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虎跃,光彩万千。

玄荒世界中,那二十多万流云宗门人是各执手段向着神丘大陆岳阳洲青山飞来。

十天之后。

就在沐长生耐心静等弟子们的归来之时,距离青山百万里之遥的玉虚城却是热闹斐然。

这也不知道是弟子们有意安排还是无意碰撞。

以沐流云为首的几大亲传弟子与一众门人皆是相聚在此。

“哎呀,这不是老三吗?许久未见还是那么潇洒!”说这话的主人,正是沐长生的亲传大弟子沐流云。

“是啊,千年未见,不知大兄过的还好?”

张远辰是第一个到的,刚到城中就听闻有一大能在此设宴,明言要款待流云之人,所以一听到这事儿,张远辰便有了兴趣。可刚一进入,他就发现这哪儿是什么旁人,分明是自家的大师兄。

“哈哈,过的不如你呀,流云书院院长~”沐流云是嘿嘿的怪笑,就和千年前一般未褪去好玩的心思。

“岂敢岂敢,大兄这么多年闯荡,远辰也是听到过一些的”张远辰是面带笑容的谦和回应,宛如谪仙一般。

而这么多年,沐流云是游走于五大陆四大洋。

起初他刚下山就想着要如何扬名立万,可与各大宗派比斗了十年,他便觉的没意思了,因为他觉的这么争斗下去只能唠叨些名声,除此之外什么也捞不着不说,还有可能被群起而攻之,就和三四万年前的元静楚一样。

一觉的没意思了,索性他就乔装打扮,装作普通修士游历起了世间,有时是跟人去洞天福地闯荡探宝,有时却是和凡人樵夫谈天说地,总之任何事情只要是他觉的有意思的都回去掺和一脚,有时是站在人族一边,有时是站在妖族或魔族一方……

渐渐的,随着时间推移,沐流云这玩闹的性子便也就传了开来,被世人尊称玩闹仙人。

因为他每次参与都是浅尝辄止,一旦觉的不好玩没意思了,就会退走也不管当场的人是如何看待……

当然,也不能说这千年之久,沐流云没什么长进。在这漫长的时间里,他也得到了许多闻所未闻的事情以及得到了一些天地蕴养的至宝,就比如他此时手中的一枚戒指。

这枚戒指无名,外表看起来是青绿青绿的但不透光泽,却泛着极其强悍的道韵波动,据众人推测这枚戒指至少是个高阶灵器。

“哟,原来是你们啊!”沐流云与张远辰正坐在屋子里闲谈,一道声音就由远及近的传了过来,抬头望去,只见此人是身着灰色麻衣,背后带着一个斗笠,而在身侧是站着一位气质不俗的女子。没错,这俩人正是王亦松母子!

“见过二师兄,柳娘”一见到这二人,张远辰是赶紧起身拜见。

“拜见柳娘!”而沐流云也是站起了身来拜见,可言语中却并未提及王亦松。

“嗯”柳姻梦是面带笑容的看了看几人,而看到沐流云的之后却是笑着摇头……

“大兄,这五百年间还好么?”王亦松是笑盈盈的看着沐流云。

在五百年前,这二人是幕后操盘对弈了一局,把沐流云气的不轻。

当时,听闻万妖海域中出现了一枚下品仙器,吸引了各族前往夺宝,沐流云与王亦松自然也得到了这个消息。

随着二人陆续赶到,映入眼帘的是波涛汹涌的大海与百族的争斗。随着时间的推移,战斗是愈发的激烈无数修士死在这万妖海中,看到这惨烈的一幕,这二人不由自主的就移居到了幕后,笼络了一万多人就准备夺宝。

可不知为何,众人越是深入海底就越感觉队友散出的威能越大,而沐流云与王亦松都是面带黑巾穿着凡人服饰,藏身在各自的人马中当老六。

等两个人设计坑死了所有人后就去夺宝,可沐流云没想到,藏身在人群中的王亦松却是早就安排了后手,还没等他摸到仙宝就被七位大乘境修士给围了起来……

自然那海底的仙宝就到了王亦松的手上,等到沐流云想辙溜走之后才发现自己被人算计了,就开始调查是谁阴了自己一把,可查来查去到了最后却发现,阴了自己的人居然是自己的师弟……

再到了后来,二人是见了一面大打了一次,搞的天穹大陆的西南边陲少了三十座栾天巨峰……

不过,打完之后的沐流云也是服气了,因为这师弟居然在各个方面都不亚于自己,自己也只能是和他战个平手!

这要知道王亦松只是个普通高阶根骨:灵剑道体,是完全没法跟自己的三阳道体相比。

在这一次斗法之后,这兄弟俩就开始了暗自较劲了,也不说谁要杀了谁。他们就是为了要恶心对方办不成事儿。

对于这二人的较劲,柳姻梦也只是笑笑,她知道这俩人从小就是这样,都是在互相比着。只不过王亦松是藏在心里,沐流云是表露在表面。

当然了,王亦松母子也不是单纯的走有,他俩有时会为了钱财去给各大势力做打手,有时也会因福地遇到敌人争斗,但好在有着沐长生赐予的那块玉牌,这母子二人是多次险败为胜活了下来。

虽说他俩没闯荡出什么名声,但任谁见了都得道一声弘明上人与素正仙姑。

我们再说回来。

虽然这沐流云与王亦松有些较劲,但他俩知道现在要马上归宗了,要是让他们的师尊知道非得揪着耳朵骂不可。

沐长生,当然不会阻止弟子们有竞争,但是这种竞争得必须是在控制之下的,要不然必定会出现同门相残的事情出现。

“哈哈,亦松师弟这五百年我可是美的很呐。我跟你说那海族的圣女可是一绝!私藏的宝贝是数不胜数!等下次你我一起……”

看着二人又像死党一样坐到了一起,柳姻梦也不知道该说啥好了。

就在几人谈天说地聊着千年来各自遇到的事情时,一声呼啸就从这玉虚城的上空传了过来。

“谁?!给小爷下来!”察觉到这虎声,沐流云是没好气的道,现在的他正憋着一股邪火没地方用呢。

如言出法随一般,声音落下的瞬间,玉虚城中就响起了一阵摇晃。

“谁啊!敢拉老子下来!”跌落下来的人是骂骂咧咧的就朝修为散出的地方奔来。

可刚一进来,这个人就傻了,原本的怒意转变为笑脸“哟,都在呢!”

“哟,刚刚谁在骂骂咧咧的啊~”沐流云嘿嘿的笑着。

“大兄,谁骂骂咧咧了,你告诉我,我非把他嘴给撕烂不可!”没错,这跌落的人正是沐长生的养子,沐定之小名虎子。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乐文楼【lewenlou.com】第一时间更新《玄幻:打造无敌仙宗》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徒谋不轨:师尊很高冷

徒谋不轨:师尊很高冷

倾心心
夜舞霜,拥有着两个灵魂,她一心想要摆脱掉那个人,却连死都无法摆脱掉她的存在。死后重生到富家一方的大小姐夜舞霜身上,全城的人都说夜舞霜疯了。夜舞霜最大的敌人,从来不是别人,而是自己,既然连死都没有办法摆脱掉自己,那么,这一世,我一定会用尽一切办法摆脱掉你,哪怕是粉身碎骨,灵魂跌入幽冥深渊,万劫不复,也在所不辞。夜舞霜:“师兄,你说有没有一种办法可以杀死灵魂的?”师兄:“听说,冥界深渊,有一处洗魂潭,
其他连载14万字
印象底色:许亦斌文艺活动笔记

印象底色:许亦斌文艺活动笔记

许亦斌
故事片段节选记忆。琐碎的事情中提炼至少是自己需要的,在这里记录下了自己的写作履痕印记……从萌芽到成长,也许我们还没有机会收获结果。过程却给予了我们丰富的知识,这是体验也是成长。
其他连载45万字
[原神]提瓦特搞钱手札

[原神]提瓦特搞钱手札

林萦
看着系统帮忙统计出来高达十位数的最终结果,苏河僵在原地。如果数字前没有一个‘-’,那将是完美的遗产。哦不对,即便是负数也是遗产,只不过继承的财产变成债务。如今放弃继承是不现实的,唯一的出路就是接受系统......
其他连载8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