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沈叔你看见没!里头还有金子!”

眼前,偌大的院子被十几口棺材及几十口大木箱子填满。

原本覆满泥痕及腐烂气息的棺材盖子早被人掀开立在了院墙边。几十口大木箱子此时也都敞开着。在霞光映照下,更显得银光熠熠,更别说还有金光夹杂其中。

虽说金银都是俗物,但此刻正是这些俗物叫在场众人完全移不开眼。

他们可没见过这样多的金子银子!

“沈叔……咳!这些…公子有说过该怎么处置吗?”

这话一出,其余人立即转过了脸,一双双眸子里头的光完全不亚于眼前的银光。

往日沈弈待他们一向大方,吃喝不愁不说,若替他办成了什么事儿还能拿不少奖赏。不说别的,就说他们之中最能花银子的,那手里头少说也有个四五十两。兴许是以前穷日子过惯了,这儿大部分的人都喜欢银子,现在这么一座金银山摆在眼前怎么可能不心动呢!

对上面前一双双眼,被称作沈叔的中年男子本就肃穆的脸上再也憋不住笑意。

所有人见了这笑心中一松,下一秒便见他送怀中掏出封信对他们甩了甩。

“行了,公子早就发话了,这次你们做得不错,还不清楚公子这人一向大方?每人赏银二百!”

“二百两!”

“公子可真大方!”

“谢公子赏!”

听他们吵吵嚷嚷的,沈叔嫌弃地皱了皱眉,而后一抬手又开了口:“行了行了!吵什么吵,现在还不是你们能出去瞎胡闹的时候,公子还有事交代。”

“沈叔你就直说是什么事吧!我保准替公子马上办好嘞!”

“阿有你吹什么啊,公子可没指名道姓叫你替他做事!可悠着点,若是做不到可就丢脸了。”

听着他们你一句我一句的,沈叔叹口气,若站在这些混小子面前的是公子,他倒要看看这几个刺头还能不能说出一句话来。

“行了!都住嘴!一个个真能说!”

等呵斥完再扫过一圈,见一个个都老实下来后,他才继续开口道:“阿信你让人买下清州最大的酒楼,就用这里的银两,公子说了,金子都留着,以后另有他用,阿有你再去置办些田产,越多越好,银子有的是,另外公子还在信里写明了,现在你们里面谁要是不听安排的都去种田,以后公子可是打算做大事的,谁要是不想跟着干的趁早说,别到时候出卖了这儿所有人。”

被直接点到名儿的阿信阿有互相对视了眼,而后分别转过身看向身后站着的一个个人。

但凡是被他俩扫过的人都挺起胸膛堂堂正正与他对视。

看完后,阿信面上重新浮现起平日里那吊儿郎当的笑回身看向沈叔:“好了沈叔,别吓他们了,谁不知道我们都是被公子救回来的?若不是当年公子给我们饭吃,说不准哪天我们饿死在哪个暗巷了,我们这些人要是不跟着公子还能去哪儿啊?再说了,沈叔照顾了我们这么久,您真的舍得看着我们走?”

“……我为何舍不得,就你脸皮最厚!怪不得公子叫我看着你点!”

沈叔语气严厉可还是叫一旁阿有看出他的色厉内荏来。

“沈叔,阿信哥说的也不错,再说了,我还想叫公子帮我找媳妇呢。”

这厚脸皮的话居然说得出口……沈叔眼角抽了抽,但又清楚这阿有就是故意的。

他不应这话,只是又朝两人摆了摆手:“都去做事!记得安排好银子的事,金子先别动,你们都没忘公子的恩情就好!”

说完他便背过身出了这院子。

这时天已擦黑,上弦月从薄云中缓缓显露。

留下的所有人将银子重新装回箱子搬至一处地下入口前。

石洞内的余温几乎要将所有缸内的水蒸腾,一个个彪形大汉袒露着健硕的肌肉围在木桌前吃着肉喝着酒。

听到脚步声,他们一个个抬起了头颅往洞口望去,等瞧清楚了来人的脸,其中一人放下筷子拍了拍桌问道:“阿有阿信?你俩怎么来了?不是说今日又大事要忙吗?还是说沈叔又有话留给我们几个?”

不远处的火光将这些个汉子身上的汗渍照得一清二楚,等阿有阿信完全入到这洞中,他们忍耐着高温坐到桌前。

“事都做完了,接下来可要麻烦几位哥哥了,今日得了一大票,不过来路不正。”

“看来有不少?”得了阿信点头后,这大汉笑开了露出一口白牙来:“那这次公子说要赏多少?”

阿有朝他比了比手指:“两百两。”

“不少啊!”

几个高大汉子咂了咂嘴,而后齐齐放下筷子或是酒碗。

“那开始干活吧!你们东西抬来了没?”

“太多了,送到门口其他人就去吃饭了,几个哥哥开始搬吧,要不要我和阿有帮忙?”

话音刚落,阿信肩上落下一掌,差点没将他人推到在地……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乐文楼【lewenlou.com】第一时间更新《辅佐娘子上位》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总裁她别有用心

总裁她别有用心

久暮非石
宁桃是个颜控。入职第一天,她给朋友发信息,陆总长的真不错,脸和身材都是我喜欢的类型。就是可惜作风太严厉,还不近人情,这样的女人肯定不适合谈恋爱。没成想第二天朋友就给她寄来了一本书,说是可以学习的好东西。宁桃打开一看,封面赫然写着:《霸道女总爱上我》,更要命的是,她拿着这本书翻看的时候,还被陆风晚给抓了个正着。宁桃尴尬的瑟瑟发抖脚趾头抓地,正想着要如何解释,却在不久后又把咖啡撒到了陆风晚身上。宁桃:
其他全本67万字
这题超纲了

这题超纲了

木瓜黄
【晚12点前,偶有意外,勿等。】校园,互穿(间歇穿,会换回来的)屠榜杀手次次考第一学霸攻X翘课打架离经叛道学渣受七班许盛,临江六中校霸史上最野的一位,各科...
其他连载68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