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许家兄妹你还要枪不?

徐宁眨着疑惑目光,瞅着常大年疾步匆匆往屯部走,虽说心里有些许费解,但却没有刨根问底究其原因。

他估摸应该是许炮嘱咐常大年,等他回到庆安之后就赶紧给许炮递个信儿。

毕竟许鹤从省城过来了,过些日子就得将许炮和高大娘接到省城享福,所以在临走前得找徐宁吃顿饭,再将青狼几个托付于他,若是许炮身子骨彻底好了,那还得和许炮进山溜达两圈,否则这老爷子去到省城,必然得想念跑山的时光。

待想通了因由后,徐宁便迈步回到了家中。

此刻,老徐家屋里只剩下刘丽珍和王淑娟二人,她俩正在扫着地、擦着柜子。

而刘大明和韩凤娇、李福强等人,则是各自回家去了,由于吴海泉等人过来做客,这些天他们都没收拾屋,而且快到年根底,家里该收拾的东西得收拾出来了,不能等到快过年再拾到,那根本忙不过来。

徐宁进屋就躺在了炕上,刘丽珍回首询问关磊搁楞场的事,他如实将自个和杨军说的话讲了一遍,遭到老妈俯冲而来给他一顿铁拳。

“你咋那么损呢!那磊子啥活都没干过,你这么挑理他嘎哈呀?”

徐宁笑道:“就因为他体格子差,我才这么整的么,等他扛不住,我就领他跑山打围,嘎哈不能挣点钱啊,他现在干这活也不能长久,根本没啥前途。”

刘丽珍没好气道:“就你主意正!你问过磊子么。”

今个天头不错,正适合小狗自由活动,若不是天气太冷怕小狗得病,徐宁肯定得天天将它们往外头放,狗这东西长时间圈起来,活力和性格就容易发生改变,缺少了活力和野性,再想要拖成猎狗,那可就难了。

刘丽珍瞅见门口站着的两人,听着男人的喊声,疑惑问道:“这是找谁呀……”

许荷身旁的男人正是许鹤,他今年35,梳着小平头,瞅着非常精神,但因常年在外的缘故,皮肤有些发黑。

十点半多钟,刘丽珍正在指挥徐宁翻箱倒柜,清理着柜里的破衣服、破袜子和老鼠屎,再往柜子下撒点鼠药……

他瞅了眼缩在狗窝里的小狗,然后拎着花狼和独眼后脖颈,就将它们扔到了当院。

这时,却听见拴在院门口的大黄嗷嗷叫唤,徐宁直起腰和刘丽珍同时往院门口一瞅。

“诶!这是你家我婶子吧?”许鹤笑着说。

刘丽珍白愣他一眼,拍着他腿说道:“你且喽这,我抹抹炕。”

“妈,应该是找我的。他们是许炮的闺女和儿子……”

徐宁疾步前行,瞅着院门口两人,说道:“小荷姐!这是鹤哥吧?诶呀,快进屋啊。”

徐宁眯眼瞅着,便认出了那个女人,紧忙放下手中的活,迈步往外屋地走。

徐宁闻言起身,迈步朝着西屋走去。

“对,这是我妈,这是我嫂子。”

这五条小狗性格都挺活泼,刚放到当院就玩了起来,张嘴相互撕咬,瞅着不顺眼的东西就扑上去‘嗷嗷’两声,花狼和独眼还在大黄狗窝旁边撒泡尿,气的大黄扯着链子嗷嗷叫。

在西屋擦着柜的王淑娟听见声,便从屋里奔了出来,然后和刘丽珍汇合,跟着徐宁脚步来到了当院。

“徐兄弟搁家不得?”

徐宁蹲在屋檐下瞅了眼,便进屋帮着老妈和嫂子干点活。

“诶!”

便瞅见了两個人,一男一女。

“那还用问啥。”

刘丽珍恍然大悟,也跟在徐宁身后往出走,嘴里喊着:“娟儿,娟儿,快,家里来且啦!”

“啊,婶儿,弟妹,我是太平许大炮家的儿子,我叫许鹤,这是我妹妹许荷。”

刘丽珍笑着说:“诶呀,听说过你们,快进屋啊,别搁外头啊。”

许鹤点头,然后和许荷一起朝左边走两步,弯腰捡起放在地上的东西。

“婶儿,快过年了,没啥给你们拿的,我就搁省城回来拎了点黄瓜、猪耳朵,还有点旁的菜……”

“诶呀,不用,给我们拿啥东西啊……”

刘丽珍不知道许鹤来的原因,因为他没听说徐宁和许鹤有啥交情,只知道他和许炮关系不错,而且许炮挺看重徐宁的。

许鹤笑说:“婶儿,我爸得病这阵子,二宁没少拿东西过去,还给我爸个药方,吃上就见好,现在我爸跟正常人一样,哪都不疼了!婶儿,这点东西根本不够这份情义,伱就收下呗,要不然我都不知道咋进这个门。”

刘丽珍本就不是装假的人,听到这话也明白过味了,便笑着点头:“他去瞅他大爷拿东西不是应该的么!二宁,赶紧接应啊,你鹤哥和荷姐给拿来的,你俩快进屋!”

“诶。”

徐宁将许荷手里的礼盒、葡萄酒和许鹤手里拎着的蔬菜、猪耳朵、烟酒接到手里,笑说:“鹤哥小荷姐,咱进屋唠。”

“诶,进屋。”许鹤笑着点头。

旋即,兄妹二人跟着徐宁往屋里走,在瞅着当院活蹦乱跳的五条小狗时,笑问:“二宁,这五个狗子是青狼和黑狼的崽儿?”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乐文楼【lewenlou.com】第一时间更新《重回1983狩猎兴安岭》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都市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你我之名

你我之名

娜可露露
电竞文,强强年下。假酷哥真心机绿茶攻VS横空出世美强惨天才受纪决只比左正谊小半个月,偏要撒娇卖乖,厚着脸皮管人家叫哥哥。“哥”不行,必须要叠字,“哥哥”。他的自我定位是“哥哥的小舔狗”,舔着舔着,演技越发精湛。直到他意识到,当狗根本没前途。他干了一件大事。左正谊以为,纪决是可怜的乖小孩,被父母抛弃,遭同学欺负,内心自卑,打游戏都菜得要命,要他手把手带,离开他就会死。他被迫肩负起兄长的责任,为纪决挡
都市全本98万字
春风藏情

春风藏情

袖刀
[春风藏情,我心藏你]谢征初见温情那天,她盘腿坐在KTV包房外的走廊里,抱着一瓶可乐一边哭一边喝。陪着她的朋友问她哭什么,她抹了把泪,“他说他一直把我当妹妹,我可去他的妹妹……”路过的谢征脚步未停,只猜测这姑娘八成是失恋了。待他走到前面转角处时,姑娘的朋友语气转为无奈,“失恋了你倒是喝酒啊,抱着可乐发什么酒疯?”姑娘带着哭腔,很是委屈,“我也想喝酒啊,可我还没成年呢……”谢征脚步微顿,嘴角抽搐了一
都市全本46万字
陆医生,标记一下

陆医生,标记一下

禁庭春昼
沈旭意外分化成omega后相亲认识了陆医生。陆医生是个alpha,长着一张禁欲脸,西装革履,清正自律,一看就是个正经人。适合结婚。加之前任劈腿分手后一直纠缠不休,沈旭终于下定决心和陆医生结婚。沈旭本以为照陆医生那不食人烟火的人设,结婚后他们应该是相敬如宾,和谐生活。然而——婚后,第一天沈旭没起来第二天沈旭没起来第三……沈旭:说好的禁欲呢:)陆薄言第一次见到沈旭时,他在画画,后来他知道,他在等男友。
都市全本37万字
[歌剧魅影]情人

[歌剧魅影]情人

爆炒小黄瓜
【正文完结,尾声篇更新中】【【一】因为相貌可怖、性格病态,他被人们称为“恶魔之子”。没人在意他的头脑与天赋。相反,他越是表现得无所不能,周围人越是惧怕他。他活在恐怖的地狱里,终其一生都在渴盼,能得到救赎。——救赎来了。她面颜娇媚,宛若金发白肤的天使,打开了关着他的铁笼,低声催促:“快逃。”逃跑的时候,他回头看了她一眼,记住了她的脚。她穿着摩洛哥山羊皮平底鞋,没有穿袜子,脚背微弓,脚腕上有三颗小小的
都市全本33万字
暗瘾[娱乐圈]

暗瘾[娱乐圈]

顾徕一
预收文《一念燎原》文案见最下————————————清冷媚骨古典舞女神×安静内敛文物修复师大明星×水乡姑娘1,南潇雪是全娱乐圈最不可肖想的古典舞女神,十八岁登上“首席”之位,一心只专注舞台而独来独往。安常是江南水乡不起眼的文物修复师,拿着两千块的工资,每天踏着陈旧石板路,路过荡着乌篷船的窄河。潮湿黏腻的雨。竹编灯笼下的暗吻。雕花小床上不为人知的缱绻。偏偏是安常这个最不起眼的普通人,与最耀眼的南潇雪
都市连载10万字
在暴雪时分

在暴雪时分

墨宝非宝
你看这生活,有时操蛋有时赢。我愿这爱情,没有暴雪只有晴。本故事纯属扯淡,一周2更(基本三、六),忙了可能更新频率会减慢,此文不V
都市全本43万字