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日月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乐文楼lewenlou.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就在朴允熙和曹成右打招呼的时候,赵寅城已经悄悄离去。

郭导望了一眼赵寅城离开的方向,微微点头,这小子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男人啊,光有脸还是不够的。

剧本朗读会之后,理所当然的就要开机,不过在开机之前,郭导倒是特别把这部电影的部份剧照交给允熙拍摄。

毕竟允熙的拍摄技术之好,只要是人都能看得出来,当首尔艺术殿堂是随随便便让人进来开摄影展的吗,要不是允熙的拍摄技术够赞,她也不可能小小年纪就能进首尔艺术殿堂开摄影展。

虽然允熙拍照时色彩斑斓,和这部电影的风格不符;但这不是问题,因为她拍的是用于父母爱情的黑白照啊,黑白照能色彩斑斓到什么地步?总不可能给他五彩斑斓的黑吧!

于是乎,郭导就干脆让允熙拍摄电影里需要的剧照了。

拍照这事绝对是允熙的老本行了,她甚至平常的日子里都会随身携带相机,好随时随地拍照。

别看曹成右拍戏时气场一米八,但拍照时却是说不出的腼腆,似乎连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摆。

允熙引导了几次,始终没办法让曹成右放开,于是乎,她干脆最近也不拍照了,和曹成右聊起天来。

曹成右一开始还有些担心,“我们这样会不会担误了时间?”

“没事的。”允熙不在意的挥手道:“摄影就像是拍戏一样,很讲感觉的,你现在没感觉,也拍不好照片,而且郭导给了我们一个星期的时间拍摄,今天不行就明天拍啰。”

郭导这家伙也是个妙人,三不五时捂着胸口说哈特痛痛,另外一方面又很上道的给他们制造机会,那有人拍几张电影里需要的剧照要拍一个星期的,又不是什么很难的景,说穿了是想让他们培养感情吗。

不过不说郭导,允熙自个也是个口嫌体正直的,嘴上说不拍吗,不过是不拍曹成右,自己的照片还是要拍的。

做为摄影师,允熙也习惯拿自己当模特儿了,只不过调好位置角度,偶尔让曹成右做一下光替,接着让曹成右帮她按快门就好了。

曹成右倒也听话,还真的帮允熙做起了工具人。

一开始曹成右只是尽一个工具人的责任帮忙按快门,可是看着看着,曹成右便忍不住陷入朴允熙的眼眸之中了。

偶尔清冷,偶尔灵动,有时又带着几分愁思,让人想知道她在烦恼些什么,一时间,曹成右的眼眸也微微的沉思了起来。

硬照与演技其实是两回事,有些人虽然演技不太好,但是硬照特别强,一举手一投足就让人觉得有故事,但也有人演技好,硬照却不太行,如曹成右。

他也不是不知道拍硬照时的诀窍,但知道归知道,他就是腼腆的做不到,每一次拍摄时总是得花比别人多的时候来拍摄才能拍到完美的硬照。

但允熙是少数演技与硬照都强的,更难得的是在同样的装扮之下,他竟然能分得出那时候是宋珠喜,那时候是尹梓希,又那时候是她本人──朴允熙。

看着相机底下,不自觉露出几分傲气的朴允熙,曹成右忍不住笑了。

没一会儿,照片就拍完了,注意到曹成右好奇的眼神,允熙笑道:“洗好后再给你看。”

曹成右笑着点了点头,最后轻声说了一句,“拍照其实挺好玩的。”

“是啊!”说到自己的老本行,允熙可就头头是道了,“这一次其实是拍的有些急了,不然我应该拿我的无敌大宝贝过来拍的。”

她的口中的无敌大宝贝是她平时拍照所用的单眼相机,可说是这时代最新款,性能最好的单眼相机了。

好的单眼相机拍出来的照片极为细致,也容易晕色,但这一次郭导提议的太临时了,又只是拍摄时拿来用的照片,再加上背景是七十年代,不需要拍的太好,目前的相机就够用了。

说着她有些嫌弃的看着自己手上的微单眼相机,毕竟只是旅行用的,性能就不咋的了,只能说是堪用。

曹成右一直静静的微笑听她说话,允熙都有几分不好意思了,感觉自己太呱噪了,她好奇问道:“你一直这么不爱说话吗?”

她顿了顿又问道:“跟你的女朋友也是吗?”

曹成右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我不太爱说话。”沉默了一下,又道:“我没女朋友!”

朴允熙微微挑眉,得啊!这小子有点意思!

曹成右是腼腆,但他可不是什么傻子,他也想好好的将电影拍好,特别是他看过粗剪版的子女爱情之后,他并不想输给赵寅城。

他自认自己的演技比赵寅城要好,但是cp感这种事情并不是他一个演技好就可以创造的出来的。

说实话,即使有允熙带着,但赵寅城的演技还是很青涩,好几次演的让他出戏,但当他和朴允熙在一起时却可以甜的让人不自觉得微笑,让人把他先前的缺点都忽略掉了。

曹成右看似腼腆,其实内里是很高傲的,不希望自己输给了一个演技不如自己的人,为了电影着想,在这种情况下,适度的入戏也是可以接受的。

他有信心,自己能入戏,也能出戏。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桃花锤子
一觉醒来,陆浓不仅结了婚,还有了一个十六岁的继子和一个二岁的亲儿子。老公三十六,身居高位,忙于事业,和陆浓年龄差达十四岁之多。这还不算,原来她穿进了一本年代文里,成了男主体弱多病的早死小后妈,在书里是个背景板的存在。陆浓:……早死是不可能早死的,先苟好小命再说。甲鱼汤、桂圆莲子鸡汤、银耳莲子枸杞汤、灵芝乌鸡汤……陆浓忙着给自己养生保命,没想到补着补着男主和男主他爸看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对。男主:看来我
其他全本66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

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

似伊
海岛随军/一婚养娃/赶海种田/团宠小姑子姜舒兰是姜家三代唯一的闺女,被父母哥哥宠到天上,但却因为长得过分漂亮,被二流子盯上。经人介绍下,舒兰去和城里离异带娃的厂长相亲,却意外看见弹幕。【做什么嫁给二婚老男人?秃头肾虚早衰不说,替人家养大孩子,最后你连合葬都进不去!】舒兰:?她这才知道,她不过是年代剧中的后妈,她的作用是伺候丈夫培养孩子,等孩子亲妈回来后,被他们扫地出门。清醒后的舒兰,瞧着面前极具优
其他全本246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