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笔为念念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乐文楼lewenlou.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中原春短,加起来也不过两三月的好时光,因为人们反而更加珍视。几乎天气好的时候,人们都会去郊野乡下走走,喝酒赏花,兴之所至更是直接露宿乡野,听取虫鸣夜语。

世家大族更是热衷于此,每每在天气晴好之日携朋带友,呼奴唤婢,热热闹闹地穿街过巷去往郊外好风景的所在。

与寻常百姓最多雇一辆驴车或直接步行去郊游不同,世家贵族的郎君女郎们每次出行都要动用十几辆牛车。牛车相较马车速度更慢,可以边喝茶,边惬意地赏景。

前几辆牛车内里装饰精美,其内的座椅上铺着丝绢棉花垫子,中间的小几上放着热茶和茶点,这是用来供郎君女郎们乘坐的。

跟在其后的几辆牛车上装着的是郎君和女郎们的衣裳以备外宿之时可以随时更换衣裳。婢女奴仆们则是坐在盛放书籍琴棋之物的牛车上,方便那些天价的古籍古琴。

最后几辆牛车上则是装的取暖的毯子、毛毡帐篷、搭帐篷的木台、锅碗以及各种美酒吃食。这样即便在野外,也能睡在温暖的帐篷内,吃到热乎可口的吃食。

陈氏兄妹和风林隐坐在最前面的牛车上,沿路上的百姓都投来艳羡的目光。一对刚从乡下进城的兄妹也站在人群中望着他们,其中的哥哥跟身边人打听:“大叔,这些人怎么气派,他们都是什么人啊?”

旁边被称呼大叔的人上下打量了下衣衫褴褛的兄妹俩,话语中不自觉地带了些都城百姓的傲慢:“他们你们都不知道啊?他们可都是中原的世家贵族,贵族你知道么?”

见外乡人摇头,大叔更鄙夷了,不耐烦地说:“贵族你都不知道,你让我怎么跟你说呢?!总之就是你十辈子也追赶不上的人!”说完就不再搭理这个外乡人了。

外乡人名唤张萦,一直住在边境,他们本来在边境生活的好好的,虽算不上特别富贵,在当地的生活也算是过的不错。张家在边境经营着一家小小的药房,父亲心疼母亲操劳,每次上山采药都会陪着去,没想到,就在三年前,他们一起去采药时,母亲一脚踩空,父亲着急去救母亲,伸手去拉时也跟着坠了悬崖。

身体原本康健的祖父也在得知自己唯一的儿子也没了之后,受不住打击瘫倒了。

半年前家中相依为命的祖父也去世了,临终前让他拿着信物来南川投奔一位故人。张萦变卖了家产带着妹妹离了故乡,没想到的是,兄妹二人路上又遇到了劫匪,钱财被他们搜刮干净不说,连他们二人都差点被他们卖给他人当奴婢。幸好张萦是懂点儿药理,帮其中一个劫匪治好他母亲的病。为了报恩,那个劫匪便偷偷将二人放了。

他们脱身后跟着流民一路到了南川,此刻已经是身无分文了。

张萦也抬头看向渐行渐远的牛车,口中喃喃道:“竟需要十辈子么?”

一旁的妹妹抻了抻他的衣袖,小声说道:“哥哥,我饿了。”她此刻才五岁,正是不禁饿的时候。

张萦悄悄捏了捏早已经空空的钱袋,也小声说着:“溪儿再忍忍啊,等今晚找到祖父的故人,我们就能好好吃一顿了。”

他的话一出,一旁的大叔以为他是从乡下来打秋风的人,更加鄙夷了,说出的话也愈加刻薄:“年轻人,我看你长得也算周正,又有胳膊有腿的,总想着蹭别人的就不觉得臊得慌?”

张萦知道他是误会了,只得苦笑道:“大叔误会了,我与妹妹路上遭了贼人,所以此时才米粮断绝。我二人并非那等偷奸耍滑之辈。”

“忒!”大叔啐了一口说道:“还说自己不是,这条街上要钱要饭的都是这套词。”说完再不搭理他,直接拂袖而去了。

张萦叹了口气,摸着妹妹紧张的小脸,安抚道:“溪儿莫怕。”

被唤溪儿的小丫头摇了摇头,笑着说:“嗯,溪儿不怕,哥哥也别急,溪儿不饿了。”

妹妹的懂事让张萦心里又是一阵心酸。祖父走的时候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他当时听了半晌,也只知道是要找一个姓齐的大人。等他到了南川才知道,都城竟然如此之大,姓齐的大人更是不知道有多少,要找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南川虽富有,对他们这些外乡人来说,却也是居不易。张萦本想着找些活儿干着,慢慢寻人。可是没想到,一个正经的活计都没找到。这几日,张萦便是靠着打些零工维持生活,可就连零工都是好多人争抢,他一个外乡人,不认识几个人,能轮到他的活儿都是钱又少又累的。他已经接连三日没有活儿了,昨日最后一个铜板也被他买了炊饼给妹妹吃,此刻真的是一个铜板也拿不出来了。

等围观的人群散了,他从口袋中拿出昨日自己那半块炊饼,递给了妹妹。

看着妹妹大口地吃着炊饼,他把腰带紧了紧,扭头四处看去。

不远处,一辆牛车旁立着一个婢女等着另一个半大孩子把采买的东西,从一家卖帐篷的店里搬出来。张萦见那孩子搬得辛苦,便嘱咐了妹妹等在原地,自己则跑过去跟着搬了起来。

有人帮忙,小五立刻觉得轻松了不少,很快便把女郎要准备的东西都搬上了牛车。

擦了擦汗,小五谢道:“多谢郎君。”

一旁的碧桃见这个年轻人如此热心也是很有好感,也跟着致谢:“多谢郎君帮忙。”

张萦连忙摆手:“不必客气,再说,我也不是什么郎君。”正说着话,忽然他的肚子不合时宜的“咕咕”叫了起来。

碧桃看着他囧红了脸,当下也不好意思给他钱财了,想了想她说道:“郎君可是遇到困境?如果郎君信我,可随我归家去,我家女郎定能帮郎君解决心中难题。”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调香大佬的吸金日常

调香大佬的吸金日常

屏却相思
高智商科学官云染穿越到一个被全网黑到自杀的少女身上,她照了照镜子,觉得有点辣眼睛,于是对系统下达指令:“参照我原来的身体,一键美颜。”系统:【很抱歉主人,系统能量不足,请收集能量后再进行身体数据改造。同时,系统友情提示,你的银行卡余额不足,即将饿死街头。】不过是赚钱而已,难不倒她。不光要赚钱,还要走上逆袭打脸之路,洗脱全网黑的污名。——即使公平从来都是缺席,我也要这个世界唯独对我公平。By云染旁人
其他全本113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沧海神剑

沧海神剑

水星的猪
少年出走,执剑天涯。这条寻仇的孤独之路上,怎样才能新旧相顾,恩义两全?
其他连载472万字
快穿之炮灰爱看戏

快穿之炮灰爱看戏

慵懒的羊
(无固定cp+快穿)沐曦意外身亡与心愿系统222绑定,从此以后到各个位面就多了个吃瓜看戏的小妖精,心情不好还会拆个cp虐个渣。沐曦本想着做个小透明,在角落悄悄地看戏,奈何瓜总吃到自己身上,非要逼着进行炮灰逆袭。【故事纯属虚构,请勿代入模仿!女主三观不代表作者三观,不喜勿喷!作者新手,文笔不好勿喷!】(新手作者,没有明确的大纲,有可能脑子一抽,剧情都跑偏了。哈哈哈!喜欢看的就看,不喜欢的就当娱乐,求
其他全本136万字
[原神]提瓦特搞钱手札

[原神]提瓦特搞钱手札

林萦
看着系统帮忙统计出来高达十位数的最终结果,苏河僵在原地。如果数字前没有一个‘-’,那将是完美的遗产。哦不对,即便是负数也是遗产,只不过继承的财产变成债务。如今放弃继承是不现实的,唯一的出路就是接受系统......
其他连载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