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柳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乐文楼lewenlou.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从皇宫到天长山,自是无法朝发大殿,暮至行宫。而在第一天,永和帝及随侍的人们下榻在京郊的东山寺。当然,庙宇无法完全容纳这浩浩荡荡的队伍,大多数人不过在外搭起临时帐篷暂且歇脚而已。

高头大马被抽了鞭子后撒开蹄子地跑,守城门的兵士正想呵斥何人胆敢在夜里这般疾驰时却被身旁的人一把捂住嘴,只拽着人麻溜地给开了城门。

“你瞎了眼么?没看见令信?”好不容易送走了祖宗,兵士毫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人要出去咱麻溜地开门就是了!”

“怎的这么没眼力见儿,”他嘀嘀咕咕地抱怨,“真要给人拦住了,我看咱俩的命在阎王爷那儿马上就到生死簿最后一页儿了!”

佛门清净之地,帝后也不可同榻而眠,于是寺庙为之准备了对房。精巧的香炉里燃起了清幽的味道,与寺庙中的厚重檀香丝丝缕缕地缠绕在一起。木门被太监恭敬地敲过后推开,周公公站到永和帝跟前道:“陛下,陆大人已经带到了,就在门外。”

“叫他进来吧。”永和帝眼也不抬,“再去沏壶茶来。”

轮椅被轱辘辘地推到门前,然则在门框处却是卡了壳。陆闻砚却是谢过周公公的搀扶,递了个眼神给来福。

他左手撑着轮椅把手,小厮赶紧凑上前搀扶着自家少爷的右手。与帝王共处一室,小厮自然紧张,不免在心中替自己主子担忧起来。

陆闻砚不知来福心中所想,站直了些时觉得膝盖、小腿和脚底处泛起密密麻麻的疼痛,如针扎、刀戳一般。他当年于京郊坠马,膝盖骨几乎全碎,右小腿折了,两腿筋脉也受损大半。养了这么些年,虽不至于全废,但哪个医者来了都说以后至多只能恢复到可以行走自如的地步,疾跑、骑马还是别想了。

更何况他现在离行走自如都很是勉强,多少需要从他人或外物处借力。加之为了掩人耳目,平日里他还会特意服一丸药,药效发作后可使人双腿乏力、无知无觉,因此京城里知道他腿部真正情况的……一个手都能数得过来。

陆闻砚自知今日的事情是他过于狂悖大胆,也明白今晚想要随意蒙混过关不太可能。只老老实实地跪下,朝正闲适坐着的永和帝行了个大礼:“臣陆闻砚,拜见陛下!”

屋子里沉寂半晌,陆闻砚依旧稳稳当当地伏拜在地。

“……起来吧,”好半天永和帝才开了口,多年上位者的经历让其被不怒自威四字浸淫,他打量着陆闻砚费劲儿地站起,只不紧不慢地问,“陆爱卿的腿可好些了?”

被问到的人低头微微弯腰,不曾直视于九五之尊,对曰:“陛下挂怀,微臣感激不尽。但微臣的腿,不过还是老样子罢了。”

三年前自己派去的太医,永和帝对其论断当然清楚。威严的帝王瞧着他,对面的人将姿态放得很低,杜光宏猛地想起面前的人也不过弱冠之年,比太子还小了六七岁。

他今日本也只是想对某人敲打一番,重点也并非在让对方吃太大的苦头。眼下倒似大女儿杜露白一般,他想到对面人三年前的踌躇满志,生了些恻隐之心。

高处不胜寒,伴君如伴虎。帝王的恻隐之心很难得,也很少,但往往只需一点便足够了。

杜光宏眯了眯眼睛,只转头继续去盯案几上的棋盘,他自然是不需要知道陆闻砚贴身小厮名字的:“去把你家少爷的轮椅搬来吧,既是腿疾未愈……就别太勉强了。”

“是,陛下。”来福忙不迭应了,随即搬来轮椅。

陆闻砚却是不坐,只朝着上头的帝王拱手行礼:“臣自知有罪,心中忐忑。”

杜光宏手边是掐丝珐琅缠枝莲纹围棋盒,他捻着一粒光洁温润的青玉棋子,似是在自己和自己对弈,闻言不动声色道,“哦?”他惊讶于陆闻砚今儿个没选择装聋作哑,“爱卿所言何事?”

“臣现在身无所长,不能为君分忧,却忝列官职,受之俸禄,实在不该。”陆闻砚将头埋得更低。

杜光宏怔愣片刻,旋即好气又好笑,他转过身子,手中的青玉棋子直直地往陆闻砚的发冠上砸,冷嗤一声:“你有什么不敢的?”

那棋盒和棋子都是西域进贡来的稀奇玩意儿,杜光宏平日里爱不释手。周公公见状,忙给身边的徒弟递了个眼神让其把东西捡回来,妥帖细致地放回到盒子里,再溜过来贴着墙根站好。

眼观鼻鼻观心,在宫中讨生活,头一个要学会的要义,就是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什么事能看,什么事不能看。

陆闻砚复又跪下:“臣惶恐。”

杜光宏继续去看自己的棋盘,状似无意地说:“此次出行,当值的除开御林军外,负责沿途安危的还有金吾卫,金吾卫统领……”

周公公忙接过话头答了:“是严小将军,”说到这儿他又犯了难,觑着眼睛瞥杜光宏,“不过严小将军昨儿个身体不适告了假,今日随行的是金吾卫副统领……”

盘腿坐在上头的永和帝懒得绕弯子,扭头皱着眉问陆闻砚:“你同他合计好的?”

他正欲斥责一句“好大的胆子”,跪在底下的陆闻砚却是心平气和地回答,“回陛下,若是严小将军随行,也会始料不及的,”他语气淡淡,似是口中话语稀松平常,“明月居新出了样点心,赠与严小将军的那盒不过多了半两巴豆,我叫小厮看着他吃完的。”

你说多少?

多少两巴豆?

半两巴豆?!

屋子里除开对此事心知肚明的来福,别说周公公了,连永和帝都没掩住脸上的愕然神色。巴豆性寒,食多有毒能致人腹泻,平日里郎中将其入药至多用到半两的百分之一,陆闻砚这家伙倒好,上手就是半两?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颂声

颂声

鹤佳
隔日更/不会弃坑放心入·【飒爽有脑真性情美人x温润儒雅装乖学子】沈颂死在了战场上。遥望她的前半生,被迫营业大家闺秀,所嫁之人虽是涕泪求娶自己的竹马,却似变了个人似的只为弄权,夫妻关系似有若......
其他连载13万字
末世重生之回乡囤货

末世重生之回乡囤货

甜心蜜桃
简介:上一世白岑被男友郑云飞推进丧尸群,被丧尸撕咬至死后。下一秒她睁开眼,又重新回到了末世三个月前。重活一世,她火速选择跟男友分手,买彩票,借钱,休病假直接回到乡下的老房子,开始买买买......
其他连载16万字
火影之六神通

火影之六神通

黑色小草
不想成为魔导士的火影不是一个好的火影。身负六大神通,穿越无限二次元。你有无敌忍术,我有逆天神通!
其他全本50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