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岛树枝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乐文楼lewenlou.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一片嗡鸣在温泠月脑中炸开,说不清充斥着她的是怒火还是困惑,元如颂不甘的啜泣在身旁无限放大。

“你可当真?被阿颂你亲眼撞见了?”

几乎快要控制不住自己迅速涨起的怒意,温泠月显然比当事人还要气愤,顺手捞起在桌子底下骨碌碌打转的空壶就要起身。

元如颂一把拉住她,摇头,“自从冬祭开始我就鲜少去他的住处,都快成亲的人了还日日往书苑跑,好,他不理我,我也不理他就是,大不了这婚不成了!谁承想他竟然敢……”

三小无猜的关系悄无声息发展成如此,她知道阿颂的脾气。这丫头最是火爆,自小哪家小娃抢了她的东西都是要被阿颂追着骂半条街还连着报复好些天的。

徐衡则完全不同,是个连温泠月也能欺负得过的小怂包,虽说最大的是他,却也没少被元如颂气哭过。

只是他每回被元如颂骂骂咧咧欺负过去后总会再给她一颗糖,很小的时候温泠月总是不懂,被骂了还给她糖做什么呀。

但大抵元如颂也是不知的,只是每每怒意都会被一颗颗糖果平息,也就不再难为那书呆子。

“你别哭,阿颂,我带你去找他当面对峙。”温泠月气不过,折回来拉着她就冲下楼,途中似乎不打紧撞上个人,那人身子骨倒是硬朗。

匆匆道歉后赶路,不曾注意到后面那句熟悉的话。

“太子殿下您……”

未完的话被男人扬起的手制止,视线追随火急火燎的姑娘直到她消失在花楼。

“伏青在哪?”

*

书苑是徐家的书塾后院,据元如颂所言,徐衡大多数时候待在此处。

在闯进去前,她多次遭到元如颂的推辞,“小泠儿,我、我们还是不要去了罢。”

“为何?不质问你怎知不是你看错了呢?”温泠月不解,她虽对男女之情知之甚少,总觉着既然存疑便是要问个清楚的。

元如颂在临近书苑时拽着她的手忽地软了下来,一向强势的语调难得的轻了些,“我、我怕……”

“阿颂。”温泠月正了正色,不等她开口,书苑内看门的小厮便看了过来,谁知他的视线刚与温泠月碰上,就慌张折身跑了回去,一副见了鬼的模样。

行迹之诡异叫人无法不生疑。

此举一出,没等温泠月再对她劝解,衣袖倒率先被猛地拽过,顺带着整个人也被拉走。

“阿、阿颂你慢一点,我有点站不稳……”

方才还踟蹰不前犹犹豫豫的高个子姑娘此时不知从哪来了力气,被那小厮的动作一气,若生在身子里的焰气被簇地点燃。

“好小子,徐衡你真是好胆量,真当我元如颂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无名小卒?今儿我非得好好看清楚你到底想干嘛!”

不过一句话的功夫,温泠月被她一阵风似地穿过了书塾一大半,径直迈过三孔石桥来到小书苑里。

只是温泠月不懂的是,话都不会多说几句的书呆子徐衡,怎么会瞒着阿颂做这种事?

而且自方才开始,她总是觉得有什么东西始终跟着她。

完了,她们不会被什么脏东西盯上了吧。

可回头也无有任何不妥。

“小月儿,待会我做什么你都不要怕,待在我身后看着便是。”

元如颂一如儿时护着她的时分,使温泠月忘了答复,本想说她也要为她讨个公道的话也被少女正直的话音憋成了定定的点头。

压垮元如颂的最后一根稻草是窗子开着一道小缝,里面一抹春光乍现,遥远的记忆仿若从溢出的一股光里远远而来。

自幼她结识徐衡,其实早于小月儿。

元如颂出身将门,尊贵无边的将军独女身份其实本不必叫她特意去学个什么。

可元将军深知,闺阁女子也是要读上些书,以学识傍身,哪怕孤身一人时也不会被人欺负了去。

打那以后就开启了她和徐衡在徐家书院相识的十余年。

或许人的一生总是会与某个特定之人牵扯半辈子。

对于元如颂而言,那个人可能也只能是徐衡。

温泠月记得在她和她都年龄尚小的年岁里,邻家坏心眼的小男童曾为打趣她们提问:现在这么骄横如何,以后还不是要嫁人的?元如颂那么霸道,甭说玉京了,哪怕是禹游也寻不得一个能容忍的男孩。

那是温泠月第一次比元如颂还生气,追着男童打了三条街,极偶然的一次,元如颂沉默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徒谋不轨:师尊很高冷

徒谋不轨:师尊很高冷

倾心心
夜舞霜,拥有着两个灵魂,她一心想要摆脱掉那个人,却连死都无法摆脱掉她的存在。死后重生到富家一方的大小姐夜舞霜身上,全城的人都说夜舞霜疯了。夜舞霜最大的敌人,从来不是别人,而是自己,既然连死都没有办法摆脱掉自己,那么,这一世,我一定会用尽一切办法摆脱掉你,哪怕是粉身碎骨,灵魂跌入幽冥深渊,万劫不复,也在所不辞。夜舞霜:“师兄,你说有没有一种办法可以杀死灵魂的?”师兄:“听说,冥界深渊,有一处洗魂潭,
其他连载14万字
梦境指南

梦境指南

昆吾奇
一次偶然的熵减,星云中诞生了一个玻尔兹曼大脑。它像一只巨大的章鱼,古老的树根般的触手,穿过黑洞和时间的迷雾,爬满了整个银河系的过去和未来,其中的一只就伸进了你的大脑……当然,这不是触手怪的故事,这是关于梦和精神起源的故事,而一切都要从那个掌控了梦境的人说起……——PS:书友群756480385
其他全本263万字
沧海神剑

沧海神剑

水星的猪
少年出走,执剑天涯。这条寻仇的孤独之路上,怎样才能新旧相顾,恩义两全?
其他连载472万字
[原神]提瓦特搞钱手札

[原神]提瓦特搞钱手札

林萦
看着系统帮忙统计出来高达十位数的最终结果,苏河僵在原地。如果数字前没有一个‘-’,那将是完美的遗产。哦不对,即便是负数也是遗产,只不过继承的财产变成债务。如今放弃继承是不现实的,唯一的出路就是接受系统......
其他连载8万字
快穿之炮灰爱看戏

快穿之炮灰爱看戏

慵懒的羊
(无固定cp+快穿)沐曦意外身亡与心愿系统222绑定,从此以后到各个位面就多了个吃瓜看戏的小妖精,心情不好还会拆个cp虐个渣。沐曦本想着做个小透明,在角落悄悄地看戏,奈何瓜总吃到自己身上,非要逼着进行炮灰逆袭。【故事纯属虚构,请勿代入模仿!女主三观不代表作者三观,不喜勿喷!作者新手,文笔不好勿喷!】(新手作者,没有明确的大纲,有可能脑子一抽,剧情都跑偏了。哈哈哈!喜欢看的就看,不喜欢的就当娱乐,求
其他全本136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