席上露面,故而两人并不算熟稔。

不过对于宋屿这般才学出众的人,沈知韫向来不吝于好脸的,这会儿又顶着谢恒的身份,更不必太注意所谓男女大防了。

“从厚兄多礼了,快快请坐。”

沈知韫自认这话并无不妥,却并未察觉到沈逢时和谢恒脸上的异色。

宋屿亦有一瞬的诧异,但很快遮掩过去,仍旧是一派谦谦君子之态。

几人寒暄一番,方才点好的饭食也陆续端上了桌。

这琼楼无愧于汴京第一酒肆之称,所做的饭食除却色香味俱全,就连摆盘也格外精致、别出心裁。

“延川兄、从厚兄,请。”

醉仙酿香气扑鼻,饶是沈知韫不好饮酒,但闻得那香味,也忍不住浅酌两杯。

她举起那做工精细的酒杯,邀沈逢时和宋屿同饮。

郎君们举杯同饮,女郎们则一面小声说着话、一面进食。

沈知韫抽空也听了一番,她们说的无非就是如今京中时兴的衣裳、首饰,又或者哪家的小娘子又出了什么丑……

这些闲篇儿听得沈知韫心有戚戚,有心想接话,又因着如今的身份,只得作罢。

沈知韫暗暗叹气,而后又不自觉地看向谢恒。

他没与孙望亭几人说话,只神色冷清地坐着,颇有几分遗世独立之感。

许是心有所感,谢恒扭头,恰与沈知韫对个正着。

谢恒挑眉,那神情就差明晃晃地问沈知韫为何那般瞧他了。

沈知韫掩饰般轻咳了两声,又扭头与沈逢时、宋屿说起话来。

谢恒见状,不由得有些气闷。他与宋屿颇有些不睦,沈知韫不知内情,这会儿倒是用他的身份与那宋屿相谈甚欢。

这般想着,又听那宋屿颇为感慨道:“从前对世子多有误解,借此酒向世子赔罪,过去如有开罪之处,还望世子海涵。”

沈知韫这才知道谢恒与宋屿之间生出过龃龉,难怪自宋屿进屋,谢恒便缄口不言了。

只是她如今却犯了难,若是喝了这杯酒,岂不是代谢恒将他与宋屿的嫌隙一笔勾销了?她自认不好做这个主。

可若是不喝,那宋屿是沈逢时的好友,又会落了沈逢时的脸面。

喝还是不喝?

沈知韫有些踌躇。

正当她犹豫不决之际,谢恒冷不丁开口了:“表兄,你那酒再不喝就快吹凉了。”

众人不解谢恒为何会突然开口,但沈知韫却是知道的——

谢恒这是让她接了宋屿的酒,也是在解她的困。

有了谢恒那话,沈知韫再没有顾虑了,笑着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借着擦拭酒渍的时机,沈知韫又偷偷瞧了瞧谢恒。

他的神情瞧不出喜怒,可却让沈知韫心底生出些异样。

别说宋屿,她从前何尝不是对谢恒多有误解?

可近些时日发生的事,却一次又一次颠覆了她对谢恒的看法。

寒冬腊月,他毫不犹豫跃入水中救她;在她因异魂而心烦意乱之时,他总是能三言两语抚平她的焦躁;今日,他也看出她的为难,替她解困……

罢了罢了,看在这些事的份上,谢恒去春满楼、连累她被晋王责骂一事,她就不追究了吧。

沈知韫盯了谢恒片刻,谢恒不是一无所觉,只是他懒得去探寻沈知韫在想些什么,索性没理会她。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印象底色:许亦斌文艺活动笔记

印象底色:许亦斌文艺活动笔记

许亦斌
故事片段节选记忆。琐碎的事情中提炼至少是自己需要的,在这里记录下了自己的写作履痕印记……从萌芽到成长,也许我们还没有机会收获结果。过程却给予了我们丰富的知识,这是体验也是成长。
其他连载45万字
快穿之炮灰爱看戏

快穿之炮灰爱看戏

慵懒的羊
(无固定cp+快穿)沐曦意外身亡与心愿系统222绑定,从此以后到各个位面就多了个吃瓜看戏的小妖精,心情不好还会拆个cp虐个渣。沐曦本想着做个小透明,在角落悄悄地看戏,奈何瓜总吃到自己身上,非要逼着进行炮灰逆袭。【故事纯属虚构,请勿代入模仿!女主三观不代表作者三观,不喜勿喷!作者新手,文笔不好勿喷!】(新手作者,没有明确的大纲,有可能脑子一抽,剧情都跑偏了。哈哈哈!喜欢看的就看,不喜欢的就当娱乐,求
其他全本136万字
我无限流大佬的身份被曝光了!

我无限流大佬的身份被曝光了!

我和读者比命长
上野真曾经是个炫酷的无限流大佬,不过他退休了。他选了个小世界,过上了有事业有老婆的幸福的普通人生活。直到有一天,大家的脑袋上面忽然出现了一个排行榜。随机给大家介绍一些,世界卧底排行榜第八名啊,最神奇的......
其他连载8万字
[原神]提瓦特搞钱手札

[原神]提瓦特搞钱手札

林萦
看着系统帮忙统计出来高达十位数的最终结果,苏河僵在原地。如果数字前没有一个‘-’,那将是完美的遗产。哦不对,即便是负数也是遗产,只不过继承的财产变成债务。如今放弃继承是不现实的,唯一的出路就是接受系统......
其他连载8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疯了吧,你管这叫检察官

疯了吧,你管这叫检察官

功夫猫爷
本书又名《半岛:无法无天李议员》一名穿越者,肆虐半岛的故事。(PS:有少许的黑暗向,无法接受的请绕道)主线任务:激活系统。支线任务1:存活一百年,以议员的身份成为半岛政坛常青树,直到百岁那年,彻底激活系统,踏上诸天之路。以《新世界》、《王者》、《局内人》等电影为综合背景,穿插其他电影,以及部分都懂得。
其他连载19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