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丁小尾巴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乐文楼lewenlou.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岩王帝君的死在达达利亚的计划之外,他很快又想到了另一份计策,就是利用被通缉的旅行者去筹办送仙典仪,接近岩王帝君仙逝的龙体查找神之心。

左枯是状况外的人,他该吃吃该喝喝,隔两天就去不卜庐泡药浴,每回刚泡出来都热得发慌,又差点犯病了,左枯被热到脑子不清醒时,胡话多起来,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住的。

一时没站住跟脚,倒头栽进白术怀里,他身上的药香嗅得左枯小腹发紧,躁意更强烈,烧得他忘了要起身。

白术冰凉凉的,靠着能够消暑。璃月的热是闷热,在通风的室内也热得不行,其他人倒还正常,就左枯不停冒汗,还想泡在冷水里。

白术倒也没在意他的冒犯之举,端详他的面相,病气收敛许多,可得不到抒发的身体会更加难耐,再憋下去,迟早有天会爆发出来。

“达达利亚还没吃到嘴?”

“他又背着我吃什么好吃的了!”

“……”白大夫无可奈何嗔他一眼,把左枯剥离自己的怀抱,他都要被捂热了,面颊红红的,“我差人给你做了几套衣服,穿上试试。”

“要花钱吗?”

“五千摩拉。”

“哦,记在北国银行吧,拿五万都没问题。”左枯换衣服去了,白术的住处没有隔间,浴室只用屏风隔起来,水声大得门口都听得见。大家都是男人,没什么好避嫌的,左枯在床前脱掉衣服,开始纠结新衣服怎么穿。

不像至冬国上衣随便一套,外套一披就完事了的,璃月的衣服要绑衣带扣子,左右衽还分不太清,穿得不伦不类,一双手伸过来,解了纠缠在一起的衣带。

房间燃着安神的熏香,日夜浸泡其中的白术身上也沾染不少,闻得左枯昏昏欲睡。

“抬腿。”白术贴心得竟是裤子都给他套上了。左枯有些别扭,也乖乖抬高腿,只穿短到腿根的亵裤,腿肉丰盈却不充腴,线条优美,肉感恰到好处,白术职业病犯了,想捏一捏,不过他及时忍住,抬头整理衣领,左枯脖子浮起薄红,还透出一层汗。

“这么热?”白术眼里带笑,使劲勒住了腰带,左枯被力道一带,再次落进他的怀抱,双手撑在男人肩膀,他浑身不自在说:“就……看着你好热。”

“呵呵,你倒是纯情。”

左枯疑惑,俨然没懂话中含义。这跟他纯不纯情有什么关系?

衣服穿的差不多了,左枯被转过身,白术摘了自己发上的簪子叼在嘴里,抓起左枯细软的头发。

“白大夫,疼疼。”

白术可不管他,动作迅速挽头发,耳后没有东西遮住了,凉快得左枯想感叹。

“照照镜子看怎么样。”

“谢谢白大夫,大夫真是妙手回春!”

铜镜里的左枯白衣素雅,颜色也不是纯粹的白,衣面绣纹是银色的,泛着蓝色的水光,重要的是,长袍的款式并不臃肿累赘,轻盈得好似只套上一层薄纱,并不影响动作。

衣口敞着胸膛,手臂则是光裸的,手腕处应了白术的要求用护腕遮住纹身,脖子上也缠了带子,说是在他解开纹身的由来之前,不要随便给别人看。

左枯不在乎,倒也还算听大夫的话,再次出院,他高高兴兴去了万民堂,行走如风,如果下摆不穿底裤会更舒坦。

“左先生,又来吃饭了?”来的不是饭点,万民堂也没那么热闹,香菱看到左枯,热情打招呼。

“嗯,老样子。”

小厨娘对饭量大又照顾生意的客人极为优待,当即就去准备新鲜食材了。万民堂的店面小,还挨着火灶无比燥热,左枯习惯性选择它对面的三碗不过港,能吹风还能听书。

“群魔并起,岩王帝君召集众仙……”说书人万年不变的开场白还是受人欢迎,不过岩王帝君人都没了,再歌颂功德他老人家又听不到。

左枯余光瞥见某人,对方也正在专注听书,喝茶的动作悠闲雅致,当即就招呼他过来一起吃饭了。

钟离没客气太多,刚一坐下,左枯就问:“你穿这么多不热吗?”

钟离却笑着回他:“心静自然凉。”

“那你的意思是我心不平静了?”

“你觉得它静,自然就是静的。小二,再要一壶茶。”

“这……”小二一脸为难,“您大早上就坐这里了,足足喝了三壶,茶钱还没给呢,还要再来一壶?”

左枯心知钟离又忘记带钱了,也不是什么事,就当买人情,“我给好了,还有点摩拉,拿去吧,不用找。”

“谢谢大爷!”

左枯心情不错,眉梢都挑着风发意气的笑,让他看着更难让人直视,“钟离,你这往生堂的客卿当着真没什么意思,还不如来我北国银行当顾问呢,工钱起码给的多。”

“呵呵,在往生堂就职并非是为了工资,而是较为悠闲,也适合发挥我的一技之长。”

“也是,不过你要是想跳槽,随时欢迎。”

跟璃月第一大闲人吃饱喝足,就去码头听他唠叨璃月历史,钟离的叙事虽不及说书人那么生动有趣,也条理清晰,能让左枯理解一二。

“大哥哥,大哥哥!买点莲子吧,刚摘下来的,很清甜!”几个小孩把左枯围住了,正好他也需要点零嘴解腻,直接买光,让钟离提着。

莲子是好吃,就是剥着麻烦,左枯吃了几颗就不想动手了,钟离倒是善解人意,剥得很快,都放进袋子里给他备着。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只宠不爱[重生]

只宠不爱[重生]

三千痴念
非出轨,追妻火葬场+狗血一觉醒来,温暮雨回到了三年前的婚礼当天。这一年的她二十五岁,和喜欢多年的文雪柔步入婚姻的殿堂。她知道文雪柔不爱自己,但依旧甘之如饴,想着一颗真心总能捂热对方。直到那个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妹妹的出现,温暮雨才知道自己原来从头到尾都只是个替代品。重活一次,温暮雨虽然放不下对文雪柔的执念,却也不想再爱了。既然你把我当替代品,那我也把你当替代品,只宠不爱。*人人都说“温暮雨爱文雪柔”。
其他全本104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