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楼【lewenlou.com】第一时间更新《F1车手:一支新车队一个传奇》最新章节。

如果前面提到的连续13个分站冠军得主已经过于离谱,法国站结果则证明这个数字可以再提高一点。

当两台法拉利退赛以后,拉塞尔自然而然的开始领跑,发车他处理得并不好掉到第4,不过在第10圈就过掉长距离速度挺一般的博托莱托。

进入第16圈,拉塞尔领先博托莱托2秒左右,领先比尔曼4秒,再往后是皮亚斯特里和诺里斯。

马林康的发车是一个灾难,第4发车,但在发车瞬间似乎是档位没上来导致加速偏慢,几秒的时间已经掉到第10,后面得益于两台法拉利退赛加上超过劳森和阿尔本来到第6,但拘留领跑差价超过12秒。

“我们还是坚持a计划吗?”马林康在无线电询问道。

“b计划,你现在这套中性胎比原计划多跑至少5圈。”安杰罗回应道,在此之前询问过鲁埃达才确认改策略。

车队最初的安排是马林康和比尔曼都是30圈左右进站换胎玩两停,这同样是许多车队使用的,不过马林康遇到发车问题后,车队决定让自己使用长一停,利用轮胎管理优势来做到这点。

前面拉塞尔继续跑着拉开差距,这场他并没有像法拉利这种绝对长距离优势,一直到第25圈也只领先对手5秒。

“我们现在要让奥利进站吗?”兰比亚斯询问道,他看到一个可以翻墙的窗口。

“换硬胎还是?”鲁埃达同样问道。

“换中性胎,最后一段软胎。”兰比亚斯说道,之所以他敢如此肯定,那是之前有分析过练习赛长距离模拟数据,比尔曼软胎出奇的快且稳。

很不巧的是,比尔曼和博托莱托两位选择同一圈进站,都换上新的中性胎,驶离维修区后不久安全车就来了。

触发安全车的原因是赛道上发生一起比较严重的事故,片刻后从安全车变成红旗,有几位进站的车手直接血亏,没进站的车手直呼大赚特赚。

事故发生在3号弯,一般情况下是很难发生碰撞,事故倒有,因为这里可能会出现一些驾驶方面的失误,打滑陷进砂石区这种,但发生严重事故的概率却极为罕见。

“第一计时段有黄旗,一台黄色的赛车直接倒扣着扎在护墙上,这好像是米克的,砂石区这边好像还有一台失去尾翼的奥迪赛车,看计时系统应该是波谢尔。”德雷克斯说道。

“事故一看就挺严重的,但需要回放才知道问题根源,护墙似乎也有一定程度上的损坏,安全车出动。”阿隆索说道。

“这感觉安全车还不一定能解决,护墙绝对得花一段时间去修理,这种观众还不一定喜欢。”里卡多补充道。

观众最喜欢看的并不是严重的事故,这种一方面要担心车手是否安全,另一方面则需要进行漫长的红旗等待,挺累人的。

最近有市场调研结果显示,许多车迷最想要看到的是领跑车队整活,还不是像赛季初这种轮番整活,而是一场比赛所有人整活带来刺激,所有人都是演员的那种。

此时不会有人知道,接下来的霍根海姆将会是最近30年以来最疯狂,最离谱,最具戏剧性,最具有喜剧效果的比赛,比2026阿布扎比还离谱,从练习赛到赛后都是如此。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乐文楼】地址:lewenlou.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